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八十七章 画作
    叶清兰忙追了上去“表姐,你这是到哪儿去”

    顾惜玉的答案异常简洁“出云轩”

    出云轩岂不就是顾熙年居住的地方感情顾惜玉说的“有”,指的是这个。

    叶清兰深深的汗颜了一把,忙扯住顾惜玉的袖子“算了,还是别去了吧”她可没兴趣到顾熙年的地盘去晃悠。简直就是绵羊进了虎穴呸呸呸,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破比喻。

    反正,她直觉的感觉到不该去出云轩就是了。

    顾惜玉疑惑的眨眨眼,为什么不去出云轩就在隔壁,走几步就到了,一点都不麻烦啊

    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明明白白的流露出疑问。

    叶清兰咳嗽一声笑道“没得到顾表哥的允许,就随便去他的住处,似乎不太礼貌。若是顾表哥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顾惜玉笑了笑,用手指了指自己。意思很明显,只要她带着过去,顾熙年绝不会生气的。

    叶清兰竟也有些词穷了,正在绞尽脑汁的想理由,顾惜玉却已伸手拉着她走了出去。叶清兰身不由己的跟着去了,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遇上顾熙年才好

    老天显然听见了她的祈祷,出云轩里除了几个小厮之外,根本没有主人的身影。

    叶清兰暗暗松了口气,开始有心情打量周围的环境了。触目所及之处,俱都十分干净。连一丝灰尘也没有。下人们如此勤于打扫,看来,这里的主人有些洁癖。

    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厮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给顾惜玉请安。

    顾惜玉点点头,并不多说,径自拉着叶清兰往顾熙年的书房走去。

    那小厮愣了愣。忙陪着笑脸说道“小姐,您这是要去哪儿”

    这还用问么顾惜玉不悦的蹙眉,虽然没吭声,可眼里的不高兴却很明显。

    小厮硬着头皮说道“您若是想去书房,当然可以。不过,少爷曾吩咐过,除了小姐之外,不准随意让任何人进书房”边说边瞄了叶清兰一眼。

    如果被少爷知道他随意的让外人进书房,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叶清兰很识趣的笑道“即是如此,那我就不进去了。还是等下次征得表哥同意再进去好了。”

    顾惜玉性子中的执拗却冒了出来“我带你进去。”也不多说。就这么拉着叶清兰走向书房。那个小厮苦着脸跟了上来,却也不敢再多嘴了。

    叶清兰冲小厮歉意的笑了笑。那抹笑容温暖明亮,说不出的清新动人。年仅十五六的小厮看的心荡神驰。脸暗暗红了,忙低下头,不敢再多看了。

    绕过一个长廊,进了偏厅,然后就到了书房。

    所谓万般皆下品惟有高。此时就算是家境平常的人,也一定有自己的书房。一张书桌,一个书架,外加一些笔墨纸砚,便有了习字的氛围。

    叶元洲和薛玉树自然都有书房,叶承礼的书房更是宽敞。甚至设了床榻,方便随时休息。

    不过,眼前所见的书房。绝对是叶清兰生平所见最奢侈的,没有之一。

    宽敞整洁的书房,采光极好,雪白的墙壁显出了一室的明亮。一张宽宽大大的书桌,不知是什么名贵木料做出来的。看着便十分厚重舒服。桌子上简单的摆着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每一样都摆放的整整齐齐。丝毫不乱。

    靠着墙放着的是一排大书架,每个书架都有五层,上面放满了书籍。也不知有多少本,粗略一算,至少也有上千本。一眼看去,整面墙都是书。

    这种视觉震撼,让叶清兰忍不住啊了一声。忽然有种到了图书馆的错觉。

    后世的书籍非常普遍,书店里到处都是,想买多少有多少。此时却不一样,书籍是奢侈品,普通人是负担不起的。而且,有些古书十分难寻,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一个书房里,如果放了百八十本的书籍,便足以让主人自傲了。

    可这里,足足有一面墙的书

    叶清兰深深感叹没有白来一趟,光是站在书架前随意的浏览,就足以让人满心欢喜流连忘返。就算是顾熙年知道了她擅进书房大发雷霆,也值得了

    那个小厮见叶清兰一脸的惊叹,不由得骄傲的挺了挺胸膛“少爷的书房里,有很多古书孤本,在市面上想找也找不到呢”

    叶清兰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词“是啊,我今日真是开了眼界了。”

    只要是男人,不论老少,大概都抗拒不了如此真诚可爱的笑脸。那个小厮忍不住又多说了几句“少爷的藏书颇丰,总有人慕名来借,少爷轻易从不外借。”

    这倒是不奇怪。顾熙年看似随和,其实骨子里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虽然顾熙年很擅于伪装,不过,有些小细节却瞒不过她这个明眼人。他戒心极重,根本极难亲近

    偌大的书房里,只有顾惜玉和叶清兰,外加这个小厮。墨香和瑞雪她们几个丫鬟,都很识趣的在书房外候着。

    叶清兰终于念念不舍的收回了目光。

    顾惜玉等了这么久,也没露出丝毫不耐。见叶清兰总算回过神来,便说道“跟我来。”说着,便走到了另一面墙的中间,伸手一推。

    叶清兰这才发现,那面墙上竟有一扇门。只是那门做的十分精巧,又和墙壁一样是粉白的颜色,刚才进来的时候只顾着看书了,竟没留意这儿还有扇门。

    这个房间里会有什么

    叶清兰满心好奇的跟着顾惜玉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比隔壁的书房略略小了一些,放着几个大大的木箱子。里面放的应该是书画一类的东西。

    墙上只挂了两幅画,一看到落款,叶清兰便激动的无法自已“惜玉表姐,是吴道子和展子虔的画”她一直梦寐以求亲眼目睹的真迹啊啊啊啊

    相比起叶清兰的激动兴奋,顾惜玉的反应平淡多了。

    那是当然。从小到大这样的字画看了不知有多少,就算再美再好看也看的麻木了

    叶清兰在两幅画作前站了好久,还是舍不得挪动脚步。顾惜玉耐心虽然极好,可看到她这副样子,也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袖子。

    这些字画箱子里多的是,想看以后慢慢看。

    叶清兰沉浸在巨大的幸福和喜悦里,一时没会意过来顾惜玉的意思。顾惜玉索性拉着她到了其中一个箱子前,打开了其中一个。然后,满满当当的画卷画轴引入眼帘。随意打开其中一个,竟然都是极有名气的古代画家作品。

    这些拿到后世去拍卖,每一幅都是无价之宝。

    叶清兰忽然有了化身土匪的冲动。真想把这些统统收归己有啊

    大概是她的眼神太过热切了,就连顾惜玉也觉得好笑,小声说道“哥哥的画作在那里。”

    是啊,她今天来不就是特地要看顾熙年的画作的么

    叶清兰定定神,和顾惜玉一起走到了墙边的木架前。这种木架也是用来存放书画作品的,就连角落处也被擦拭的干干净净。

    顾惜玉拿起其中一个,徐徐打开。

    那是一幅奔马图。青山绿水间,一匹神骏的白马扬起高高的头颅,奋力向前奔跑。鬃毛被凛冽的寒风吹的飞扬。似乎一不小心就会从画中跑出来。

    太逼真了

    叶清兰眨也不眨的盯着这幅奔马图,久久没有说话。那种被整个身心都被震撼的感觉,实在无法用言语形容。

    顾惜玉很了解这种感受。

    她第一次看到这幅奔马图的时候,是在四年前。当时她就站在顾熙年的身边,看着他挥毫泼墨毫不停顿的一蹴而就。然后惊叹不已的说道“好逼真”

    大哥当时的面色有些奇怪,似唏嘘又似追忆,很久都没说话。然后,这幅奔马图就被收了起来,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看过。

    叶清兰看了很久,等重新抬起头来的时候,眼里竟有些说不出的矛盾和挣扎。

    顾惜玉虽然单纯,可心思却很细腻,敏感的察觉出叶清兰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忍不住看了叶清兰一眼,眼中满是询问之意。

    叶清兰定定神笑道“顾表哥真是天才,我看,他作的画丝毫不比那些名家差。”

    顾惜玉骄傲的笑了笑,果然没有再追问下去。

    叶清兰飞速的再瞄奔马图一眼,然后迅速的将画轴重新卷好放了回去。

    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只怕她真的忍不住要生出将这幅画偷偷带走的念头了。

    顾惜玉对她心里的矛盾挣扎却丝毫不知,又笑着拿起另一个画轴打开。再然后,叶清兰又定定的看了许久,重复了刚才的激烈的心里斗争。

    等把架子上所有的画都看完,叶清兰已经彻底拜倒在了顾熙年的脚下别误会,她对他的人不感兴趣,只是对他的画很感兴趣而已。

    逗留了许久,也该走了。

    叶清兰依依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正打算张口要走,眼角余光忽的瞄到角落里还有一个画轴。

    那个画轴有些奇怪,不像别的画轴都卷的好好的,散开了一些。似乎是被人看过之后随意的扔到了角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