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八十六章 完美
    顾永年

    叶清兰的脑海中闪过一张俊俏的少年面孔和肆无忌惮的眼睛,略略蹙了蹙眉。

    郑夫人何等精明,立刻察觉到叶清兰些微的异样来,试探着问道“怎么,你见过他了”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叶清兰点了点头“刚才入府的时候,在园子里遇上了。”她一时也想不出该怎么称呼顾永年,索性就这么含含糊糊的一带而过。

    郑夫人对顾永年肆意妄为的性子再熟悉不过,闻言心里一个咯噔“他是不是说了什么无礼的话”

    叶清兰轻描淡写的说道“只是和我打了个招呼,并未说什么。”这是因为她机灵躲的及时,若是再待下去可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郑夫人也不好多说,笑容颇有几分尴尬。

    顾熙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堂弟,整日游手好闲,和一帮世家子弟混在一起。是不折不扣的纨绔子。生性轻浮肆意,见了漂亮的女孩子总要调笑几句。叶清兰相貌如此出众,他见了不生出歪心思才是怪事。

    虽然自己也不怎么待见叶清兰,可也不乐见她被顾永年肆意轻慢。算了,还是找个机会警告顾永年几句好了

    吃了午饭之后,顾熙年并未多待,只略坐片刻就走了。

    顾熙年一走,叶清兰只觉得压力尽去,浑身都轻松了不少。郑夫人习惯了午睡,陪着坐了片刻,便有了倦意。

    叶清兰瞄了郑夫人一眼,便笑道“姨母,我和惜玉表姐说说话,你只管去午睡好了。”

    郑夫人迟疑的看了顾惜玉一眼,顾惜玉用力的点点头,表示两人在一起绝没问题。郑夫人这才放了心,叮嘱几句便走了。

    偌大的屋子里就只剩下叶清兰和顾惜玉两人了。

    叶清兰笑盈盈的说道“惜玉表姐。我想去看看我的房间,你陪我一起过去好不好”

    顾惜玉点点头,和叶清兰一起去了客房。

    景馨园里处处陈设考究,就算是普通的客房,也远比叶清兰的闺房强多了。叶清兰站在宽敞干净又精致的房间里,忍不住赞道“这房间真是太好了。”

    顾惜玉笑了。笑容里竟难得的流露出一抹俏皮的揶揄。

    墨香在一旁笑道“这不过是普通的客房,比起夫人的屋子可要差的远了。”比起顾惜玉的房间更是远远不及呢

    叶清兰自嘲的笑了笑“让惜玉表姐见笑了。我在府里的住处可远远比不上这里。”她的语气很平静,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她在昌远伯府里的地位比叶清宁差了老大一截,就是比起叶清柔也有所不及。衣食住行自然也要差了不少。

    可顾惜玉听了却颇不是滋味,忽的上前一步握住叶清兰的手。轻声说道“你住在这儿,别回去了。”

    叶清兰哑然失笑“这怎么行。那里才是我的家,我在这儿只是做客。总得回家的。”虽然她对昌远伯府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可她现在既然顶替了原主的身份活了下来,就注定了这辈子都是昌远伯府的一个庶女。哪怕她以后嫁人了,也无法切断这份血缘的联系。

    顾惜玉不说话了,垂下眼睛看着地面,一脸的闷闷不乐。

    叶清兰心里一软,又觉得一阵暖意,不由得柔声哄道“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对了,你那天说过喜欢作画,反正现在有空。不如我陪你回冷月阁作画好不好”

    顾惜玉的心思单纯极了,被叶清兰这么一哄,心情又好了起来。点了点头,竟主动的拉着叶清兰的手一起出了屋子。

    叶清兰既欣慰又高兴。

    顾惜玉肯主动接近她,说明顾惜玉已经开始真正的信任并接受她了。心理治疗和普通的治病不同,如果患者对心理医生存着戒备之心或是丝毫不信任,心理治疗根本无从谈起。想治好顾惜玉,这是关键的一步。

    看来,前一次的催眠治疗还是很有效果的。接下来,得尽快找时间开始第二次。

    到了冷月阁之后,顾惜玉领着叶清兰到了书房里。

    叶清兰刚一踏进书房,便惊叹出声“好多的书啊”大大的书架整整齐齐的并排放在一起,上面摆满了各式书籍。

    在叶清兰眼中,这些书籍比金银珠宝的吸引力可要大的多了。

    要想了解一个朝代的历史文化生活,看书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此时的女子生活很单调枯燥,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闺阁里,哪儿也不能去。若是有书看,打发时间可要好多了。

    顾惜玉见叶清兰两眼放光,唇角也绽放出一朵小小的笑容。

    “这些书都是你的吗”叶清兰随意拿出一本翻阅,边笑着问道。

    顾惜玉先是点点头,想了想,又摇摇头。

    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是怎么回事叶清兰也有些糊涂了,忍不住瞄了墨香一眼。墨香立刻笑着说道“表小姐有所不知,这里的书其实都是大少爷的,小姐有喜欢的,就会拿些过来。时间久了,就都成小姐的了。”

    墨香口中的大少爷,当然是顾熙年了。

    叶清兰微微一笑。顾熙年这个谜一样的男人,给她的感觉只有两个字危险。

    顾熙年的容貌太过出众,对女人来说杀伤力太强。而且心机深沉,实在难以捉摸。不过,他对顾惜玉却是好的没话说。

    叶清宁上次说过,顾熙年的藏书极多,在京城都是赫赫有名,可轻易从不外借。顾惜玉却是想要就要,足以能看得出顾熙年很疼爱这个妹妹。

    或许,顾熙年对她隐隐约约的敌意,也是因为顾惜玉

    顾惜玉的性子如此特别,做兄长的担心接近她的人怀有私心也实属正常。更何况,她这个昌远伯府庶女的身份低微又尴尬,任谁也会觉得她接近顾惜玉是别有用心

    事实上,她确实是“别有用心”。她想治好顾惜玉,想让顾惜玉和所有普通正常的女孩子一样活泼天真可爱。只是这份良苦用心,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顾惜玉倒是没忘了此行目的,站在书桌前冲叶清兰招手。

    叶清兰好奇的凑了过去,定睛一看,顿时睁圆了双眸。只见书桌上放着厚厚一摞宣纸,最上面的一张是一幅游春图。上面的印迹尚未完全干透,显然是这一两日的习作。

    那一天,她随口问起顾惜玉擅长什么,顾惜玉随口说了句“我会作画”。她并没特别放在心上。今天一见,才知道这所谓的“会作画”根本已经到了书画大师的级别。

    这幅游春图色彩鲜明,花草树木栩栩如生,甚至连上的脉络都清晰可见。好一副工笔水墨画

    叶清兰简直舍不得眨眼了,赞不绝口“惜玉表姐,你画的好逼真好漂亮,我真是太喜欢了。”这两句赞美实实在在的发自肺腑,异常的真挚。

    被人夸赞总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顾惜玉抿唇轻笑,脸颊边两个小小的梨涡,可爱极了。

    墨香又在一旁解释道“小姐自六岁起学画,什么花草树木飞鸟虫鱼,都画的很逼真呢”

    叶清兰忽的想起一个问题来“表姐的夫子是谁”学画肯定得有夫子才行。可顾惜玉自幼就异于常人,根本不肯和生人接触,又怎么肯跟着夫子学画

    说到这个,墨香顿时满脸的骄傲和自豪“小姐没有夫子,一直是跟着大少爷学画的。”

    什么

    叶清兰这次彻彻底底的怔住了。能教出顾惜玉这样的学生,那顾熙年的作画水平岂不是更高

    家世背景显赫,容貌风万里无一,年纪轻轻就中了状元,擅长作诗,还擅长书画这个人也太逆天了

    人生唯一的败笔,貌似就是沈秋瑜了。

    墨香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表小姐还不知道,大少爷的书画在京城赫赫有名,想求一幅的人数不胜数。大少爷的一幅字画若是流传在世面上,至少也得一千两银子”

    叶清兰现在终于知道自己那两百两的私房银子是多么可怜了。原来连人家的一幅字画都远远不够

    顾惜玉的唇角扬起,眼中掠过一丝骄傲和自豪。

    有这样的兄长,足够任何一个少女骄傲了

    叶清兰一直痴迷书画,听到这样的事哪里还能按捺的住,脱口而出道“顾表哥有画作留在这儿么”

    墨香想了想,摇了摇头“自从四年前开始,大少爷就极少动笔作画了。”

    四年前,又是四年前心上人别有怀抱,对顾熙年的打击真有这么大吗连动笔作画竟然也不肯了。真是暴殄天物

    大概是叶清兰眼中的遗憾太过明显了,顾惜玉忽的说道“有。”

    有什么叶清兰怔了怔,旋即反应过来,眼眸陡然一亮“真的有吗我可不可以看看”虽然她对顾熙年还是没什么好感,不过,这丝毫不妨碍她欣赏一下他的画作嘛

    顾惜玉干脆利落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