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内情
    这次进宫确实会发生很多事情。

    男女有别,他不便一直陪在玉儿的身边。能一直陪在玉儿身边又有这个机智替她化解危机的,非叶清兰莫属。所以,他故意低头示弱,将叶清兰诓到了府里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此次进宫

    叶清兰早已见识过他阴暗深沉的一面,此时表现的十分镇定,甚至还扯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很有礼貌的问道“顾表哥还有别的话要说么要是没有,我就回去休息了。”

    话虽这么说,却动也没动。摆明了是要借这样的举动逼顾熙年说出实情就算不能说出全部,至少也得说出一部分。

    僵持片刻,顾熙年终于稍稍让了步“这次进宫,姑母会单独召见玉儿。还会悄悄安排她和忠勇侯府的嫡子见面。”

    忠勇侯府叶清兰听的一头雾水。

    她穿越到此地还没到半年,整天就在宅院里打转,对京城的勋贵世家所知不多。目前所知的,就是昌远伯叶府定国公府郑国公府英国公府,还有一个崔府而已。这个忠勇侯府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顾熙年的话里已经透露出了一个极重要的信息。顾皇后似乎有意要将顾惜玉许给忠勇侯府的嫡子

    果然,顾熙年淡淡的说了下去“忠勇侯名叫沈铭。当年他还只是一个参将,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皇上特地嘉奖于他,封了他世袭忠勇侯。堪称本朝武将之首。此人武艺超群,生性粗豪,却是粗中有细,又忠心耿耿,很得皇上器重。”

    这样的手握兵权的实力派人物,顾皇后积极拉拢也是理所当然。按理来说,忠勇侯的嫡子配顾惜玉也勉强够资格了,顾熙年却如此决然的排斥

    “忠勇侯沈铭的嫡子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么”叶清兰试探着问道。

    和聪明人说话果然省力气。

    顾熙年心里这么想着。口中却不肯称赞半句。又继续说道“沈铭一直征战在外,膝下空虚,直到四十岁时才有了儿子,取名沈长安。寓意一声平安顺遂。只可惜事与愿违,这个沈长安自小就不太安分,鲁莽冲动。逞勇斗狠,不学无术。沈铭一怒之下,便将他送到军队里做了个小小的百夫长,想磨一磨他的性子”

    结果,沈长安的性子倒是磨练的沉稳一些了。却在一次战争中受了伤。而且,那道伤疤不偏不巧的伤在了脸上。原本还算俊朗的脸破了相之后,贵族女眷们一提起沈长安便要唏嘘感叹几句。同情归同情,可谁也舍不得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到忠勇侯府去。一来二去,沈长安便成了大龄未婚青年。

    “他今年多大了”叶清兰好奇的插嘴问道。

    女人就是女人,总关心这些细枝末节微不足道的细节。顾熙年略有些不耐的答道“二十了。”

    叶清兰挑了挑眉,忽的抿唇笑了,眼中闪过一丝揶揄。

    亏他好意思嫌弃人家是大龄未婚青年,也不想想自己,今年不也二十了么

    顾熙年向来沉得住气。叶清兰这点小小的揶揄和嘲弄,还不至于激怒他。只是心里有些莫名的不悦罢了,可不知怎么的。一句意料不到的话陡然冲口而出“我前世十七岁就成亲了。”话一出口,便后悔了。

    前世发生的一切,只是他一个人的伤痛回忆。在重生醒来的那一刻。他便下定决心将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底,绝不让任何人知晓。这四年来,他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就算是亲如父母妹妹,他也只字未透露。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对着一个近乎陌生的少女说起这个来了

    顾熙年刹那间的失态和懊恼被叶清兰尽收眼底,脑中飞快的转了起来。顾熙年前世十七岁就成的亲,那个女子绝不可能是沈秋瑜。那么又会是谁他这一生为什么不肯再娶妻

    叶清兰的好奇心简直膨胀到了顶点,只可惜,顾熙年已经迅速的恢复如常,很显然绝不会再就着刚才的话题继续下去。

    算了,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试探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了解半个月后的进宫到底会发生么事情。

    叶清兰想了想,直截了当的问道“后来,惜玉表姐嫁给这个沈长安了吗”

    顾熙年冷冷一笑“当然不可能。”有他在,怎么可能让宝贝妹妹嫁给这么一个粗鄙又破了相的武夫

    “顾表哥这么说我可就不明白了。”叶清兰一针见血的追问“既然惜玉表姐根本不会嫁给沈长安,你又何必如此紧张”

    顾熙年面无表情的说道“玉儿虽没嫁给他,可他却一直对玉儿不死心,甚至到处扬言非她不娶。玉儿本就内向怯懦,后来更是连出府都不肯。直到十九岁,都未曾出嫁”

    十九岁叶清兰眸光一闪,又捕捉到了一个敏感的词语。她心思缜密,又擅长抽丝剥茧的推理。顾熙年无意的一句话,让她立刻生出了一长串的推测。

    顾惜玉前世一直没有出嫁,直到十九岁十九岁以后呢,顾惜玉又是什么命运是出嫁了,还是

    沉浸于推理中的叶清兰,星眸璀璨,俏生生的小脸晶莹闪亮,和平日那个装模作样的低调少女判若两人。

    或许,这才是她的真面目

    顾熙年不动声色的想着,张口说道“姑母想让玉儿嫁给沈长安,所以会趁着这次玉儿入宫的机会,故意安排两人偶遇。你要做的,就是一直陪在玉儿身边,别让玉儿落单。”就算是沈长安还会出现,有叶清兰相陪,玉儿也不至于像前世那般被吓到。

    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叶清兰倒也不再推辞,爽快的点了头。

    顾熙年犹自不放心,又叮嘱道“若是真的遇到沈长安了,你尽量护着玉儿,别让那个鲁莽的武夫吓着玉儿了。”

    听了这句话,叶清兰忽的有些好笑,不怎么客气的揶揄道“是是是,只要他一出现,我就挡在惜玉表姐面前。”

    在他心里,除了自己的妹妹之外,别的女子就都无关紧要了只担心顾惜玉会不会被吓着,就没想到她也是纤弱女子一枚么

    顾熙年难得的哑然了。不过,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淡淡的许诺“只要你能护得玉儿平安,以后我自然会出手帮你一次。”

    叶清兰眼眸倏忽一亮“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顾熙年很快的接口。

    “成交”叶清兰眼眸熠熠发亮,笑的甜蜜动人。心里暗暗盘算着,这样的好机会可不能白白浪费了。将来一定要在最危急的关头拿出来用才行

    顾熙年似是看出了叶清兰心里在想什么似的,扯了扯唇角,转身走向顾惜玉。叶清兰自动自发的和他保持两米以上的距离。

    顾惜玉站的脚都软了,终于等到两人说完了,忍不住问了句“你们怎么说了这么久”

    “没什么。”顾熙年和叶清兰不约而同的同时出言安抚顾惜玉,然后不着痕迹的瞄了对方一眼,又都不吭声了。

    这默契也太好了顾惜玉眨眨眼,忽的笑了笑“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冷月阁了。大哥,你也好好休息。”

    顾熙年看向顾惜玉的眼神很温柔“好,玉儿也好好休息,明天还得跟着容嬷嬷学规矩,不要太累着自己了。”

    顾惜玉笑着点点头。

    等回了冷月阁之后,叶清兰简单梳洗了一番,换上了柔软的中衣,然后坐在床边,将今天晚上和顾熙年的对话从头到尾细细梳理了一遍。

    顾皇后想将顾惜玉许给沈长安,自然是为了太子考虑。三皇子风头渐盛,圣眷正浓,隐隐有盖过太子之势。顾皇后心里隐忧重重,便想为太子拉拢朝中武将的支持。忠勇侯沈铭自然是最好的人选。而联姻,素来是结盟拉拢的最佳手段。

    不过,这个顾皇后也太不厚道了。明知那个沈长安是一介粗鄙武夫,年长顾惜玉七岁,又破了相,怎么看也不是良配。竟然打着将顾惜玉许配给沈长安的主意。

    可以想见,若是顾皇后对郑夫人直言此事,以郑夫人对顾惜玉的疼爱,绝不可能同意这门亲事。所以,顾皇后才会特意借着生辰宴的机会,让顾惜玉进宫。然后悄悄安排沈长安和顾惜玉见上一面。

    且不说两人是否能第一眼相中对方,只要制造两人独处的机会,顾惜玉的闺誉也就荡然无存了。到时候,顾皇后再出面说合,这门亲事自然就差不多了。等顾惜玉嫁到沈府,太子便又多了一股力量支持。足以将三皇子的风头都压下去

    顾皇后果然打的好主意。不过,前世的沈长安都未能如愿,今生再有熟知一切的顾熙年在,这件事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虽然她还没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顾皇后,可单凭这一桩,她对这个顾皇后就已没了好印象

    正想着,门咿呀一声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