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一百一十章 悔意
    虽然叶清宁竭力掩饰,可那双明显哭过的红肿眼眸却瞒不了任何人。

    一旁的顾熙年倒是十分镇静坦然。可这份镇静坦然,在叶清宁的异常映衬下,却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郑氏心念电转,脑中飞速的闪过一连串的念头。越想越是心惊,种种迹象都在指向一个令人震惊的猜测

    怪不得叶清宁昨天忽然说要到慈云寺来。怪不得刚才明明是三个人出去,现在回来的却是四个人。今天的事情,根本是早有图谋。这其中,定然少不了“帮凶”

    那个“帮凶”是谁,还用再多想吗

    郑氏努力的将心底的火气按捺下去,若无其事的说笑了片刻,便歉然的说道“今天出来这么久了,府中还有些事情。说不得要失礼一回,先走一步了。”

    郑夫人眸光一闪,笑着点了点头,特地起身相送。郑氏能察觉的事情,她自然也能看得出来。自家儿子如此优秀出色,仰慕他的闺阁少女不知有多少,多一个叶清宁也不算奇怪。只是没想到叶清宁竟有勇气私下约见顾熙年

    叶清兰忙也跟着送了出去,趁着众人都没留意,悄悄的扯了扯叶清宁的衣袖,低低的说了句“六姐,你多保重。”话语里潜藏的深意,叶清宁自然能听懂。

    叶清宁轻轻的点了点头。

    郑氏的眼角余光留意到两人的细微动作,不由得暗暗轻哼一声。这事果然和兰姐儿有关

    郑氏和叶清宁坐上轿子走了之后,郑夫人领着叶清兰回转。

    郑夫人有意无意的放慢了脚步,笑着说道“宁姐儿也不小了,和君彦的亲事大概也快定下了。到时候亲上加亲,可真是好事一桩。”顿了顿,又叹道“只可惜熙年一直不肯成亲。白白错过了这么多好姻缘”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让人咂摸出许多滋味来。

    叶清兰只当什么也没听出来,笑着应道“姨母只管放心好了,顾表哥相貌才情万中无一,将来一定会娶一个顶尖的美人儿回去给您做儿媳。”

    郑夫人笑而不语,看向叶清兰的目光却暗含深意。

    饶是叶清兰善于察言观色,一时也猜不出郑夫人此刻的心思。心里不由得暗暗叹口气。她实在是小觑了这些内宅妇人。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大概各人都心知肚明。不然,郑氏也不会提早离去,郑夫人更不会忽然冒出这几句话来。

    现在想想。她实在是有些轻忽了。把这件事看的太过简单,只想着让叶清宁了却这桩心事,却没考虑到此事的后遗症会这么多。不说别的。只怕此刻郑氏已经将这笔账都算到了她的头上。憋着一股气就等她回府的时候发作呢郑夫人虽然没流露出什么不快,可神情也谈不上如何愉快。

    再想到顾熙年的横眉冷对和叶清宁伤心哭泣的样子,叶清兰终于忍不住生出一丝悔意。

    早知如此,当时真不该一口答应下来。结果闹成现在这个样子,一个个心里都不舒坦。对她更是没有半分好处。真是亏大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清兰很自觉的老老实实的和顾惜玉待在一起,专心的陪顾惜玉小声聊天说话。一直到离开慈云寺,都没再多看顾熙年一眼。

    说来也真是凑巧。定国公府一行人离开的时候,太子妃一行人也正巧出了禅房。两府女眷见面,免不了又要寒暄一番。

    沈秋瑜依旧默默的站在太子妃身侧,妙目却悄悄的看向顾熙年。

    顾熙年这次没有避开她的目光。

    久别重逢的恋人。目光相触的那一刹那,彼此的心头都涌起万般难言的滋味。沈秋瑜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水光,垂下眼睑。

    顾熙年的眼底却一片冰凉。

    叶清兰在一旁将顾熙年微妙的反应尽收眼底。心里微微一动。

    到了这一刻,她几乎可以确定,顾熙年和沈秋瑜当年的分手一定别有内情。顾熙年迟迟不肯成亲,大概也不全是为了沈秋瑜。所谓的一片痴情,更像是一个幌子。将顾熙年所有的心思都深深的藏了起来

    好在孙氏和太子妃已经寒暄完毕,各自客客气气的道别上了花轿。

    叶清兰随着顾惜玉一起上了轿子。刚一坐定,就听顾惜玉怏怏不乐的说道“大哥又不开心了。”

    叶清兰哑然失笑。顾惜玉不善言辞,词汇量也很匮乏。一说起顾熙年,只会用开心不开心这两个词。其实,顾熙年复杂的心情哪里是不开心这几个字能表达出来的。

    “等回去之后,你去安慰他几句,他就会开心了。”叶清兰笑着鼓励。

    顾惜玉迟疑了片刻“可是,我不太会说安慰人的话。”自小到大,每次她不开心了,都是顾熙年来安慰她。她可从来没做过安慰人的事情。

    叶清兰柔声说道“不管你说什么,顾表哥听了都会高兴的。”心意最重要嘛

    顾惜玉想了想,终于下定了决心“好,那我试一试。”

    叶清兰含笑点头。对顾惜玉来说,能主动的表达对家人的关心,也是极大的进步了。顾熙年这么疼爱顾惜玉,一定会为这份心意打动。就算他心情再不好,也不可能对着顾惜玉发脾气的吧

    轿子一路平稳的回了定国公府。

    孙氏特地留了众人在顺宜堂吃了晚饭。宽敞的饭厅里摆上两桌家宴绰绰有余。中间用一个半透明的玉石屏风隔开,顾鸣远顾弘还有顾熙年顾永年祖孙三代坐一席,孙氏和郑夫人还有顾惜玉叶清兰又坐另一席。

    诺大的定国公府,人丁也太稀少了吧来了这么多天,只见到眼前这几个人。其他的人都到哪儿去了

    记得没错的话,顾熙年排行第四,两个庶出的姐姐都已出嫁,还有一个庶出的兄长,应该早已娶妻生子才对。可为什么从头至尾都没见过他们

    叶清兰心里暗暗嘀咕不已,面上却丝毫不露,端端正正的坐着,吃了半碗就搁了筷子。

    孙氏和郑夫人随意的吃了一些,便开始闲聊起了府里的闲事。

    “盛年他们也有几个月没回来了吧”孙氏随口问道。

    郑夫人笑着应道“自从年后初八走了之后,这小半年都没回来了。”

    孙氏忍不住叹道“他们这一走,府里真是冷清了不少。”顾盛年排行第二,是顾弘庶出的长子。比顾熙年年长三岁。顾盛年在学业上远远不如弟弟,可在另一方面就强的太多了。十六岁娶妻生子,短短几年间有了一子两女。年后走的时候,妻子范氏又有了身孕。算算日子,最多再有两个月就要临盆了。

    虽然是庶出的子孙,可毕竟也是定国公府的正经血脉。孙氏提起重孙重孙女,脸上自然有了笑容。顺便不轻不重的例行敲打几句“熙年也老大不小了,和他同龄的谁不是坐拥娇妻儿女。你也别总由着他的性子,也该为他娶个媳妇了。”

    这几年里,这样的话郑夫人不知听了多少回,虽然心里不舒坦,可面上却丝毫不露,恭恭敬敬的应了。

    其实,婆媳两个都心知肚明。顾熙年的性子可不是好那么好左右的。不然也不会耽搁到今天了。

    “对了,宁姐儿今年多大了许人家了没有”孙氏看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郑夫人不动声色的笑着应道“宁姐儿今年十四了,虽还没正式定亲,不过,妹妹心里已经有了中意的人选。大概今年年底前便会定下亲事了。”

    孙氏的眼底迅速的闪过一丝失望,悄然叹了口气,便不再提起这个话题。

    散席之后,郑氏和顾弘夫妇先回了景馨园。顾惜玉叶清兰和顾熙年则一路同行。

    顾熙年的心情显然不太好,一直没有说话。顾惜玉亦步亦趋的跟在顾熙年身后,有心说几句劝慰的话,可憋了半天也不知要说什么,求助的看了叶清兰一眼。叶清兰冲她使了个鼓励的眼神。

    顾惜玉深呼吸口气,终于张口说道“大哥,你别不开心了。你不开心,我也觉得不开心。”

    叶清兰努力忍住笑。这话说的,果然很有顾惜玉的风格

    顾熙年虽然心情烦乱,可听到这样直白可爱的话,也不由得哑然失笑“玉儿放心,我心情好的很。”

    顾惜玉小心翼翼的看了顾熙年一眼,又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的吗”见了沈秋瑜,他真的还能维持好心情吗

    看着顾惜玉眼中的关切,顾熙年的心陡然暖了起来,纷乱阴暗的心情悄然退散“当然是真的,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面容和往常一样平静,笑容还是那么温和。

    顾惜玉总算稍稍放下心来,唇角微微翘起。兰表妹果然没骗她,她只说了两句,大哥心情就好了。

    叶清兰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冲她微微一笑。虽然顾惜玉的自闭症还没痊愈,可却在一天天的进步中。真是令人欣慰啊

    当天晚上,叶清兰故意在顾惜玉的屋里逗留,迟迟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