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好戏
    第二天,叶清兰习惯性的早早起床梳洗更衣。

    其实,千金小姐的生活挺空虚无聊的。每天的晨昏定省,对她来说简直已经算是娱乐之一了。

    叶清宁也已收拾妥当,两人有说有笑,气氛合适和睦轻松。

    可等蒋莹一来,这气氛就立刻变的微妙起来。

    叶清宁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敷衍这两个字。爱憎异常分明,喜欢的在她眼里如珠似宝,让她讨厌的人,最好别出现在她面前。

    所以,当蒋莹笑盈盈的出现在饭厅之后,叶清宁脸上的笑意陡然没了。

    蒋莹显然昨天也没睡好,脂粉也遮掩不住眼下隐隐的黑眼圈。不过,经过漫长一夜的辗转反侧,她的心情倒是平静了不少。

    整个蒋家的人都知道她到昌远伯府来是要做什么。如果无功而返,她可就成了彻头彻尾的笑柄。以后不知会被许配给什么样的人家。所以,她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继续下去。做好了各种心里建树之后,叶清宁这点小小的脸色她并不介怀,甚至笑着冲叶清宁打了个招呼。

    叶清宁连表面的礼貌客套也懒得维持,轻轻的哼了一声,便将头扭到了一边去。

    叶清兰虽然不喜欢蒋莹,可看着蒋莹尴尬的样子,心里竟也有些唏嘘。同是庶女身份,自己混的可要比蒋莹好多了。至少没被人当成一颗棋子,更没被人这般当面轻慢过。

    沉默的吃完早饭,三个少女一起去了落梅院。

    刚一进落梅院,三人便齐齐一愣。一直避而不见的叶元纬,今天竟也难得的在场。看到三个少女进来,叶元纬笑了笑,冲她们点了点头,并未避开蒋莹。

    蒋莹暗暗的一喜,本以为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叶元纬肯定不乐意再见到她。可现在看叶元纬的反应,比她意料中的要好多了。

    崔婉将蒋莹眼底闪过的窃喜收入眼底,不由得扯了扯唇角,唇边浮起一抹淡淡的讥讽。

    昨天晚上,她和叶元纬敞开心扉长谈了一次。叶元纬亲口允诺绝不会娶蒋莹过门。蒋氏的一番苦心算是白费了。这个蒋莹,更是表错情会错意了。叶元纬是天生的贵公子气。哪怕再厌恶一个人,也绝不会在面上流露出来。刚才不过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她实在是想多了

    郑氏的目光淡淡的落在蒋莹的身上。蒋莹对昨晚的一幕心有余悸,目光一触到郑氏明亮锐利的眼神,便心虚的低下了头。

    郑氏却没再看她了。和叶承仁领着儿女媳妇一行人到了畅和堂。

    叶晟竟难得的也在。

    众人都拘谨了不少。尤其是叶清兰,她虽然是眼前这个威严老人的嫡亲孙女,可几乎从未和他说过话。对他的性情脾气都不熟悉。在他面前还是老实些为妙。

    再一看蒋氏闪烁不定的目光,叶清兰更是预感到将有一场好戏要上演。眼下她要做的,就是乖乖的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热闹就行了。

    果然,蒋氏只笑着闲扯了几句,便不着痕迹的将话题引到了蒋莹的身上。

    “莹姐儿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相貌品性都好,又聪慧伶俐讨人喜欢。我可真想把她留下来陪着我。”

    这轻飘飘的话一说出口。厅里众人的脸色都很微妙。

    蒋莹羞怯的低下了头,却用眼角悄悄的瞄了叶元纬一眼。叶元纬神色不变,眼神却冷了一冷。任谁也不会喜欢这种被人设计的感觉。

    崔婉也表现的分外镇定。只有微微颤抖的身子出卖了她的真实心情。

    郑氏和叶承仁的脸色都是微微一沉。叶清宁更是藏不住心思。反应最平静的,大概就是叶晟了。只见他不疾不徐的打量蒋莹几眼,又看了叶元纬一眼。

    很显然。这位昌远伯府的男主人看似不管后宅的事情,其实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很清楚。

    叶清兰看的津津有味。她果然没料错,今天果然好戏连连

    蒋氏也摸不清叶晟是什么心意,不过,既然叶晟没表示反对,她便乐得继续说下去“元纬也老大不小了,膝下却无子。我这个做祖母的,看着心里也着急的很”

    “多谢祖母关心。”打算蒋氏的,竟是叶元纬“为了此事,婉娘特地回了崔府一趟。岳母已经知晓了此事,也寻到了合适的人选。倒让祖母多费心了”

    蒋氏怎么也没料到叶元纬当着叶晟的面撂出这么一番话来,简直和打她的脸无异了。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涌,面上却硬是挤出了笑容来“你这孩子,这种事情怎么能麻烦崔家。”顿了顿,又看向崔婉“崔氏,你回去和你母亲说一声,这事就不用麻烦她了,有我操心就足够了”

    姜是老的辣,脸皮也是越老越厚啊

    怪不得蒋氏能稳稳当当的坐了这么多年昌远伯夫人,将叶晟身边的一干小妾包括她的亲祖母梅姨娘都压制的死死的。果然是人才啊

    叶清兰在心里惊叹不已。眼睛眨也不眨的继续看好戏。

    崔婉心里气血翻涌,面上却不能有丝毫不敬。尤其是当着叶晟的面,她更不能失了分寸。可这样的话,却让人无法回应。所以,她只能默然不语。

    郑氏目光连连闪动,显然也动了怒。蒋氏一招接着一招,简直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今天万万不能让她如愿,不然,以后长房就别想有安稳日子过了。

    “母亲,这等小事何须你烦心,交给郑氏和崔氏就是了。”这次张口的,却是叶承仁。他生性沉稳,极少说话,可一张口,便显得很有分量。

    蒋氏的笑容有些僵了,不由得看了叶晟一眼。

    长房齐心协力之势十分明显,女眷一律没张口,全由叶承仁叶元纬父子应对。她再能言善道,也不免觉得有些势单力孤了。这个时候,叶晟的态就显得至关重要了。只要叶晟张了口,蒋莹想嫁进昌远伯府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叶承仁也在看着自己的父亲。

    生母死的早,蒋氏成了续弦之后,对他这个嫡出的长子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客气。其实骨子里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好在他娶了郑国公府的嫡出女儿为妻,郑氏的肚皮也很争气,早早的就生了嫡长子。长房的地位就此稳固下来。

    这么多年里,蒋氏明里暗里不知使了多少绊子。有的忍忍就算了,可这一次,蒋氏的行为却触及了长房所有人的底线。他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蒋氏把蒋府的小姐弄进府里来。

    厅里一片令人不安的沉默。

    叶晟面色深沉,不置可否。先是瞄了蒋氏一眼,然后又看着自己的儿子,最后才将目光落到了叶元纬的身上。

    半晌,叶晟才淡淡的说道“既然是崔府有这等心意,那就挑个好日子,迎新人过府”

    什么蒋氏脸色一变“老爷”

    叶晟并未刻意抬高音量,语气也一如既往的淡然“好了,此事不必再说了。就这么定了”

    长房众人俱是精神一振,就像打了胜仗一般。反观蒋氏的脸色,却难看极了。还有蒋莹,更是懵了,呆呆的站在蒋氏身边,神色慌乱无措。

    就这么定了她的美梦还没开始,就被这句话结束了么

    叶清兰瞄了蒋莹一眼,心里暗暗惋惜。好好的大姑娘,总不至于嫁不出去。这么上赶着要做人家的妾室做什么。趁着流言蜚语还没散开,还是快些收拾包袱走人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叶晟看向郑氏,语气十分温和“虽是纳妾,可也不要太寒酸了。定个好日子,摆上几桌家宴。请些亲朋好友来热闹热闹。”

    郑氏不至于肤浅的流露出得意之色,很是恭敬的应了。

    蒋氏暗暗咬牙,瞳孔收缩了一下,然后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事情到了这一步,她已经是棋差一招满盘皆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过眼下这个困境,然后再图其他的打算

    想及此,蒋氏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来“老爷说的是,这等喜事可不能太过随意了。至少也得摆上五六桌宴席才是。”

    郑氏含笑应了声是。蒋氏已经彻底输掉了这一局,现在想扳回点颜面就随她好了。

    张口说话之后,气氛总算没原来那么尴尬了。

    各人言不及义的闲叙片刻,便各自散了。

    郑氏出了心头一口气,心情很不错,喊了崔婉去商议喜宴的安排事宜。崔婉很清楚现在的局面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也没心情再拈酸吃醋了,和郑氏轻声商议起来。

    叶清宁懒得旁听这些琐碎的事情,扯着叶清兰低声笑道“今天可真是大快人心,祖父真是太好了。”

    叶清兰笑着附和几句,心里却想着,真正的老狐狸非叶晟莫属了。为了笼络住自己的儿子孙子,就算驳了自己妻子的颜面,也是毫不手软。混迹官场多年的人,果然都是厉害角色。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蒋莹也没脸再留下来了

    上课上了一整天,现在是存稿更新的,然后熬夜码字去求票票求爱抚求包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