<
鸿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养鬼为祸 > 第五千三百五十二章:预判
    打不中对手应该是天剑十二篇的最大难题,当对手的闪避达到了难以置信,假动作又自然到了极限,那攻击赶不上对方的时候,剑法就等于是没有用了,如果对手一直不出手,那这场战斗恐怕最先输的绝对是李破晓

    无限释放大小剑法就意味着能量不断的消耗,对方闪避几乎不消耗什么能量,无论你怎么去近身,怎么拉开距离甚至是使用范围攻击,只要是能够避开的攻击,尝剑君压根不跟李破晓正面交锋,此消彼长,任谁都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我还真没见过把大小剑法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存在,但眼下就有一个,就连我碰上,我都不敢保证能命中对方,因为我也身临其境的进行了预判,结果能够捕捉到他真实动作的预判不足三成

    这是什么概念,这等于是十剑里能有三剑可以碰到他,至于是直接命中还是擦伤就不好说了,而按照李破晓这大概一两成的概率下的比拼,却完全没有伤到对方来算,那要用剑法击溃对方的概率无限等于零

    即是说,对方的剑法是无敌的,甚至李古仙怕遇上他都要懵圈了

    对方简直是癫醉到无敌的境界了

    “太华君,当年用这套剑法与我斗过一场的人,叫什么来的是不是比这小子用的精妙”尝剑君一边避开天剑十二篇的攻击,一边还有空闲和太华君聊天。

    太华君呃了一声,随后说道“这都不知道多少岁月前的事情了老朽也早就忘了,是个女的”

    “是个女子,还带了个男童。”梦雪君淡淡的说道。

    这一下,我惊得眼睛都瞪大了,天剑的主人应该是个老年男仙了,这三君不会说谎,那这女子就该是天剑前任主人的师父或者是母亲,那说明了这三君到底活了多久怕很难去计算了。

    “这孩子不是那孩子没有那么机灵本想这么多年过去这套剑法会更强一些会有点变化嘿嘿”尝剑君醉醺醺的像是提不起精神,但言语之间对于天剑十二篇似乎并不是特别推崇,这让我也忍不住震惊了。

    尝剑君的剑法没表现出来,身法倒是神鬼莫测,可这么看低对手,终究让李破晓有些火急了,力量下调,速度再度增强了几分,甚至已经不在乎攻击能力了,只要是打中对手,一切都好说。

    还别说,这倔驴牛鼻子明知道继续这么用剑法打下去,根本不可能打中尝剑君,可他就是这么硬气,根本不用剑歌这种避不开的攻击

    李破晓也想要用剑法至少和对手来个旗鼓相当,否则就等于否定了他引以为傲的剑法了

    我摇摇头,在别人的专业领域舞枪弄刀,这简直是自己作死。

    似乎觉得有些了无生趣,尝剑君诡异的笑了笑,随后说道“这套剑法灵活变化好像好像那女子用出了十三种吧可落入了这孩子手中似乎少了一种,何也”

    “尝剑君,烦请尊重对手,认真对决。”太华君捏了捏眉心,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我却震惊得瞪大眼睛,天剑十二篇,难不成还有第十三套

    不过这也还真不好说,当年这天剑十二篇是拆出来的,变化既说的是种类,现在共有十二种之多,那这第十三套有可能就没有放在这总纲里,毕竟隔了天剑前任主人那一代。

    谁也不知道和尝剑君比剑之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不过可以肯定,尝剑君一定会第十三种变化

    “你小子剑法太太差我也不用同样的剑法欺负你,你打败了太太华君,那我就用太华君的剑法试试你好了”果然,尝剑君言外之意确实也会天剑十二篇,但这个时候,他不屑使用来对付李破晓“太华剑道尤善雷法看”

    轰隆

    尝剑君瞬间出剑,只听到一声巨响,李破晓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就连我都看得一呆

    这一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根本没有套路可寻,明明一剑正儿八经的轰出去,结果瞬息拐弯拦在了李破晓避开的位置上,李破晓撞上了这一击雷剑,焉有不给撞飞的道理

    这雷剑攻势诡异,变化非凡,不只是我,就连太华君也瞪目结舌了“这怎么弄的”

    “雷法快可是很多变的”尝剑君打了个饱嗝。

    刚才那一剑,确实神鬼莫测,虽然见过很多人用剑法,但大多是以强大的冲击能力,亦或者变化来对付敌人,像是这醉酒一样的雷霆闪避攻击,遇上很难避开

    跟尝剑君玩剑法,那简直是凡人和魔术师比技巧

    “夏大哥他的剑最后抖了下”清微欣说道。

    我愣了下。

    “喝多了手抖”尝剑君嘿嘿一笑。

    太华君却说道“应该先是剑法才是雷法,小姑娘确实聪明,知晓去看尝剑君的手老朽也是输多了才看出来”

    我瞬间明白了,这家伙除了身法玄妙到难以想象,出手之快也匪夷所思,一剑出去快轰中李破晓的时候,就已经预判出了李破晓的位置,然后抖剑引雷法到李破晓所在的位置轰过去,这么快的预判和本能,确实不是能轻易避开的

    李破晓当然知道用剑法简直是不自量力,好在这一剑轰中根本不能算是伤到他,只见他手中的小天剑一甩,瞬息周围剑境层层叠叠而起,神霄玉殿仿佛在这一刻拔地而起,让整个赛场建成了一座仙家宫殿

    我暗道这李破晓给打醒了,总算知道除剑歌别无其他办法了。

    对于剑境的把握,李破晓其实非常厉害,只不过这家伙太过桀骜不驯,对剑歌并不求多变,所以每一次剑歌几乎就是上一次的翻版,至多也就是在剑境中多盖几栋楼,多来一些剑气什么的了,基本上没有更多的花样在里面。

    在他看来,能除魔卫道的剑歌就是好剑歌

    “神霄玉殿偿百战,尘世生灭近人前,剑去忘我常轻死,手握凶兵嗅血香乾坤道狂剑凶兵”李破晓手中的小天剑爆发出一层层的涟漪,刹那间能量凶戾之极

    给击中带出了他的血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