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七十五章 治疗
    顾惜玉就怔怔的坐在那儿,像个木雕的娃娃一般,泪珠不断的从眼角滑落。

    郑夫人既心疼又后悔又自责“玉儿,你别哭了好不好。都怪我,我不该逼着你来这儿。你不喜欢,我们现在就回去”说着,眼眶又开始隐隐泛红。

    顾惜玉却没什么反应,还是那副呆滞的样子。

    郑夫人看着心慌极了。顾惜玉平日里就孤僻不爱接触人群,可像今天这般反应激烈的却是绝无仅有。

    叶清兰见惯了各种病患奇奇怪怪的表现,倒是没有太惊讶。

    顾惜玉此次受惊过度,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态,内心深处必然懊恼自责。可她根本不懂该怎么将这样的情绪表达出来,只能用这样的反应来宣泄心里的难过和痛苦。郑夫人现在是关心则乱了。

    叶清兰想了想,低声劝道“姨母,惜玉表姐心里不好受,想哭就哭会儿。我们不要出声打扰了她。随着她好了。”等顾惜玉完全将心里的情绪宣泄出来,自然就会好了。

    郑夫人本是六神无主,听了叶清兰的话,总算稍稍冷静了些。不再说什么,任由顾惜玉一个人无声垂泪。

    不知过了多久,顾惜玉的眼泪终于停了。

    郑夫人精神一振,正要说什么,叶清兰却冲她使了个眼色,微微摇头,暗示她此刻不要说话。

    若是放在平时,有小辈胆敢如此在她面前如此肆意,只怕她早就冷冷的瞥过去了。可今天不知怎么的,她竟然真的没再吭声。

    现在想来,今天可真是多亏了这个小丫头。如果不是她,今天可真是没法子收场了不过,说来也很奇怪。玉儿脾气一向古怪。怎么偏偏就肯听她的话

    郑夫人深深的看了叶清兰一眼。眼神微微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清兰此时哪有闲心关心郑夫人的心里活动,她正全神贯注的留意着顾惜玉的神情变化。待顾惜玉完全平静下来了,才微笑着张口说道“惜玉表姐,你今天穿的裙子真好看,是在锦织坊定制的么”

    这话题和刚才发生的事情全然无关。

    顾惜玉果然放松了不少,轻轻的点头。

    叶清兰笑眯眯的说道“我身上的衣裙也是在锦织坊里定制的呢你瞧瞧,好看不好看”说着,起身盈盈转了一圈。

    顾惜玉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竟真的认真打量起叶清兰身上的衣裙。然后又点点头。

    叶清兰笑了,笑容里满是少女的俏皮慧黠“惜玉表姐都夸好看,那肯定是特别好看了。”接着。又絮絮叨叨的说起金钗项圈之类的。

    都是些琐碎的小事,可顾惜玉却听的很认真,神情越来越平静,唇角甚至有了一丝浅浅的笑意。两人就这么一个说一个听,竟也十分投机。

    郑夫人在一旁看着。心里别提多惊讶了。

    其实,这只是应付自闭症患者情绪不稳定时最简单的方法转移注意力。这种法子虽然简单,却也是最有效的。只要只字不提刚才发生的闹剧,随便说些什么都行。

    清脆的敲钟声从顺宜居遥遥的传了出来。这是赏花宴即将开始的讯号。

    郑夫人神色一动,下意识的看了顾惜玉一眼。她现在心情似乎平稳多了,是不是可以去赴宴了

    叶清兰似是猜到郑夫人在想什么。低声说道“姨母,要不你先去吧,我陪惜玉表姐在这儿待会儿。”别看顾惜玉现在好好的。可刚才那个意外的阴影还在,要是再逼着她出现在人群面前,说不定又会失态。

    郑夫人显然也在担心这个,踌躇片刻,只得点头应了。她代表着定国公府前来赴宴。总不能一直不露面。也只好让叶清兰陪着顾惜玉了。

    郑夫人看向叶清兰,正要叮嘱几句。就见叶清兰含笑说道“姨母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惜玉表姐的。”

    这丫头,实在是聪慧伶俐极了。郑夫人的唇角也有了笑意,轻轻点头,便先转身走了。丫鬟婆子们忙跟了上去,只留下了墨香翡翠,还有瑞雪和桂圆。

    叶清兰想了想,便扬声吩咐“你们几个站的远一些,别让任何人过来打扰。”

    几个丫鬟齐齐应了,各自走的远了一些。这么一来,亭子里便只剩下了叶清兰和顾惜玉两个人。只要说话声音稍微小一些,谁也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

    叶清兰特意支开众人,当然有目的。

    顾惜玉的自闭症日益严重,得今早开始治疗。今天这么难得的好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惜玉表姐,你看那边的花,开的好漂亮。”叶清兰的声调柔缓,似乎有种奇异的节奏。

    顾惜玉依言看了过去。亭子边种了许多花草树木,此时又值的好时节,触目所及,几乎到处都是姹紫嫣红。

    顾惜玉静静的凝视着盛开的鲜花,神情愈发放松。就在此刻,一个熟悉的亲切声音缓缓钻入耳中“惜玉表姐,你看着我的眼睛。”

    顾惜玉对叶清兰毫无戒心,听话的看了过去,然后看入一双深邃悠远的眼眸里。

    那双熟悉的眸子里,闪着莫名的光芒,像磁铁一般,牢牢的吸引住了她的目光。她的意识渐渐有些模糊

    叶清兰耐心的等了许久,待顾惜玉眼神呆滞,完全进入被催眠状态,才稍稍松了口气。地点环境并不是最适合的,可她别无选择。只能冒险一试。好在顾惜玉心性单纯天真,又对她很信任,竟没费多少力气就被催眠了。

    该从哪一个问题问起

    叶清兰保持着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轻声问道“惜玉表姐,你今年是不是十三岁了”对不喜欢说话的顾惜玉而言,点头摇头的动作要比张口说话容易多了。

    果然,顾惜玉乖乖的点了头。

    叶清兰继续问“你的哥哥是叫顾熙年吗”

    这样的问题简单的不能再简单,顾惜玉丝毫不犹豫的又点了头。在无意识中,彻底进入了你问什么我就说什么的被催眠。

    时间无多,得快些进入正题。

    叶清兰的声音更低沉柔缓了“惜玉表姐,你是不是很怕有水的地方”曾听叶清宁提起过一回,叶清兰总隐隐觉得这事和顾惜玉的自闭症有很大的关系。

    顾惜玉愣了会儿,才缓缓的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什么不愉快的回忆似的,脸上闪过一抹惊惧慌乱。

    她猜的果然没错。叶清兰心里暗暗一喜,接着追问“能说给我听听是怎么回事么”

    这一次,顾惜玉却没点头,甚至眼中闪过一丝抗拒和排斥。看来,这是她极不愿意回想的事情。

    叶清兰试探着问了下去“惜玉表姐,你是不是曾经落过水”按常理来推断,顾惜玉如此怕水,必然是曾经有溺水的经历,这才造成了她心里一直有阴影。

    顾惜玉的脸上闪过挣扎和困惑,许久才点了头。

    叶清兰有的是耐心,见她有了反应,便又继续问道“你是在几岁的时候落的水”

    这个问题可不是点头摇头能回答得了的,顾惜玉迟疑了片刻,才张口答道“六岁的时候。”身子不自觉的瑟缩颤抖了一下。

    六岁也就是七年前的事情。事情过去这么久了,顾惜玉却依然记忆犹新,看来,当时的情形一定很危险。说不定,顾惜玉差点因此一命呜呼。照此推断,应该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顾惜玉性格变的内向孤僻,成了诱发自闭症的主因。

    叶清兰柔声说道“你别怕,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都已经过去了,你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别再想着以前的事情了,好不好”

    顾惜玉没有点头,愣愣的看着叶清兰,不知在想些什么。

    心理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经过长期的心理疏导,才能见效。自然不会一次催眠治疗就有明显的效果,因此,叶清兰并不着急,依旧很有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很久,顾惜玉才轻轻的点头。

    叶清兰的唇角笑意更浓了,正要继续说下去,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

    有人来了

    叶清兰一惊,眉头皱了起来。催眠治疗最忌讳有人打扰了,刚进入正题,还没来得及好好疏导开解,也不知是谁这么不知趣的冒了出来

    时间无多,想这些也来不及了。还是快些“收拾”好“现场”,可别让人起疑心才好。

    叶清兰集中精神,快速的低语“惜玉表姐,有人过来了,你快些醒过来。记着,醒来之后,你就忘了刚才的一切。”

    重复几次过后,顾惜玉终于清醒过来。

    她神情有些恍惚,怔怔的看着叶清兰。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觉得全身都软绵绵的没力气可脑海里似乎又有些很沉重的东西悄然散去了一些这种感觉好奇怪好奇怪

    叶清兰若无其事的笑道“惜玉表姐,有人到这边来了,我们快些起身看看是谁。”

    顾惜玉反射性的点点头。

    墨香请安的声音传了过来“奴婢见过沈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