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权国 > 3839 亚丁丧钟 十三
    柏萨德城下,大地秋白,初冬的气息越来越明显,让亚丁人期盼已久的帝国主力终于出现在战场上,一队队身穿重甲的帝国队伍出现在柏萨德方向,战旗飘扬,黑甲粼粼如大海,在风中如火一样晃动的盔顶红缨,

    柏萨德城墙上一字排开的黑色雷神,数十部钢精铁骨的帝国百弩车再次被士兵推上城墙,并没有直接推到城垛口,而是位于城垛口后方两三米的位置,成捆的精铁弩箭堆放在地上,蹲守在帝国弩车附近的帝国步兵重弩手,身上铠甲一律由军方工匠精心打造,整板钢片护住胸口,手臂上是以坚韧皮条和甲片细密连缀而成的鳞甲,这些帝国重弩手神色虔诚的将一种红色汁屠在箭簇前端上,然后一支支平放在城垛口后面的缺口内,就像是一种魔鬼在标记即将收割生命的标记,

    两万四千人的帝团,终于全数汇聚在柏萨德方向,犹如战刀已经磨快了锋利,等着风起见血,这种萧杀气息裹挟着萧瑟风声,帝旗也在风中紧绷如刀

    亚丁第四军团长托布拉斯目光扫过前方严阵以待的柏萨德城头,缓缓抬起右手,脸色也从兴奋变得开始凝重,整个欧巴罗都知道,帝队号称守城无敌,但是亚丁方面此刻聚集在柏萨德战场的总兵力达到了十五万人,而帝队只有两万人,几乎是七倍的兵力比,给了亚丁将军们绝对的底气,现在就算是傻子都知道,帝队已经落入了圈套中,胜负已经毫无悬念,差距只是全部歼灭还是漏网

    如果七倍的兵力还打不下一个柏萨德,我辈亚丁军人都应该羞愧的自杀了托布拉斯深吸了一口气,

    数百个步兵队密集的在柏萨德前方铺开,堪称人山人海。军旗漫卷整个大地,每个步兵队的上方极其整齐的亮起了矛刺方阵,犹如满是狰狞杀气的利剑即将出鞘,在这些正规军队伍的前方,才是密密麻麻的大批奴隶,八万数量的奴隶作为进攻方最大的炮灰团,密密麻麻的人拥挤着人,犹如一片黑潮,以八万炮灰都填柏萨德城墙,怎么都是够了

    “拿下柏萨德,拿下柏萨德”

    无数的刀枪齐齐高举起来,发出一阵阵犹如山崩海啸的呐喊声,军令之下,万军向前,数万人蜂拥向前的攻击线,仅仅是四周震天的呐喊声,就足以刺激的人肾上腺大量分泌,带给人一种像被大漩涡吸引的感觉,什么生死都抛到了脑后,一个一个奴隶群如海浪一样滚来,被箭簇覆盖,被重弩突杀,被长弓手密集的箭簇成排扫到,

    啪啪啪弓弩漫天,前粗如幼儿手臂一样粗的菱形血槽的帝国重弩箭,狠狠的扎入在攻击线上掀起一片血腥,无数的白光从城头上飞射而来,亚丁奴隶军连是什么东西都开没看清楚,就被迎头削掉了脑袋,冲天的血污入雨点一样落下,锋线上血肉横飞,只穿布衣的奴隶军,势大力沉的弩箭往往射穿第一个人的身体,还要洞穿两到三个人体,才会趋势猛地一头扎入地面,粘稠的人血顺着精铁箭杆往下流,很快就形成一片夹杂这碎肉的血泊,被重箭撕碎的残肢,就像被玩坏了的玩具一样散落四周,直接就被在人群里边打出一道道长达十余米的血肉长道

    “上,所有的奴隶都压上去,退后者就地格杀”

    亚丁军督战队疯狂的将一排排的亚丁奴隶推上去,无数的人头在柏萨德城下密密麻麻,大地如棋,亚丁人从来不把奴隶的生命当成生命,何况这些低贱的奴隶就是用来消耗帝队守城火力的,八万奴隶,怎么都是够了,

    密密麻麻的人头被推动着向前,就像一种催眠,人的血就像烧开的水一样沸腾,不管愿不愿意,都会被推进的大部队裹卷着迅猛向前

    城头上一道道白烟升腾而起,轰隆隆,剧烈的爆炸声,上百个拖着黑色长尾的火球呼啸砸下来,巨大的气浪向周边一下炸开,耳膜也被震地嗡嗡作响毫无准备的亚丁奴隶第一反应都是整个人蹲在了地上,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什么都听不到了唯一能给看见的,就是一团团的火光,犹如下雨一样从高处落下来的断指残体,四周的空气更是似乎受到了巨大莫名的压力一样,犹如在大地间撕开了一道道伤疤裂痕。

    一团团的红色火光撕碎,刺眼地爆炸闪光顷刻间照亮了整个苍茫地原野益发显出火光的鲜红猛烈,木质的旗杆被炸的从中间狠狠折成两截,星月旗帜像空中纷飞的蝴蝶片,盘旋飞舞,爆炸就像是火山冲出了地面,站在上面的人,一下被抛到了空中,然后如同天女散花一样散落,一层又一层的尸体堆成了小丘,血水汩汩顺着地面缝隙流淌,脚踩在上面,都能够感到人血的黏糊,受伤的人被压在尸体堆中惨叫救命,无人有空暇理会,

    “妈呀”

    “快跑啊”

    前面奴隶军还能给死咬着牙,此刻完全被打蒙了,犹如挤鸭子一样的亚丁奴隶军在密集爆开的火光中崩散,不少人本能地捂住了自己地耳朵,,还是有不少人被晴天霹雳般地爆炸声音震地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当场昏厥过去,碎屑灰烬迭进天空,使人感到爆炸地区那无坚不摧的毁灭,明亮的光团,还在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代表死亡的美丽而残酷地弧线,连串闷雷般一般扫荡亚丁奴隶军满地逃走的人群,

    ”回去,继续进攻

    “擅自后撤者,杀”亚丁正规军督战队阵列在奴隶军的后方,手中的长枪齐齐下来,就像是一道锋锐长线堵在奴隶军的后面

    亚丁督战队长官弗洛斯消瘦的身影站在督战队的后方,看着前面漫山遍野,完全没法止住的溃散奴隶们,脸上毫无表情的抬起手,一声喝令“弓射手”督战队两千亚丁射手朝着四十五度空中举起了弓箭,刷,随着弗洛斯手臂猛力落下,大片白光爆闪,箭犹如暴风骤雨打在逃跑的亚丁奴隶人群里边,呼啸落下的箭簇,犹如死神挥舞而过的镰刀,啊亚丁奴隶凄惨嚎叫,带血的箭头从他们的前胸射进去,从后背碎肉横飞的透出来,如此惨烈的景象,吓得其他逃跑的奴隶一下停住了脚步

    “回去,不想死就回去继续进攻“弗洛斯严厉的大喊,奴隶们下的再次转身,

    火光还在城下燃烧,大批的奴隶军压上去很快就又被打崩下来,帝国在柏萨德方面的火力,让所有看着这一幕的亚丁将军们脸色惨白,战局,正一丝不漏的映入指挥官托布拉斯的眼中,帝国方面的火力确实是到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步,帝国弩箭,重弩,雷神构成的三层绞杀线,即使是亚丁正规军不丢下四五千具尸体也别想靠近柏萨德的城墙,而现在帝却将如此高贵的火力倾泻在价值低廉的奴隶身上,这本身就是本方的胜利前兆

    “帝队既然咬上了就别再想跑,传令下去,让奴隶军日夜攻打,不计损失务必将帝队钉死在柏萨德”托布拉斯嘴角哈哈一笑说道,身后暗金描纹的金蝉花蔓藤长披风随风飘荡,他完全没有将奴隶军的损失放在眼中,奴隶军就是炮灰,不去送死,难道留下来消耗本就不多的粮食不成

    “大人,刚刚得到消息,我们派去的六支运送粮食的部队都被流民们堵住了,这次袭击车队的难民数量巨大,已经有两支部队被冲垮了,粮食被洗劫一空”副官从后面策马上来,在托布拉斯耳边呼吸急促的低声说道

    “怎么回事,每队都有两千多人的私军,怎么会被奴隶冲垮的”托布拉斯脸色震惊莫名,难民悍然袭击军方押送的物资车队,这在以前完全不可能的事,但是今年亚丁湾南部地区夏季遭遇长达三个多月的旱灾,滴雨未下,自然也就是颗粒无收,而为了此次大战,托布拉斯以军务部次长的身份,不但从各大家族中得到了数万的奴隶,而且也是以军务部的名义,将周边的粮食全数收购作为此次大战的军资,这更是加剧了南部缺粮的情况

    本就不多的粮食,还都被军队以作战军资的名义全部收走了,现在就算是南部的小贵族们也是饥肠辘辘,亚丁湾南部粮食危机已经非常明显,不少地区都出现了大批饿死人都情况,但是对于亚丁湾南部的贵族领主们来说,粮食危机却成了最千载难逢发大财的时候,为了提高粮食的价格,贵族领主们甚至暗地里联合起来囤积粮食,这就导致,目前手里拥有存粮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军队,从地区得到的粮食全部变成了军资,还有一种就是囤积粮食的贵族领主们

    “大人还记得那晚强行突过去的帝国骑兵吗他们袭击了后方不少的种植园,将种植园的奴隶释放一空,而这些奴隶为了吃的,已经开始聚集起来进攻拿下囤有粮食的小领主们了,根据后面两个行省的报告,超过一百七十座种植园被帝国骑兵洗劫,有三十七名小领主被杀死,已经是已经尸积如山,血流成河,不少地区领主的城堡也都遭到了流民们的袭击。。。。。。。副官脸色难看,欲言又止,本来被突入一支骑兵不算什么大事,可是现在周边兵力全数都被托布拉斯聚集在了柏萨德城,后面地区就是空的

    甚至就连地区贵族的奴隶军都被抽空了,这数千帝国骑兵杀入,完全就是毫无阻挡的任意肆掠,劫掠领主,释放奴隶,写出来就是这样冰冷的几个字而已。但是真正身临其境,就知道其中的惨烈之处,那些欺压奴隶的亚丁贵族们都被奴隶们各种虐杀,越来越多的奴隶被释放出来,柏萨德以北的几个地区已经是一片鸡飞狗跳,到处都是在混乱中

    听完副官的话,托布拉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没想到,这些奴隶竟然已经发展到开始拦截军方物资的程度了,真是胆大包天对于这些处死自己主人的卑贱奴隶,就应该活活的将他们钉死在路边的树干上,让乌鸦啄食他们的眼睛,他们的内脏

    ”大人,如果不立即派遣援军,只怕。。。。。。“副官小心翼翼的提醒说道

    鹿山,厮杀震天,伤痕累累的亚丁步兵高举起盾牌和长剑,拼死维持着防线,在他们的周边,人数最少上万的亚丁流民朝着他们涌动,这些流民大部分都是被帝队释放的亚丁奴隶,他们身上穿着各种样式的衣服,手里举着

    数只羽箭从头顶耳侧掠过,带起的劲风,直刮得亚丁军将军雅各布脸颊隐隐生痛。身后传来一声惨叫,接着就是一具身体重重的扑倒在雅各布背上,然后就感觉到喷溅在背上那滚热的液体,不问可知,就是背后那人涌出的鲜血。推开身上的尸体,雅各布脸色及其难看的从周边,整颗心都凉了,简直是太多了,严格来说,雅各布不算是作战人员,他只是负责后勤运输的军官,年二十六岁的他,出身亚丁南方名门,此次代表家族前来,不过是想要混一点军功,谁知道会遭遇如此场面

    已经饿了两三天的奴隶们,此刻也管不了这是一支军方的后勤运输队了,人挤着人,人拥着人,就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饿狼一样,一群群的围拢过来,这一天多时间下来,就如地狱一般。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烟柱升腾,到处都是尸体,雅各布麾下两千家族私兵,此刻已经战死了半数,那些私兵的武器也落入围攻运输队的奴隶手中,刚才射过来的箭簇就是,

    烟尘中低矮的古旧城墙之上,只是一轮又一轮的箭雨飞射而出。落在想要靠近的亚丁奴隶身上,溅出无数血花。已经饿红眼的亚丁奴隶,依然还是跌跌撞撞的冲上来,很快,脚底下踩着的,全是软绵绵的尸身。每个人倒下的时候,都大睁着眼睛,死不瞑目,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周遭所有一切都变成了血红的颜色,雅各布喘息的胸口急促起伏。每一次呼吸肺里面都火辣辣的痛。还好这次运输队是雅各布家族的私兵,因为是以家族为纽带构架,所以战斗力相当强悍,在发觉无法突走的情况下,雅各布将人员退到了地势便于防守的鹿山,但是运输马车只能够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