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4295章 慑服玉修罗
    第二金身使出的当然是化体入神多年的本源闇了,不仅本源闇的神源本质跟崎元毫无区别,甚至第二金身比玉修罗更具备一种优势,那就是玉修罗使的崎元火剑,乃是单纯用一项神通催化调动崎元火之后化形的无本之剑,而第二金身除了绝天霸焰刀这种强大神通之外,还比玉修罗多炼化了一个残破法器的器魂凄焰刀魄。

    凄焰刀魄、绝天霸焰刀、本源闇,这三者合一,乃是完美的配合,远远比玉修罗掌握的崎元火控火之法要成熟的多。

    是以当第二金身使出绝天霸焰刀的时候,玉修罗的信心高墙瞬间崩塌了。

    那种许多年都不曾感受到的绝望,再一次涌上了心头。

    这个时候,她看向风绝羽的时候,就好像看到一座大山横在自己的面前,那般高度、那般雄伟,让她忍不住顶礼膜拜。

    哪怕最骄傲的玉修罗,此刻也不得不承,自己跟对方相差太远。

    “蓬”

    绿色火剑和黑色焰刀终于在谷口遭遇,两股神源都是未曾彻底炼化的源种,哪怕稍稍借助一点,所发挥出来的力量也不是凡人能够招架的。

    巨大的轰鸣声在谷口响彻,无数绿色的黑色的焰流火苗激溅四起,凡是被神源之火沾上一丝一毫的树木野花一律被焚成飞灰,那股火势更是以不吞灭整个琅玉迷境的趋势,迅速向外围扩张。

    眼看着,整个玉阕谷都要烧起来了,绿仙族的族人纷纷恐慌惊叫了起来。

    就在这时,风绝羽手里拖举着一只巨大的聚宝盆,华丽四射的飞到了空中,心诀一转,竟用手指画了一个连玉修罗都没见过的符箓,然后一指破空,点在火势弥漫的正中央处。

    刹那间,那聚宝盆涌升出一股庞大的吸扯之力,呼呼作响间,竟然让所有神源之火迅速向宝盆靠拢。

    这山间野地的黑色、绿色的大火一股脑的钻进了聚宝盆之中,继而在盆中熊熊燃烧,再也无法威胁到玉阕谷了。

    一场灭顶之灾,就这样被风绝羽轻而易举的化解,所有绿仙族人也不知道是该感激还是咒骂。

    但玉修罗却是凤眼一亮,转而黯淡了下去,一副气馁的样子拱了拱手道“风副宗主胜我太多,玉某人不是对手。”她认输了。

    是啊,人家一个第二金身出来,就把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连赖以生存的神源之火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不认输又能如何

    风绝羽到是好脾气道“既然玉族长认输了,那我们聊了聊”风绝羽笑呵呵的将第二金身和聚元盆一并收了回去,继续笑面如嫣。

    但玉修罗心里却是清楚的很,风绝羽敢在自己的地盘当着自己小的面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肯定不仅仅是想出口当年受的恶气,此人别有所图,这要是换个人,估计得弄出什么宁死不屈的场面出来给风绝羽难堪,然后双方交涉再不给力一些,惹恼了强大一方再来个覆灭剿杀也说不定。

    可玉修罗跟其它修行者不同,她身为妖族,最是敬重比自己强大的强大,能让她心服口服,她可以对你言听计从,所以玉修罗心知肚明,也不会耍什么心眼,当下道“既然风副宗主赢了,那玉某人就听风副宗主的差遣了。”

    她的话,绿仙族的人没有任何异议,这个种族的信仰也令风绝羽的佩服。

    他们不信忠义,只奉强者。

    “好说,好说,我还真有些事,需要借用一下玉族长的力量,咱们找个地方吧。”

    “去我洞内吧,妖檀,叫人散了,你跟着来。”玉修罗到是干脆,柳眉一展,先前不快一扫而空,除了有点郁结之外,真没看出来还会有什么不适之处。

    风绝羽暗暗挑了下大拇指,背着手跟着玉修罗前往玉阕谷内。

    玉阕洞座落在玉阕谷的中央深处,乃是一个巨型盆地,周边生长的天然形成的山花玉树,宛若茫茫海底珊瑚礁石,清一色的翠玉盈天、美不胜收,风绝羽一路走来,山风中的空气融合着山树、野花、灵草的芬芳湿气,只觉得浑身舒适无比,心想怪不得玉修罗总是赖在这里不肯走,有这么好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之地当作洞天福地,实在是修真人士梦寐以求的宝地啊。

    不到一炷香后,风绝羽来到了玉修罗平打坐、修炼、闭关用的玉阕洞,只见这里的装潢并不奢华,反而可以称之为古朴老旧,幽深的洞穴四壁只经过了粗糙的雕饰,凿刻了一些关于心法秘诀、长生大道的图腾和古画,除此之外,只用了少量的玉器、玉石装点,虽然简单至极,却营造出了一份纯真自然之感,显然也是花了心思的。

    对于此,风绝羽对玉修罗更是另眼相看了。

    如此洞天福地,倘若换作其它得道高人到此,非得花上大心力布置重宝、阵法,再将洞府里里外外进行改造修缮不可,可是玉修罗正好反其道而行,洞府里的格局基本上没变,只是用了一点心思装潢了一下,这样一来,不但没有破坏洞天福地的原本格局,反而还将那份神秘保留了下来,到是暗合返璞归真之道。

    看到此处,风绝羽忍不住赞叹道“玉族长果然是有道之士,此洞府真的朴实无华、大道内敛啊。”

    “风副宗主说笑了,区区小洞,怎可与啸月一山一城相媲美,只是个稍微舒适点的窝罢了。”

    玉修罗到是很接地气,不过这番话明显有不悦的情感成份在内,想必她还是怨愤自己在玉阕谷外打败了她,让她在族中弟子面前丢人了吧。

    风绝羽想到了此点,到也不便揭破,随后走到洞内时,玉修罗便邀请他上座。

    风绝羽虽然击败了玉修罗的傲气,更有收服之心,但他不是什么霸权主义者,纵然想借绿仙族的力量,却不会以上位者的姿态对玉修罗呼来喝去,完全摆出胜利者的姿态,所以他坚持不肯上座,两个人你推我让了半天,最后玉修罗无奈,就只能跟他东、西对望而坐,算是地位平等了。

    别看一个小小的细节,到是让玉修罗的心里舒服了不少,至少在妖檀几位护法的陪侍之下,没让她这个族长的面子落的太狠。

    二人坐下之后,妖檀等人自然并列站在了玉修罗身后,这时玉修罗主动开口道“风副宗主技高一筹,玉某人输的心服口服,熟话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风副宗主有什么吩咐尽管道来吧。”她言语之间还是有些怨气,但无奈占居更多成份,显然此女最在乎实力尊卑了。

    风绝羽闻言,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客气了,但语气却是十分柔和道“玉族长客气了,到也不是什么难为人的事,不瞒玉族长,我离开宏图也有一百五十年了,对这段时间宏图大世发生的事一概不知,我离开的时候,啸月正处于七霞两大巨头交锋戮战的焦灼期,当时形式比人强,啸月不得已站队,也不知时过如今,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玉族长能否派人帮我打听一下”

    听到风绝羽话说的很是客气,玉修罗脸色又缓和了几分,不过一双凤眼饱含着讶异,轻声启齿道“风副宗主离开宏图大世了莫非是去了无序界”他打量着风绝羽的表情变化,见对方微笑不语,便马上改口道“嗯,这件事不急,风副宗主想知道七霞界的事,那就让妖檀与风副宗主分说吧,最近她对那边的事情到是很感兴趣,妖檀”

    说着话,玉修罗吩咐了一声,妖檀站了出来,玉修罗一指风绝羽道“你跟风副宗主分说分说。”

    “是。”

    妖檀得令,上前道“风副宗主要听什么时候的事,是一百五十年前,还是现在”

    “都听,尽量简短点,但也不要忽略细节,把那边的战况说清即可。”风绝羽已经急不可耐了。

    “嗯。”妖檀点了点头,并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跟风绝羽细细讲起来这一百五十年间发生的一件件大事。

    原来,风绝羽被杜名礼打入无序界之后,七霞界的局势便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风绝羽没走之前,七霞界主的争夺大战还没有彻底打响,反而山海书院和锦绣福地连明面上的矛盾都没有真正揭开,只是风绝羽突然失踪过过了不到半个月,一件件针对啸月宗的麻烦就开始接踵而至了。

    首先,因为此前萧洪章和乐院院主修钰仲在啸月山外的一战后重伤败回禹洪山这件事就捅了大篓子,风绝羽出事之后,山海书院的杜名礼回到禹洪山上,亲自下令,命武院院主骆临楼和礼院院主太叔维两大道武初窥境强者,再加上工院院主孟昱真三人亲自带队,由东境禹洪山出发讨伐啸月宗,并在啸月宗措不及防之下,先一步攻破了霸空城,然后挥刀西进,直接杀到了啸月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