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承诺
    看着崔煜红着脸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的样子,叶清兰不由得暗暗叹息,张口打破沉默“在国子监里很辛苦么”

    崔煜一脸的受宠若惊“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每天要熟读功课,得应付夫子们的随时检查。对了,每天还要做一篇文章交给夫子。若是做的不好,夫子会严厉批评,”在叶清兰含笑的目光下,简直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了,完全是无意识的脱口而出,脑中一片空白。

    叶清兰忍住笑,装作专心的听他说话,偶尔提一两个问题。崔煜果然越说越起劲,不一会儿,叶清兰简直连他一日三餐吃什么都知道了。

    郑君彦和叶清宁却异常安静。两人并肩同行,中间隔了一米左右的距离,各自专心的看向前方,目光基本没有交集。

    后面传来了崔煜和叶清兰的说话声,愈发显得他们两个之间的静默。

    过了一会儿,郑君彦终于忍不住了,低低的喊了声“清宁表妹。”

    叶清宁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闪躲和复杂。这一次,郑君彦没有躲开她的目光,低声说道“你近来可好么”

    叶清宁的脸庞比以前清减了一些,神色之间也少了往日那份咄咄逼人的艳光,倒是多了些随和亲近“还过得去。表哥,你怎么样”

    郑君彦心知肚明她问的是什么,苦笑一声,淡淡的叹口气“惜玉表妹她拒绝我了。”

    所以,他现在才会老实安分的接受父母的安排么

    不知怎么的,叶清宁的心里忽的升起了一股无法言语的恼意。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垂下头。

    郑君彦深呼吸口气,低声说道“母亲前些日子和我说了,再过些日子,就会正式登门提亲。你你知道此事吗”

    叶清宁轻轻嗯了一声。

    两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

    在今年之前。两人见面还是有说有笑的。可在那一次他表明了心迹之后,两人之间陡然隔开了一段很远的距离。再见面,竟是这样的生疏。甚至不知要和对方说什么。

    这样的他们,以后真的能朝夕相处做一对夫妻吗

    叶清宁心里莫名的一阵惶惑和凄然,一颗心晃晃的沉了下去。郑君彦也是这样的感受,喜欢的那个人无情的拒绝了自己。却被逼着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子。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顺从的接受父母的安排

    “清宁,”郑君彦沉默半晌,忽的张口叫了她的名字。

    叶清宁微微一怔,郑君彦一向守礼。从未直呼过她的闺名。这还是第一回

    “我知道你心里也不情愿嫁给我。可是这是我们的命运,我们无法反抗,只能接受。”郑君彦的声音平和低沉“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对你好的。”

    叶清宁心里一颤,眼眶忽的有些湿润了,用力的咬紧了嘴唇。心里只觉得有些甜意,这甜意中却又夹杂着说不出的酸涩和苦楚。各种滋味交杂在一起,复杂极了。

    郑君彦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倒是轻松了不少,凝视着叶清宁的侧脸,低低的说道“过了今天。我们大概也没什么机会再单独见面了。你且安心的等我,明年春闱过后,我来迎娶你。”

    这几句话虽然谈不上如何的柔情蜜意。却代表了郑君彦的承诺。

    他会遵从父母之命娶她,他也会尽力的对她好。

    叶清宁的心情十分复杂,一时也难以描述。只沉默着垂着头。过了许久,才轻轻的嗯了一声。

    此时,戏台子已经渐渐近了。咿咿呀呀的唱戏声传了过来,路上的丫鬟婆子也开始多了起来。自然不便再单独说话。

    叶清兰快步走上前来,笑眯眯的挽住叶清宁的手,俏皮的说道“郑表哥,该把六姐还给我了”

    郑君彦脸上一热。

    叶清兰却已笑嘻嘻的拉着叶清宁的手到了女眷那一边去了。

    崔煜念念不舍的看着叶清兰的身影,几乎舍不得收回目光。直到叶清兰和叶清宁坐了下来,才转过头。正好迎上郑君彦了然的眼神。

    崔煜顿时红了脸。郑君彦低声笑道“十妹确实是个聪慧可人的姑娘,崔兄好眼光。”

    崔煜的脸上火辣辣的,心里却又涌起一阵浓的化不开的甜意。

    这一边,叶清宁和叶清兰在郑氏的身后坐了下来。郑氏回头打量叶清宁一眼,看似随意的笑着问道“你们几个刚才去哪儿了怎么半天都没过来。”

    崔煜和郑君彦也双双跟着“失踪”了这么久,不用问也知道是和她们两个在一起。

    叶清宁心绪正乱的很,哪里还有心情说话,简单的应道“刚才在荷风院。”

    叶清兰忙笑着补充了几句,将刚才崔煜落水的事情说了一遍。

    要按她的心意,自然不想提这段小插曲。可崔煜换了身衣服,头发又尚未干透,根本瞒不过有心人。与其等郑氏追问,倒不如坦白交代。

    果然,郑氏略略皱起了眉头,责怪道“这样的事情怎么也不派人告诉我一声。”客人在昌远伯府里出了这样的意外,自然是她这个当家主母的失责。

    叶清兰只得陪笑道“事发突然,我只好先领着崔世兄去换衣服。”

    郑氏没再说什么,面色却不太好看。

    叶清宁见郑氏摆脸色给叶清兰看,心里有些不快,淡淡的说道“母亲,这事都是我的主意,要怪就怪我好了。”

    她这么为叶清兰出头也不是第一回了。郑氏无奈的瞪了她一眼,当着众人的面却什么也不好说。

    耳根总算清净了。叶清宁冲叶清兰眨眨眼,唇角微微扬起。

    叶清兰心里涌起一阵暖意,悄悄的握住叶清宁的手。

    说实话,她从没真正的喜欢过叶清宁。叶清宁的骄傲矜持阴晴不定,让她打从心底里生不出好感来。刻意的逢迎交好,也只是为了能傍上一个靠山,在府里更好的立足。

    可随着两人日渐亲近,她终于察觉到叶清宁难得一见的优点。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叶清宁总是站在她这一边,毫不犹豫的护着她。这样的性子,说文雅一点是讲义气。说通俗一点就是护短。很显然,叶清宁已经打从心底里真正的接受了她,所以才会处处护着她。人心都是肉长的。哪怕是再多的算计,在叶清宁这份毫无原则的维护前,也悄然融化了

    叶清宁显然不太习惯这么亲昵,嘟哝了句“喂,你别这么肉麻好不好。”不就是为她说了句话嘛,至于这么感动吗

    叶清兰笑而不语,却没松开手。听惯了叶清宁略带傲慢的口吻,倒也不觉得刺耳了。反而有种异样的亲昵。

    叶清宁虽然抱怨,却也没抽回手,反而将头凑了过来,把戏台上的花旦青衣一一指给叶清兰看。叶清兰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冒出个问题来。叶清宁本最不耐烦为人解答问题,可在叶清兰的面前,这个习惯算是彻底被打破了。

    郑氏坐在她们两个的前面,只隔了不到半米的距离。就算两人说话声音再小,她也能隐约的听见一些。身后不断的传来两人的浅笑低语,尤其是叶清宁的声音,明显的比前些天欢快了不少。

    郑氏本还有些恼怒,此刻忽然心软了。

    这些日子,叶清宁一直怏怏的没什么精神。胃口不佳,吃不下什么东西,一日比一日清瘦。她看在眼底,自然是心疼的。可又只能狠下心肠视而不见。

    她绝不可能让叶清宁嫁到定国公府去。哪怕顾熙年再优秀再出色,哪怕顾熙年也对叶清宁有意,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太子和三皇子的对立,注定了郑国公府和定国公府在政治上的对立。

    皇上正值盛年,至少还有十年才会退位。太子能否顺利继位,谁也说不准。宫中几位皇子里,就数三皇子最得皇上器重,郑贵妃也比顾皇后更蒙圣宠。后宫的形势,自然和前朝之事息息相关。

    这两年来,太子办事不力,常被皇上苛责。而三皇子却是春风得意。

    太子年幼时倒还有几分聪明,可随着年岁渐长,便显出了庸碌。当然,太子绝不是蠢人。可要想登上皇位治理天下,就稍欠几分才能了。

    而三皇子,却长袖善舞十分圆滑,办过的几桩差事也十分利索漂亮。皇上渐渐器重三皇子,也是在所难免。

    在这样微妙的形势下,精明老练的大臣们自然都在持观望态。

    不管形势如何微妙,众人如何选择阵营,定国公府和郑国公府却是别无选择。别看两府表面上一团和气,实则波涛暗涌,甚至在朝堂上已经有了针锋相对的架势。女眷们表面上不谈朝堂之事,其实都是心知肚明。

    所以,她很清楚,哥哥嫂子绝不会让郑君彦娶顾惜玉。而她也不可能将叶清宁嫁到定国公府去。

    既然公公婆婆默许了叶清宁和郑君彦的亲事,自然也隐隐的表明了昌远伯府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