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八十九章 再遇
    只不知道,这抹怒气到底是冲着顾熙年还是冲着郑夫人了。

    屋里一时无人说话,气氛陷入微妙的尴尬中。

    叶清兰悄眼打量顾弘一眼,便识趣的垂下头去。再能言善道,也得分场合。在这种情况下,谁都不好轻易插嘴,免得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来。

    听这夫妻俩的话音,顾熙年似乎一直不务正业懒散度日。可她再怎么想象,也想不出顾熙年四处闲晃的样子

    沉默维持了片刻,顾弘终于张口了“时候不早了,去静心堂吧”

    郑夫人早已收拾好心情,若无其事的应了。夫妻两个起身,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压根看不出半点吵架的迹象。

    叶清兰和顾惜玉紧随其后。随行的丫鬟婆子足有七八个,却没有一个敢低声说话的。耳边只听到轻微的脚步声。

    静心堂离景馨园不远,穿过一个回廊,再向右拐个弯也就到了。

    定国公顾鸣远和定国公夫人孙氏都在。顾弘夫妇上前请了个安,便各自坐下。

    叶清兰不着痕迹的悄悄打量两人。顾鸣远和自己的祖父叶晟年龄相若,发须半白,却眼神熠熠,极有精神。

    孙氏也过了半百之龄,虽保养的极好,到底也有了几分老态,穿着十分贵气。

    顾惜玉不爱说话,到了祖父母面前也依然如此,略路屈膝行了个礼,便算请了安。叶清兰自然不能如此随意,走上前端端正正的行了礼“清兰见过两位长辈。”

    在来之前,她也琢磨过称呼的问题。她和顾惜玉根本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表姐妹,总不好随着叫祖父祖母,叫别的似乎也不太合适,索性就这么含含糊糊的用长辈两个字一带而过。总不至于失礼。

    顾鸣远随意的点点头。

    孙氏却上下打量叶清兰几眼。含笑问道“你就是宁姐儿的堂妹么”

    叶清兰恭恭敬敬的应了声是,视线落在前方四十五度角的位置。和长辈说话,直视太过无礼,垂着头又显得不够大方,这样的角度再合适不过。

    果然,孙氏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许,语气比之前又随和了一些“既是来做客,就别太拘束了,和玉儿一起坐下说话。”

    这当然也是客套话。长辈说话,哪有晚辈随意插嘴的份儿。叶清兰乖乖的点头应了。坐在顾惜玉的下首,然后便默默的旁听众人说话。

    顾鸣远和顾弘父子两个,说起了一些朝堂上的事情。

    叶清兰不自觉的竖长了耳朵。这个所谓的“西宋”朝代。在历史上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她虽然想弄清这里的一切,却也不敢随意打听。现在难得有机会听到朝堂之事,自然要全神贯注的倾听。

    “太子今天在朝上又被圣上训斥了几句。”顾弘不无忧心的说道“圣上这些日子似乎对太子颇为不满,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顾鸣远眼中精光一闪,淡淡的说道“爱之深责之切。太子将来要继承大宝,圣上对他要求严苛些也是好事。”

    话虽这么说,父子两个却迅速交换了个复杂的眼色。

    孙氏皱起了眉头,虽没追问,脸色却不太好看。

    太子赵琌是皇后所生,是孙氏嫡亲的外孙。正所谓一荣俱荣一辱俱辱。太子的位置若是不稳,定国公府这个外祖家又能好到哪儿去

    孙氏忽的说了句“听说三皇子近来颇受皇上器重,你不妨到宫中常走动走动。”这句话乍听没头没脑的。细细一琢磨却意味深长,郑夫人的面色不禁微微一变。

    三皇子赵璋的生母是郑贵妃,而郑贵妃正是她嫡亲的妹妹。孙氏忽然冒了这么一句出来,可不是随口一说而已,根本是若有所指。

    郑夫人若无其事的笑道“宫里的这些事。哪里轮得到我们过问。”顿了顿,又笑着将话题扯了开去“对了。到现在怎么也没见永年”

    一提到顾永年,孙氏的表情陡然柔和了不少,口中却抱怨道“这孩子整日里东奔西跑的,没个定性。脑子虽然聪明,就是不肯正经,比熙年可差的远了。”

    顾熙年十三岁考取了乡试第一名,十六岁中了状元,可谓轰动一时。顾永年这个堂弟可就差的远了。已经十五岁了,到现在连童生还没考中。这之路只怕是遥遥无期了。

    郑夫人眼里闪过一丝嘲弄,却笑着说道“永年还小,再过两年大了,性子就该沉稳下来了。”

    孙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就他那副毛毛糙糙的性子,能沉下心来才是怪事。少不得以后只能走恩荫一途,给他谋个差事。”说到这个,不免又想起了顾熙年,皱着眉头说道“熙年也老大不小的了,一直这么蹉跎着可不行。你也该好好劝劝他,给他说一房好媳妇才是正经。”

    郑夫人苦笑一声“我不知说过他多少回了,可他就是不听我的。”

    孙氏不满的瞄了儿媳一眼“你也别太惯着他了。”

    明明谁也管不动顾熙年,倒把责任都推到了她头上。郑夫人口中应着,心里却颇不是个滋味。

    就在此刻,一个身影闪了进来。

    叶清兰眼角余光瞄到这张面孔,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将头低了下去。

    来人正是刚才提起的顾七少爷顾永年。他的容貌虽比不上顾熙年,也算是难得一见的俊俏少年了。可却流于轻浮,眼神飘移不定,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品性端正之人。

    叶清兰很少第一次见面就如此讨厌一个人,顾永年轻而易举的就做到了。

    顾永年笑嘻嘻的喊着“祖父祖母大伯父大伯母”,目光却向坐在一旁的叶清兰瞟了过去。这小姑娘虽然嫩了点,长的却实在标致水灵,看的他心里痒痒的

    顾永年小动作频频,在场的众人自然都留意到了。顾鸣远和顾弘都皱了皱眉头。叶清兰年龄虽小,却也是府中的客人。顾永年这般举动,可实在是有些无礼。

    郑夫人被他肆意妄为的举动气到了,当着孙氏的面却也不好说什么。

    孙氏也看不下去了,瞪了顾永年一眼,暗示他收敛些。

    顾永年不情不愿的收回了目光,眼珠却转个不停,也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郑夫人不动声色的笑道“永年,你还没见过清兰吧她是宁姐儿的堂妹,说起来也是玉儿的表妹。以后要在府里小住些日子,以后你见了她,叫一声表妹就是了。”

    顾永年笑嘻嘻的点点头,趁机又多看了几眼。

    叶清兰却盈盈起身,略略屈膝行礼,端端正正的喊了声“清兰见过表哥。”顾永年失礼是他的事,她可不想跟着降低了格调。

    顾永年看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脱口而出道“真是个好名字,以后我就叫你兰儿。”

    呸我跟你很熟吗

    叶清兰心里暗暗翻白眼,面上却做出委屈无措的小女儿姿态,求助的看了郑夫人一眼。

    郑夫人果然立刻说道“永年,你可别吓着清兰,还是叫表妹吧”女孩子的闺名怎么可以随便乱喊。若传了开去,于叶清兰的闺誉有损。

    顾永年敷衍的点了点头,显然根本没把郑夫人的话听进去。

    郑夫人心里有气,也只得生生的按捺下来。今后可得叮嘱叶清兰离顾永年远一些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饭厅里早已摆好了饭。

    男女分席而坐,薄薄的屏风总算隔断了顾永年肆意的目光。叶清兰暗暗松口气,浑身自在了不少。

    等了片刻,还是不见顾熙年回来。

    孙氏显然有些不悦,却什么也没说,吩咐开始吃饭。

    在这样的场合下,能吃的饱才是怪事。叶清兰斯斯文文的吃了个小半饱,就搁了筷子。心里却暗暗叹口气。照这样下去,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也别想吃一顿饱饭了。

    这样想着,还是待在荷风院好一些。至少那里是自己的地盘,想吃多少都行。

    吃完了晚饭,又坐了会儿,郑夫人终于起身告退。

    出了静心堂之后,顾惜玉颇有些不舍的拉着叶清兰。郑夫人看在眼底,忍不住打趣道“既然你这么舍不得,索性让兰姐儿住你的冷月阁如何”

    只是句玩笑话,没想到顾惜玉竟很认真的点了头。

    郑夫人反而有些怔住了。看来,她还是低估了顾惜玉对叶清兰的喜欢。竟连冷月阁也肯让叶清兰住

    叶清兰心里却很高兴。住在冷月阁自然要比景馨园好多了。可以和顾惜玉朝夕相伴,方便随时找机会为顾惜玉进行治疗。

    郑夫人想了想笑道“也好,既然你喜欢,就随你好了。”随口吩咐黄妈妈等人帮着收拾安顿。

    好在冷月阁的客房也是现成的,叶清兰带的行李又不多,不到一个时辰也就安顿好了。

    这么折腾一通过后,叶清兰也觉得累了,随意的梳洗一番就睡下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叶清兰迷迷糊糊中忽然听到了异样的动静,陡然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