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九十九章 游说
    顾熙年深呼吸口气,然后挤出笑容来“玉儿,我和母亲是在商议后天去慈云寺的事。告诉大哥,你想不想去”

    顾惜玉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过来,认真的想了片刻,才缓缓的点了头。

    郑夫人眼眸顿时亮了起来。她早已决定了要带顾惜玉去慈云寺,依着顾惜玉的性子,要是问她的话,十有是摇头不肯去。所以她根本没征求顾惜玉的意见就做了决定。真没想到顾惜玉竟然主动要出府

    这一刹那,郑夫人早把刚才的些许不快抛到了脑后,笑着说道“好好好,你大哥不想去就算了,我们母女两个一起去慈云寺。”

    “谁说我不去了”顾熙年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郑夫人又惊又喜又是迟疑“熙年,你真的打算陪我们一起去慈云寺”之前为了顾熙年的断然拒绝生气,可现在顾熙年主动点头了,她又开始心疼起自己的儿子来了。

    顾熙年笑了笑,眼里却毫无笑意“母亲尽管放心,我既然答应去了,绝不会再反悔。”

    这语气怎么听着都有点不对劲。哪里像是要去出门散心,竟有点阴冷之意。

    郑夫人心里暗暗担心,却也不好再说什么,随意的点了点头“也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天不早了,你们各自回去好好歇着吧”

    顾熙年第一个站起身来,虽然竭力控制,身子还是微微晃了晃。小厮万福十分机灵,不动声色的凑到顾熙年身边。正想要胳膊为顾熙年稳住身体,就听顾熙年沉声说道“不用你扶,我能自己走回去。”

    万福无奈的退到了一边。

    顾惜玉极少见到顾熙年这般模样,又是心疼又是焦虑“大哥。你还好么”

    顾熙年看向顾惜玉的眼神倒是十分温和“放心好了,我没喝醉。”只是比平时多喝了一点点而已。

    顾惜玉哪里放心,坚持陪着顾熙年回去。好在兄妹两个的住处就在一起,原本就同路。结伴而行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此时天已经黑了,两个丫鬟远远的在前打着灯笼,另有两个在后面提着灯笼,叶清兰和顾惜玉一起,随着顾熙年走出了景馨园。

    顾熙年的心情显然不平静,一直都没说话。

    顾惜玉略有些笨拙的安慰道“大哥,如果遇到她了。我们都不理她。”这话颇有几分稚气。

    光线暗淡,叶清兰看不清顾熙年脸上的表情,只听到他低低的笑了。那笑声和往日的平静冷然全然不同。竟有几分萧索和苍凉。

    叶清兰习惯性的开始揣测顾熙年此刻在想什么。沈秋瑜这个名字今晚被屡屡提及,一定勾起了顾熙年藏在心底的往昔回忆。不知道这些回忆里到底有几分甜蜜,又有几分是苦涩

    走到一棵银杏树旁,顾熙年忽然停住了脚步。

    顾惜玉紧张的问道“大哥,你怎么了”

    顾熙年沉默片刻。说道“我想在这儿待会儿再回去。”

    顾惜玉不假思索的说道“我陪你。”

    “不用了,”顾熙年声音又温和起来“这么晚了,这里露水多湿气重,你还是想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待会儿就回去。”

    顾惜玉却异常坚持“我不走,我要在这儿陪着大哥。”

    若是换了别人,顾熙年大概早就翻脸撵人了。可对这个自幼就孤僻成性的妹妹。顾熙年一直十分疼惜,倒也不忍拂她这份心意了。略略点了头,便负手走到了银杏树下。

    他的俊容被夜幕遮挡着。无人看清他此刻的神色。可那个修长的身影,却莫名的透露出几分沉重。

    顾惜玉行步亦趋的跟了过去,想安慰顾熙年几句,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不由得求救的看了叶清兰一眼。

    她一向善解人意能言善道。一定能想出安慰大哥的话来。

    叶清兰本不想管闲事,可被顾惜玉可怜兮兮的大眼央求着。一颗心顿时软了下来。想了想,便也走上前去,低低的对顾惜玉说道“表姐,你稍稍退开几步可好”

    顾惜玉对叶清兰几乎是百分百的信任,立刻点头应了,果然走开了几步。丫鬟小厮们也识趣的各自站的远了些。

    银杏树下,便只剩下了顾熙年和叶清兰。

    顾熙年明明知道叶清兰就站在自己身后,却并未回头,依旧负手而立,眼神不知落在何处。

    叶清兰咳嗽一声“顾表哥,我可以说几句话么”

    “你不是已经正在说了吗”顾熙年话语中讥削之意清晰可见。本来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性子,今天晚上更是出乎意料的冷漠难缠。

    叶清兰碰了个软钉子,倒也没怎么恼怒。人家被触及到了伤心往事,心情正纷乱,要是还有耐心应付她才是怪事。

    “如果你想安慰我什么,就不必说了。”顾熙年冷冷的说道“我只想安静的待会儿。”

    “顾表哥误会了,”叶清兰淡然应道“我没打算安慰你什么。只是不忍心见惜玉表姐陪着你难过,才哄着她站的远了些。”

    这出乎意料的回答,让顾熙年也是一愣,忍不住转过身来。

    夜色朦胧,只有几盏灯笼散发出昏黄柔和的光芒。叶清兰俏生生的站在树下,精致的脸庞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下散发出惊人的美丽。有了夜色的遮掩,她不再伪装成温驯乖巧的样子,明亮如秋水一般的双眸闪着冷静睿智的光芒,显然正在思虑某件事情。

    她一定不知道他的眼力极好,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能将她的神情看的一清二楚。

    顾熙年定定的看着那张异常秀美的脸,半晌才说道“你是不是还有别的话要说。”

    当然有,不然她才不会巴巴的用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顾表哥真是厉害我还没张口,就知道我有事相求了。”叶清兰意思意思的奉承几句,也不多说废话,迅速的扯入正题“后天早上,六姐也会去慈云寺。烦请顾表哥抽出一点点时间,和六姐私下说几句话可好”

    顾熙年挑了挑眉,丝毫不介意话语中的嘲讽被叶清兰听的清清楚楚“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叶清兰早有心里准备,不慌不忙的应道“对你来说,只是倾听一个少女的心声,说几句话就可以打消她的念头。可对那个少女来说,却是关乎着终身幸福的大事。”

    终身幸福

    顾熙年不知想到了什么,漠然说道“君彦才是她的终身幸福。”

    他凭什么说的这么笃定叶清兰心里掠过一丝怪异的感觉,却无暇去细想,迅速的应道“我也这么想。可六姐的心里却一直放不下顾表哥。总想着在定亲之前能和顾表哥单独见一面。这对顾表哥来说,根本不费什么力气。却能成全了六姐的一片心意”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和她单独见面的事情被人察觉了会怎么样”顾熙年丝毫不为所动“女子闺誉是何等重要,一旦传了开来,对她的伤害会有多大你知道吗”

    到时候,叶清宁的闺誉可就全没了。除了嫁给他之外,再没别的选择。而他绝不可能娶叶清宁。那个时候,叶清宁又该怎么办

    叶清兰何等聪慧,自然听出了顾熙年话语中潜藏的意思。不假思索的反问“你是在担心六姐的闺誉,还是在担心私下相会的事情败露之后,会被逼着娶她”

    当然都有顾熙年懒得回答这样的问题,冷然应道“我不会答应你,你不用再说了。”说着,拂袖便要走。

    叶清兰一急,顿时脱口而出道“你知道求而不得的痛苦,为什么不肯成全了一个少女的心愿哪怕你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可她毕竟是你的亲表妹,你连这点小事都不愿为她做么若是六姐就这么嫁给了郑表哥,她这辈子心里都会有遗憾。就像当年的你一样,眼睁睁的看着沈秋瑜出嫁,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顾熙年脚步一顿,霍然转身看了过来。今晚喝了很多酒,情绪又波动的厉害,那层温和的面具,终于在夜色的遮掩下破裂开来。

    他的眼眸不再冷静,眼底燃烧着一团名叫愤怒的火焰,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闪着冷厉的光芒,声音低沉中透着寒意“你说什么”

    叶清兰可没被他的怒火吓到,冷静的应道“既然你想听,我就直说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就算你再念念不忘也没用。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重来。人活在当下,不能总想着以前的事,更重要的是现在和将来。”

    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重来

    顾熙年心里一阵剧烈的绞痛,冷笑一声,直直的盯着叶清兰的眼睛“你说的当然轻巧,你根本没经历过这些,你又怎么能懂这种滋味”

    被那双略带轻蔑和冷意的眸子这么看着,叶清兰的冷静自持终于也不翼而飞,针锋相对的应道“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懂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