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十七章 做戏
    叶清兰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母亲让我在这儿等着,我等母亲有空了再进去请安也不迟。”

    叶元洲没有错过她细微的举动,眸色微暗。却坚持说道“你跟我一起进去吧”

    昨天晚上的事情,他虽然没在场,却也听说了。他虽然心疼挨了打的妹妹,却更心疼被薛氏无辜迁怒的叶清兰。

    这里人来人往,是荷风院最醒目的地方。叶清兰这么孤零零的站在这儿,薛氏既不召唤她进去,又没吩咐让她回去,显然是故意让她难堪

    叶清兰抬头正要说什么,一个气喘吁吁的熟悉声音响了起来“表妹,表妹”

    薛玉树急匆匆的跑过来,很自然的把叶元洲挤到了一旁,关切的上下打量叶清兰几眼“表妹,你没事吧”

    叶清兰微微一笑“多谢表哥关心,我没事。”有事的,是叶清芙才对。

    薛氏的反应早在她预料之中。事实上,薛氏的怒火越形于外,她越高兴。从这也能看出薛氏从心底里根本没把她当回事,所以连虚伪客套的门面功夫都不屑做。

    有什么比对手的轻视更令人高兴的事

    薛玉树松口气“没事就好,别在这儿站着了,我们一起去给姑姑请安。”很自然的伸手,扯了叶清兰的袖子往里走。

    叶清兰略一犹豫,竟没拒绝,和薛玉树一起走了进去。

    叶元洲俊秀的脸庞笑意全无,狠狠的盯着薛玉树拉扯着叶清兰衣袖的那只手。如果眼神可以变成飞刀的话,薛玉树的手早被切断无数次了。

    薛玉树兀自沉浸在雀跃欣喜中,恍然不觉身后冷冽的眼神。

    薛氏正坐在饭桌前,桌上摆满了热腾腾的精致早点。薛氏的笑容在看到随着薛玉树和叶元洲一起进来的身影之后便没了。

    叶清兰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问安“女儿给母亲请安。”

    薛氏似笑非笑的嗯了一声,凌厉的眼神在叶清兰的身上打了个转,便移了开去,亲切的招呼道“元洲,玉树,你们两个也没吃早饭吧正好坐下一起吃。”

    却看也没看叶清兰一眼。

    叶元洲俊眉微微一皱,便若无其事的应了一声,坐到了薛氏的身边。

    粗枝大叶的薛玉树压根没留意到气氛的诡异,大大咧咧的笑道“表妹,你站着干什么,快些坐下来一起吃啊”

    薛氏的笑容一顿,暗暗咬牙。这个不争气不省心的东西,眼里除了叶清兰简直没别人了

    叶清兰自然很识趣,浅笑着应道“我来之前就吃了早饭了。表哥不必客气。”昨晚已经大大出了一口恶气,暂时还是别再惹薛氏比较好。

    说话间,叶承礼也来了。

    薛氏忙笑着起身相迎,又命丫鬟盛饭布菜,仿佛昨晚的激烈争执根本没发生过一般。

    叶承礼的目光刚一落在叶清兰的身上,薛氏立刻笑道“兰儿,还不快些坐下陪你父亲用早饭。”

    薛玉树正待张口说“表妹已经吃过早饭了”,就听叶清兰笑盈盈的应了一声,然后乖乖的坐了下来。

    这、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薛玉树不自觉的张大了嘴巴,久久忘了合上。

    在座的,全都是实力派演技高手,你来我往谈笑风生若无其事。竟没一个人主动提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等用罢了早饭,叶承礼起身打算去畅和堂,看似随意的吩咐道“元洲,你和兰儿跟我一起过去。”

    薛氏笑容不减,眼中却掠过一丝冷意。叶承礼这是要打算将叶清兰带到众人眼前了

    叶清兰应了一声,起身站在叶元洲身边,一副柔顺乖巧的样子。

    薛玉树念念不舍的看着叶清兰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恨不得长了翅膀跟着一起飞走才好。只可惜他只是个身份尴尬的表少爷,出了这个荷风院就更没趣了

    薛玉树终于收回了目光,正巧迎上薛氏恨铁不成钢的含怒眼神“在这儿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些回去要是今年再连童生试都考不过,看你有什么脸回去见你爹娘。”

    一说到这个,薛玉树便心虚了,讪讪的笑道“我这就去。”不等薛氏说话,便脚底抹油跑了。

    薛氏想训也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薛玉树一溜烟的跑远了。

    薛氏的兄长凭着恩荫,谋了个七品的县令,任职的县城比较偏远,便将薛玉树托付给了妹妹。薛氏对这个亲侄儿比对自己的儿子还要偏疼几分。却因为他的不争气屡屡头痛。

    叶元洲在前年就考过了童生试,正在积极准备参加乡试。在同龄的堂兄弟中,也算是出色的。

    薛玉树已经考了两次,却都没考中。

    明明是同一个夫子教出来的,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差别

    薛氏忍不住又叹口气,打起精神去了叶清芙的屋子里。被罚禁足的叶清芙怏怏不乐的待在屋子里,手里那条锦帕几乎被拧成了麻花。

    一见薛氏,叶清芙扁扁嘴,委屈的几乎快哭出声来了“母亲,你去和父亲求求情。我不要一个人待在屋子里,我想出去”

    这么多堂姐堂妹在一起,一定很热闹。她却孤零零的被关在屋子里

    薛氏只得好言安抚几句“你父亲正在气头上,你这两天还是老实安分些,别再惹他生气了。不然,你祖父生辰那天,他真的不让你出来,看你到时候找谁哭去。”

    叶清芙不情不愿的应了,想想又觉得一肚子窝火,忿忿的说道“父亲太偏心了。明明是三妹的错,却都怪到了我头上。”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挨打。脸颊上的指印到现在还没消呢

    薛氏不悦的白了她一眼“你还好意思说。亏你还比她大一岁,被人家耍的团团转。下次长点记性,学乖一些。”

    以前倒是小看这个丫头了。

    叶清芙不服气的申辩“她不就是会装可怜吗我才不学她那一套。”说着,便气呼呼的将头扭了过去,一脸的不屑。

    薛氏也拿她没法子,无奈的叹口气。

    bookid2086494,booknae华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