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五十四章 疑惑
    屋里一片安静。此时大概就算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响。

    红玉跪在叶清兰面前,额上冒出了冷汗,终于没了那份趾高气昂的气焰“小姐息怒,奴婢一时猪油蒙了心,这才做了冒犯主子的事。还请小姐不要和奴婢计较。奴婢今后再也不敢了。还望小姐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奴婢计较。奴婢今后一定尽心伺候小姐”

    叶清兰冷眼看着红玉告饶,等红玉说的口干舌燥了,才淡淡的说道“别忘了你今天说过的话。如果再有下一次,我绝不会轻饶。”

    红玉磕头谢恩,心里憋屈的难以形容。

    叶清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今天不用你伺候了,你回屋子里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吩咐,不准随意出来。”

    红玉被治的彻底没了脾气,垂头丧气的退了下去。

    不要说瑞雪,就连桂圆也觉得畅快极了。

    红鸾虽然没在屋里,却也将里面的动静听的一清二楚。再进来伺候的时候,不免多了几分战战兢兢。

    叶清兰漫不经心的瞄了红鸾一眼,淡淡的说道“红鸾,太太将你和红玉给我之前,可曾说过什么吗”

    明明声量不高语气很平静,红鸾却浑身一个激灵,反射性的跪了下来“奴婢一心伺候小姐,绝无二心。还请小姐明鉴。”

    短短两日,足够让红鸾领教到这位看似温柔随和的三小姐的厉害。就连红玉那样的都被弄了个灰头土脸,她还是老实安分些比较好

    叶清兰其实最看不惯动辄下跪这一套,可入境就得随俗。她如果不拿出点主子的威严来,哪能压得住这一个个怀有异心的丫鬟

    因此,她并未出声,反而端起了一杯茶,慢慢的啜饮起来。

    屋里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只偶尔听到杯盖碰触杯口的轻微声响。红鸾惴惴不安的跪着,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知过了多久,叶清兰才慢悠悠的张口说道“好了,别跪着了,起来吧”

    红鸾如释重负,忙磕头谢恩,起来之后才发现后背凉凉的滑腻腻的,短短片刻,竟出了一身的冷汗。

    叶清兰不轻不重的敲打几句,便让红鸾退下了。比起红玉,红鸾要好拿捏多了。估计过了今日过后,两人都会消停多了。

    吃了午饭过后,小憩片刻,叶清兰便去了环翠阁。

    按理来说,她本该带着瑞雪和红玉两个大丫鬟才对。可红玉刚被罚禁足,红鸾也不合心意,索性把桂圆给带上了。

    桂圆顿时有了备受器重的感觉,一张小脸兴奋的简直快放出光来了。

    叶清兰看在眼底,乐在心里。聪明伶俐的丫鬟固然好,不过,像桂圆这样天真单纯的自然也有好处。至少不用揣测她心里在想什么,那点心思几乎都写在脸上了。

    “小姐,走这么远,你的身子能吃得消么”桂圆一脸关切的问道。

    叶清兰微微一笑“放心好了,这么一段路我还能撑得住。”一路慢悠悠的,就当是出来散步了。

    一路晃晃悠悠的到了环翠阁。

    往日这个时辰,叶清宁应该正在练琴,老远的就能听到叮叮咚咚的琴声。今天却异常的安静。

    叶清兰心里暗暗奇怪,便随口问了守门的小丫鬟一句“六姐今天没练琴么”

    那小丫鬟笑着应道“太太和小姐在屋里说话呢”

    郑氏也在

    叶清兰脚步一顿。开始考虑是不是立刻打道回府。人家母女说悄悄话,她凑过去打扰也太不识趣了。

    “是十小姐来了么”知夏笑吟吟的声音传了过来。

    叶清兰此时再回头也来不及了,只得笑着点点头“大伯母也来了是吗我正好给大伯母请安。”

    知夏抿唇一笑,领着叶清兰进了内室。

    也不知郑氏之前和叶清宁说了些什么,两人的面色似乎都不太好看。叶清兰只当没留意,笑盈盈的给郑氏行礼问安。

    郑氏上下打量叶清兰两眼,淡淡的问道“你身子还没好,怎么就出来走动了”语气不冷不热的,不自觉的带着几分长期居于高位的威仪。

    叶清兰笑着应道“我在屋里一连待了几日,实在有些闷了,便想着来找六姐说说话。没想到大伯母也在呢”

    郑氏心情不佳,并没有聊天的兴致,随意的问了几句便住了嘴。叶清宁更是一脸阴郁,抿着嘴唇不说话。

    气氛如此冷凝沉闷,随意说话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叶清兰借着喝茶的举动,悄悄的观察这对母女的一举一动。

    叶清宁年纪尚轻,掩藏不住心情也就罢了。可连郑氏也明显的流露出了情绪,这可就大大的不对劲了。

    两人之前到底在说什么

    坐了片刻,郑氏终于站了起来“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叶清兰忙起身相送,叶清宁虽也起身送了几步,俏脸却绷的紧紧的,连一丝笑容也没有。郑氏瞄了她一眼,心里暗暗叹口气。碍着叶清兰也在,却也不便说什么。

    郑氏走了之后,就剩叶清兰和叶清宁两人了。

    叶清兰想了想,试探着问了句“六姐,你心情似乎不太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叶清宁心情不好的时候,没耐心应付任何人,略有些烦躁的应道“没什么事。你别多问了。”

    一看她这反应,叶清兰心里顿时有数了。能让叶清宁如此糟心的事,应该和郑君彦脱不了干系

    “郑国公府那边传消息过来了是不是”

    叶清宁一惊,一脸的错愕“你怎么知道”这事只有郑氏和她知道,连父亲都被瞒在鼓里,叶清兰是从哪儿知道的

    叶清兰坦白的应道“我随便猜的。六姐,我知道你心情不好,这事我本也不该多问。不过,事情闷在心底,只会越想越郁闷。倒不如说出来给我听听。就算我帮不了什么忙,总能替你分忧。说不定还能给你出些主意呢”

    若是放在平时,叶清宁哪里听得进这些。可今日心情实在烦闷,听了这话竟有些心动了。

    ------------------

    明天就要下强推了,喜欢的亲别忘了chayechaye收藏一个,以后找起来也方便on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