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重逢
    到了午饭时分,郑氏热情的留了顾熙年吃午饭。顾熙年稍微推辞几句,便恭敬不如从命的留下了。

    叶清柔本舍不得走,可李氏却派了贴身丫鬟来叫她,只得委委屈屈的告辞走了。

    没有外人,也就没讲究男女分席坐那套繁琐规矩。众人正好围成一席坐下了。

    郑氏随口问了句“兰姐儿今儿个怎么没过来”

    叶清宁咳嗽一声应道“十妹身子不太舒服,在荷风院里歇着,大概是不会过来了。我这就让知夏过去看看。”

    郑氏眸光一闪,笑着点点头。之前叶清兰没出现,她心里便暗暗觉得奇怪。现在竟连午饭也不露面,显然是故意在躲着顾熙年。知夏这一趟,必然是无功而返了。

    果然,等了片刻,知夏便匆匆地跑了回来禀报“十小姐身子不适,说是不过来了。”

    顾熙年眼眸微暗,面上却不动声色。待吃完午饭之后,顾熙年忽的笑道“姨母,我有些话想和玉儿单独说,请容我和玉儿暂时告退片刻。”

    郑氏含笑应了。

    人家兄妹要单独说话,叶清宁自然不好厚颜跟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了。忍不住轻叹口气,一回头,却对上郑氏略显不悦的眼神。叶清宁有些心虚的移开了目光。

    郑氏不轻不重的数落道“宁儿,你已经是定了亲的人了,最多明年就会出嫁。言行举止可要谨慎小心些。”

    叶清宁咬着嘴唇不说话。

    郑氏看着她这副倔强的样子,心里陡然一软,语气也跟着软了下来“好了,你也先回去歇着吧”

    叶清宁心思纷乱,什么都没说,就这么沉默着离开了。

    郑氏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也叹了口气。

    顾惜玉默默的跟在顾熙年的身后,走了一会儿忽然觉得不对劲,迟疑着问道“大哥,你不是有话和我说吗”怎么一直往前走而且。这个方向似乎是往荷风院

    顾熙年漫不经心的笑了笑,随口说道“等到了荷风院再说好了。”

    顾惜玉脚步一顿,音量陡然抬高“大哥要去荷风院”可是,兰表妹根本不想不见他才会躲到荷风院啊

    顾熙年停住脚步。挑眉轻笑“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当然不妥,还是大大的不妥他们两个只要一见面就剑拨弩张的,万一再吵起来怎么办顾惜玉想了半天,才想出一个理由来“兰表妹身体不舒服在休息。我们还是别去打扰她了吧”

    顾熙年扯了扯唇角笑道“哦兰表妹不舒服吗那我更要去探望一番了。还有,你住在这儿,肯定要劳烦兰表妹多费心照顾。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感谢她一声。”

    顾惜玉再不解世事。也察觉出些许不对劲来了。还想再说什么。顾熙年却已抬脚走了。顾惜玉只得无奈的跟了上去,心里暗暗着急。可越是着急,头脑就越是一片空白,压根什么法子也想不出来。

    眼看着荷风院近在眼前,院门已经清晰可见了。顾惜玉狠狠心说道“大哥,你别进去了。兰表妹她她根本没生病,她只是不想见你。”说完。顾惜玉愧疚的低下头,不敢再看顾熙年。

    可没想到,顾熙年非但不怒,反而笑着叹了口气“玉儿,你总算对我说实话了。”如果顾惜玉一直不吭声,他这个做大哥的,心里可就彻底不是个滋味了。

    呃,大哥怎么是这个反应

    顾惜玉有些茫然的抬起头。当然,以她的功力根本猜不透顾熙年云淡风轻的笑容里到底在酝酿着些什么。

    “其实,我早猜到她是在装病。”顾熙年眸光微闪,淡淡笑道“你放心,我这次绝不会再和她起口角了。”

    顾惜玉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顾熙年哭笑不得“怎么,我说的话你都不信了吗”自从叶清兰出现之后,顾惜玉身上的变化缓慢却又十分显著。以前的顾惜玉可从不会怀疑他说过的话。

    顾惜玉不怎么情愿的应道“我当然相信大哥。”话虽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可不是怎么回事。

    顾熙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无奈的保证“大哥向你保证,要是我再和兰表妹争吵,你以后就不理我,这种行了吧”

    顾惜玉这才放心了,和顾熙年一起走上前去,小厮全福抢着去敲了门。来开门的是小丫鬟英儿。

    英儿见了来人,忙陪笑着行礼问安,心里却暗暗奇怪不已。顾熙年怎么到荷风院来了正想着去通报一声,顾熙年已经慢悠悠的进了院子。

    此时的院落大多是四进的院子,构造大同小异。顾熙年虽是第一次来荷风院,目光一扫,便很自然的向正厅走去。正厅一般是用来待客用的地方,绕过正厅,有一个略小一些的偏厅,这里才是日常起居之处。

    刚走到门边,还没踏进偏厅,一个熟悉的少女声音传了出来“讨厌,怎么又绣的歪了”那声音里难得的有一丝羞恼。

    顾熙年下意识的勾起了唇角,眼中飞快的闪过了一丝笑意。

    顾惜玉正要说话,就见顾熙年飞快的给她使了个眼色。顾惜玉反射性的住了嘴,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和顾熙年一起进了偏厅。

    等做完这一系列动作,顾惜玉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一个问题来。奇怪,他们为什么像做贼似的悄悄进来

    在一旁伺候的瑞雪,被突然走进来的兄妹两个吓了一跳,正要张口。顾熙年却看了过来,黑眸含笑,像会说话一般。

    瑞雪瞬间被美男的微微一笑晃花了眼,一颗芳心怦怦乱跳不已,自然也就忘了出声提醒主子。

    此时的叶清兰,正低头和荷包奋战。刺绣要求全神贯注,叶清兰认真的低着头,略有些笨拙的飞针走线,竟没察觉到身后轻微的脚步声。

    没学的时候不懂,现在才知道绣一个荷包要花多少功夫。手中这个不起眼的荷包,已经整整做了好几天,总算要完工了。只剩最后几针了,加油

    叶清兰聚精会神的收完最后一针,终于把那朵半开的兰花绣完了。虽然针线歪歪扭扭图案也有些奇怪,不过,总算是她做的第一个荷包嘛

    叶清兰喜滋滋的抬起头,骄傲的对瑞雪宣布“瑞雪,快些过来看看,我的荷包做好了呢”

    咦瑞雪的表情怎么有些怪怪的还有,身后这忍俊不禁的闷笑声是怎么回事

    叶清兰狐疑的回头,然后倒抽一口冷气,反射性的站了起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谁能告诉她,这个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

    顾熙年好整以暇的一笑,彬彬有礼的说道“听说兰表妹身体欠佳,我特地前来探望。”顿了顿,又慢悠悠的笑道“不过,兰表妹既然有力气绣荷包,想来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吧”

    明明语气那么温和有礼,可偏偏眼里满是揶揄的笑意。

    叶清兰将心里蹭蹭升起的火苗按捺下去,皮笑肉不笑的应道“多谢顾表哥关心,我身子确实已经好多了。”如果你能识趣点立刻从我眼前消失,我会好的更快点

    顾熙年看着她眼中闪耀着的小火苗,不知怎么的,心里没有丝毫不悦,反而有些异样的释然。

    终于又见到她了

    这一个多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他其实很忙碌,要做的事情不知有多少。可是,这张俏脸却时不时的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之前两人激烈争吵的那一幕,就像定格在他的脑海中一般,总在不经意间想起。然后,心里就像被什么牵动一般,隐隐的有些刺痛。

    现在,两人终于又见面了。他的心情竟然有些愉快,所以,眼里和唇角都是笑意。

    只是,这份笑意在叶清兰的眼中看来,根本就是嘲弄和挑衅。

    叶清兰努力的将心里的火气按捺下去,迅速的将目光移开,对顾惜玉说道“惜玉表姐,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吭声,刚才我可别吓了一跳呢”

    顾惜玉略有些歉然的说道“是大哥不让我出声,没想到会吓到你。”

    就知道是他

    叶清兰心里忿忿的想着,面上却挤出温柔亲切的笑容来“没关系,这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我又不是那种小肚鸡肠连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容不下的那种人,不会生气的。”

    小肚鸡肠连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容不下的那种人说的是谁

    顾熙年眼眸微眯,唇角的笑意消失了大半。

    叶清兰适时的看了过来,故作讶然的笑道“顾表哥,你的面色怎么这般难看。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可不是说你的。你该不是生气了吧”

    顾熙年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唇角“当然没生气。”

    叶清兰一见他这表情,心里顿时舒坦极了。

    顾惜玉眼尖的瞄到她手中捏着的荷包,笑着说道“兰表妹,你的荷包绣好了么给我看看。”

    叶清兰笑容一顿,反射性的将荷包藏到了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