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七十三章 花宴
    叶清柔今日也精心装扮了一番,尤其是发上攒的那支镶嵌着硕大东珠的碧玉钗,更是为她增色不少。

    她本以为今天一定能压过叶清宁一头,可叶清宁不仅容貌出众,冷傲骄矜的气质更是独树一帜。叶清宁只闲闲往那儿一站,名门贵女的气质就已经压倒了众人。

    叶清柔将心里那股闷气按捺下来,又瞄了叶清兰一眼。这一看更不得了,叶清柔顿时惊诧的瞪圆了眼睛,半晌都没眨眼。

    叶清宁一直在留意她的表情,见她这副蠢相,心里忽然平衡了。小堂妹生的十分出挑,稍微收拾装扮一下竟如此美丽,感到威胁的可不止自己一个人。

    郑氏李氏都很有城府,虽然心里也有些惊讶,面上却并未显露。

    倒是崔婉,笑吟吟的打量叶清兰几眼,着实夸赞了几句“十妹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这一拾掇可真是个美人儿呢”

    叶清兰熟稔的摆出羞涩的表情,心里却暗暗有些后悔了。今天真不该如此高调,只怕叶清宁叶清柔心里都在不痛快。她现在尚未站稳脚跟,要是惹来她们两个的嫉恨不快未免不美。

    人长的太漂亮了,果然烦恼多多。稍微一个没注意,就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叶清兰意思意思的在心里反省片刻,便将这个问题抛到了一旁。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最要紧的可不是这些。

    出府做客的模式和上次一样,众人聚齐之后,一起去畅和堂请安兼辞行。意外的是,今日叶晟竟然也在。

    郑氏李氏笑着给公爹请安,一众小辈行了礼之后,便安安分分的待在一旁,基本没说话的机会。就连最任性的叶清宁也老实的很。由此可见当家人的气场何等强大。

    叶晟显然已经知道了众人此行的目的。特地叮嘱了几句“你们此去英国公府,一定要谨言慎行,不能失了礼数。郑氏,你是我们昌远伯府的长媳,说话行事更要注意分寸。”

    郑氏恭恭敬敬的应了。这份恭敬,和对蒋氏的态度有些微妙的差别。

    对着蒋氏,郑氏虽也貌似尊敬,可从心底里却不太瞧得上这个出身普通官宦之家的婆婆。蒋氏心里何尝不知长媳对自己的态度微妙,只是平日里心照不宣罢了。

    蒋氏见叶晟对英国公府如此重视,心里难免有些不快。面上却挤出和蔼的笑容说道“伯爷只管放心,郑氏行事一向稳妥,绝不会出纰漏的。”

    郑氏不动声色的笑道“婆婆如此盛赞。儿媳愧不敢当。”只要李氏别出幺蛾子,自然就没问题。

    婆媳俩暗暗过了一招,叶晟恍然不察,目光略略在几个孙女身上打量片刻,眼中浮起满意的笑容。一个比一个标致水灵。这么齐整整的走出去,谁能不赞一声好

    闲叙片刻,众人坐上马车出发往英国公府。

    一路闲话暂且不提,约莫一个时辰左右,马车才缓缓的停了下来。在车厢坐了这么久,简直快闷死了。马车刚一停。叶清柔便迫不及待的撩起车帘往外看。

    叶清宁眼里浮起一丝嘲弄,凉凉的说道“别说我这个做堂姐的没提醒你。今天英国公府里的客人可不少,你可得小心些。别冒失莽撞,丢了我们昌远伯府的人。”

    这几句话又尖酸又刻薄,听的叶清柔咬牙切齿,怒火蹭蹭的往上冒,忿忿的把车帘放下。然后瞪了叶清宁一眼“你别顾着说我,你自己才要小心些才是。”

    叶清宁傲然一笑。不屑和她斗嘴。她出入英国公府不下数次,对这儿熟络的很,和来往的世家贵女相熟的也极多。应对礼仪更是无可挑剔,怎么可能出错

    想及此,叶清宁不免又叮嘱叶清兰几句“待会儿你别乱跑,记得跟着我。我怎么做,你跟着照做就是了。免得失礼于人。”

    叶清兰乖乖的应了。

    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吧叶清柔又是恼怒又是忿忿不平,忍不住瞪了叶清兰一眼。

    叶清兰一脸无辜。喂喂喂,刚才欺负你的人是叶清宁不是我好吧,你斗不过人家也别把气撒到我头上来。

    车门打开,迎客的是英国公府里的管事妈妈及一众丫鬟。领头的管事妈妈姓乔,年约四十,容貌平平,穿戴也并不十分精致,可举手投足都透露着世家奴仆特有的优雅矜持。笑容得体端庄,话语更是礼貌中透着亲热“您可总算来了,太太可一直念叨着您呢”

    郑氏微微一笑“大嫂身体可还好么几个月没见,我一直惦记她才是真的。”

    寒暄几句过后,乔妈妈才给李氏又行了礼。虽然礼数周到无可挑剔,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此时的态度和刚才对郑氏的亲热截然不同。

    李氏眸光一闪,笑容淡了下来。

    乔妈妈可没闲心她的表情,笑着迎了众人往府里走。目光在叶府几位小姐的面孔上打了个转,着意的夸赞起叶清宁来。

    前一任英国公也就是张氏的亲哥哥在前年病逝,如今承袭爵位的是张氏的亲侄儿张远,叶清宁应该叫英国公张远一声舅舅。虽然平日里来往不十分密切,可这亲近的关系摆在这儿,也怪不得乔妈妈对叶清宁另眼相看了。

    叶清兰对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并不十分清楚,可略一推断,心里便有数了。不由得暗叹一声,也怪不得叶清宁在府中地位如此超然。

    昌远伯府这一辈的孙女中,叶清宁是正经的长房嫡出,叶清柔是续弦蒋氏的亲孙女,身份上不免逊色一筹。更何况,叶清宁的背景实在太过显赫,郑氏一门姑且不提,再有张远这个亲表舅,靠山一个比一个厉害。

    叶清兰不免要庆幸自己目光精准,刚穿越成悲催庶女,就傍上这么粗的一个大腿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以后可得把叶清宁哄的好好的才行。

    胡思乱想完毕,叶清兰便开始悄悄打量英国公府的环境来。

    身为百年公侯世家,自然有些岁月的痕迹。虽然保持修缮的很好,可触目所及处,还是能看到一些饱经岁月风霜的印迹。和定国公府倒是有些类似。

    叶清柔前次在定国公府受了教训,这次可再也不敢肆意批评了。

    倒是叶清宁,有意无意的瞄了叶清柔一眼,闲闲的低语“这里可比不上凤凰坊的李府精致考究,你可得多担待些。”

    叶清柔被噎的一肚子闷气,却偏偏不敢发作,别提多憋屈了。

    叶清兰低头忍住笑。只要叶清宁的刻薄不是对着自己,听着倒也有趣。

    很快就到了英国公夫妇居住的顺宜苑。赏花宴是女眷们的盛会,英国公张远并未在府中,英国公夫人许氏领着两个儿媳亲切的招呼女眷,远远的见郑氏一行人过来,许氏忙笑着迎了过来。

    接下来,自然是一通热闹的寒暄。除了许氏,还有许多熟识的贵族女眷,都一一过来打招呼。在这时候,可就看出郑氏的长袖善舞了,平日矜持的浅笑迅速的切换成了令人如沐春风的和蔼亲切,不管和谁都能搭得上话。

    李氏平日里倒是能说善道,可真正到了这样的场合下,却比郑氏差的远了。更何况,在场的女眷谁没一双利眼,自恃身份的,更是不肯放下身段搭理昌远伯府续弦的儿媳。

    李氏掩饰的功夫还没到家,笑容不免有些僵硬。

    这样的场合,未出阁的少女不宜多话,就连叶清宁都未出声。叶清兰自然更不用张口说话了,只要随时随刻保持微笑就行。

    许氏含笑看向叶清宁,亲切的赞道“可有些日子没见宁姐儿了,出落的真是愈发水灵了。”

    一屋子大大小小的妙龄少女也有十几个,叶清宁绝对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叶清宁矜持的笑了笑“舅母过奖了。”

    郑氏也笑道“悦姐儿才是越长越漂亮。”

    许氏身侧的清秀少女抿唇一笑“多谢婶娘夸赞,不过有宁表妹在,这话我可愧不敢当。”这个少女年约十五,相貌不算顶美,举手投足间却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让人心生好感。正是许氏的长女张悦。

    闲谈间,女客们陆陆续续的都来了。

    郑氏见徐夫人来了,忙笑着起身相迎。徐夫人此次身边倒也带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闺名敏儿,是郑君彦庶出的妹妹。

    叶清宁一见徐夫人,便觉得浑身别扭,匆匆的打了个招呼,便垂下眼睑不吭声了。

    徐夫人将她别别扭扭的样子看在眼底,面上却不动声色,若无其事的和郑氏寒暄。

    郑氏笑道“这几日天气极好,我正想带着宁儿回去一趟呢”

    “那可太好了,”徐夫人笑道“老太太这些日子一直念叨你们呢”两人很有默契的都没提起郑君彦。可话里话外却又透着那么点暧昧不清的意味。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钻入叶清宁耳中,叶清宁咬着嘴唇,眼里闪过一丝烦躁。

    就在此刻,门口忽然一阵骚动。

    叶清兰忍不住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