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九百七十三章 带血的树枝
    笼罩在逸尘和焰赤身体周围的绿色光芒,以及阵阵凉气,是孔二公子对付二人的手段。

    作为孔雀一族的二公子,他本是不屑于亲自出手的。

    只是身边的白头翁和火烈鸟等实力不算太强,若是任由他们和逸尘焰赤纠缠不清,多少会影响到自己的面子。

    直接出手以能量威压控制,并将两位不听话的家伙拿下,既可以彰显自己的实力,又能让这二位屈服。

    面对焰赤释放出的熊熊烈焰,孔二公子虽然有点压力,却也不致于失去了主动。

    将羽毛屏障扩大到一座山的范围,紧紧地遏制住焰赤的发挥,就算焰赤还能壮大本体,孔二公子依然有足够的压制手段。

    这是周围越来越多的禽族成员,一致认同的结果,大家都为孔二公子的手段感到信服。

    当然更多的禽族成员在期待着,想看看孔二公子拿下这二位之后,会用什么样的新奇花样进行折磨,这才是大家最感兴趣的所在。

    然而,正当大家都觉得逸尘二人即将束手就擒之际,倒是孔二公子发出了一声惨叫。

    等到绿色光芒逐渐消散,孔二公子的身形趋于缩小,众位禽族成员终于发现了问题。

    “啊,那是什么”

    “一根树枝谁这么缺德呀。”

    “戳哪儿不好,咋就对准了二公子的菊花呢”

    “二公子应该不会中招的,有点搞不懂”

    孔二公子的屁股上,拖着一根一丈多长的树枝,连细枝末节都没弄掉。

    远远看去,就像是孔二公子多长了一条长长的尾巴,而且还不是绿色的。

    树枝的尖头,至少有好几尺扎进了孔二公子的菊花,余下的枝丫散开着迎风飞舞。

    虽然没有孔雀开屏那般壮观,倒也是随风摇曳煞是好看。

    唯一大煞风景的是,顺着树枝流出的一缕缕鲜血,吧嗒吧嗒的滴落地上。

    若是被皇兵之类的物事刺中,大家也不感觉到意外。

    关键是这根树枝,像是路边随手折断的,根本就算不上兵器,更别说是皇兵了。

    以孔二公子的实力和反应力,不会差到连这点都防不住的程度。

    哪怕是稍稍催动一点能量,也足以将这根树枝轰成齑粉,绝对不应该受到伤害的。

    众人往周围查探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有任何高阶战皇的气息存在,也就是说用树枝刺伤孔二公子的凶手,根本就不是什么高阶战皇。

    “谁干的,别藏头露尾的,给本公子站出来”

    孔二公子吃痛,不由得减少了羽毛屏障的能量输入。

    展开精神力查探,和其他的禽族成员一样毫无所获,这才朝着空中大声的叫喊。

    使用羽毛屏障的时候,孔二公子的姿势是孔雀开屏,翅膀上的羽毛根根竖起,给人一种美丽壮观的感觉。

    这个时候若是有人发动攻击,孔二公子绝对不会没有反应,除非对方的实力远远超出。

    但是,这根树枝愣是狠狠地扎在了他的屁股上,而且还是那个难以言明的部位。

    再美丽的孔雀在开屏的时候,屁股后面都极为难看,甚至让人见了恶心。

    只不过,谁也不敢说出来,怕被二公子怪罪,便将目光转移到其他地方,不会盯着人家的屁股一直看。

    正因为这样,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发现,那根树枝是谁弄上去的,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避开了二公子的能量轰击的。

    “主人,怎么回事儿”焰赤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本压力挺大的羽毛屏障,明显弱了许多。

    听孔二公子的口气,是被人偷袭成功,而且对方连面的没露。

    “那个孔二愣子,转过来让焰赤看看呗。”逸尘没有回答焰赤,却将目光投向孔二公子。

    双方正面相对,焰赤当然看不见孔二公子的屁股,更是没法欣赏那根带血的树枝有多么的摇曳多姿。

    轰

    孔二公子身躯一震,一股能量随即释放。

    那根带血的树枝,瞬间变成齑粉消散在空中。

    孔二公子双目圆睁,狠狠地盯住逸尘,喝道“告诉我你的同伙在哪儿,本公子要撕了他”

    疼痛算不了什么,菊花的恢复也没问题,关键是这下太丢脸了。

    撅着屁股对付逸尘和焰赤,居然被人从后面偷袭。

    一般的偷袭也就算了,以他的感知力并非化解不了。

    可之前那一丝丝阴风是怎么回事儿,吹进脖子里阴森森的,让人不寒而栗。

    便是这一丝阴风,让孔二公子心生忌惮,稍不留神之下,阴风倒是没有威胁,菊花上就多了一道风景。

    “在那儿呢,又来了。”逸尘忽然指着孔二公子的身后叫道。

    “啊你骗我。”孔二公子条件反射般的的扭转身,哪里有半个人影。

    等回过神来,才发现上了逸尘的当,自己居然主动把屁股转向了焰赤,关键是那儿的血迹还没干透。

    “噗嗤”焰赤忍不住笑了,这让孔二公子更加恼羞成怒。

    “对付你哪要什么同伙,要不要再来一下试试”逸尘没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说没同伙实际上也对,阴魂本来就是逸尘身体中的一部分,算不得外来的助力。

    通过隐匿身形的方式干扰孔二公子,趁着对方分神之际,让阴魂悄然穿过羽毛屏障。

    阴魂在孔二公子脖子边上吹了一丝阴风,然后顺势催动一根树枝,造就了孔二公子的菊花受伤。

    阴魂来无影去无踪,虽然不能对孔二公子构成实质性的威胁,却也足以让他难堪。

    更重要的是,孔二公子根本就找不到阴魂的所在,难免在心里留下阴影。

    嚯

    焰赤见孔二公子催动能量,连忙将火之烈焰轰出。

    一道火光闪过,孔二公子反应稍慢,翅膀上的几根长羽毛立马就被点着,散发出刺鼻的焦糊味。

    “可恶”孔二公子大怒,又暗中念叨了一句什么,便展开双翅朝逸尘二人扑来。

    哗

    似有微风掠过,焰赤周围的火之烈焰随即变得黯淡。

    原本能轻易点燃孔二公子羽毛,这一刻却连烤焦都没做到。

    嗡

    看着孔二公子一脸得意的阴笑,焰赤继续催动火之烈焰,对其发起攻击。

    焰赤释放出的火之烈焰,对于绝大多是七级甚至八级战皇具有非常大的威胁。

    之前就将孔二公子的尾羽烧掉过,现在却愣是失去了炽热的能量。

    一次次的催动火之烈焰,但焰赤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能量还没触及到孔二公子,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有本事再来,本公子看看你还有多少,呵呵”

    确认对自己再无威胁,孔二公子不禁嘚瑟起来,将绿色光芒进一步凝聚。

    空气中的火红色光芒几乎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浓郁的绿色光芒,以及阵阵凉气。

    要不是忌惮着背后可能出现的偷袭,以孔二公子的手段,只怕已经让焰赤难以招架了。

    “焰赤悠着点,有古怪。”逸尘暗中提醒焰赤,目前状况不太有利。

    尽管不明白为何出现这样的诡异,是谁将焰赤的火之烈焰给弄得毫无威力。

    但逸尘相信,一定是孔二公子做了手脚,极有可能是利用外力相助。

    如果真是这样,焰赤释放出去的火之烈焰越多,对方就越能有效地抑制焰赤的发挥,并极大的消耗焰赤的能量。

    “怎么样,怕了吧,赶紧跪下求饶,说不定本公子会放你们一码。”

    没有了火之烈焰的威胁,孔二公子的威势愈发加强,感觉胜券在握,自然态度嚣张。

    目前的局面很简单,空中的那位只要看住焰赤的火之烈焰,自己就能轻松搞定这二人。

    焰赤释放出的火之烈焰再多,也会被那位一点不留的全部吞没。

    可要是焰赤停止催动,就没办法阻止自己得手。

    想到这里,孔二公子的脸上,浮现出胜利般的微笑。

    唯一不爽的是,逸尘似乎没有意识到所处的危机,居然很随意的跟焰赤聊天。

    “主人,待会儿等我启动火龙血脉之力,你就趁机逃走,然后隐匿身形屏住气息,他就找不到你了。”

    焰赤逐渐减少火之烈焰的释放,并提前跟逸尘沟通。

    要是一直被动下去,结果显然不会对己方有利,拼着遭受能量反噬也不能让逸尘落入孔二公子手中。

    火之烈焰的莫名消失,让焰赤颇感诧异,只是眼下情势不妙,没空仔细查探。

    “不急,会有转机的。”逸尘制止了焰赤,能不动用禁忌秘法就不动用,免得给自己制造难题。

    “可”

    “听我的,放心吧。”

    “好。”

    这两句话不是传音,连孔二公子也听进了耳里。

    “放心什么,难道你们还有机会么”孔二公子不断地加强羽毛屏障的能量威压,一脸讥讽的说道。

    “你就不怕再来一次那个啥”逸尘不急不慌,像是胸有成竹。

    “本公子很欣赏你的淡定,不过,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孔二公子不以为然。

    “你看看谁来了。”

    “你有完没完,本公子才不会上当呢。”

    “这是你自己说的,别后悔哟。”

    “后悔什么”

    孔二公子话刚出口,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一股劲风袭来,孔二公子的屁股又遭到了猛烈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