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下定
    叶清兰也暗暗松口气。只要薛氏没追问下去就好。

    若是那根珍珠发钗真的见了光,薛氏不勃然大怒才是怪事。到时候,不免又要将所有的怒气都撒到她这个无辜的倒霉鬼身上来。

    薛氏殷勤的叮嘱了几句,便送了叶元洲出去。临走前,状似无意的吩咐道“你们两个就别乱跑了。”

    正中下怀叶清兰乐得避开叶元洲,立刻应了。

    叶元洲迅速的看了叶清兰一眼,才依依不舍的走了。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终身大事很快就要被定下了

    薛氏按捺着性子又等了五六天,终于等来了郑国公府的好消息。

    “大哥大嫂那天相看了元洲,对元洲都还算满意。今日派人送了口信过来,说是元洲和敏姐儿的年纪都不小了,既是要定亲,最好是在年底之前定下。”郑氏笑着将徐夫人的话转述一遍“不过,明面上该有的过场,还是都要有的。”

    薛氏大喜,忙笑道“这是当然。我这就命人去请官媒,上门提亲。”此时婚俗礼仪繁琐,从提亲到交换庚帖再到下聘,中间至少也得耗费两三个月的功夫。要想赶在过年之前正式的定了亲事,得加快动作才行。

    郑氏又提醒道“这件事三弟知道吧”事关儿女终身大事,总得叶承礼点了头才行。

    薛氏笑道“这个大嫂不用担心,我早已命人送了信到郑州去了。老爷对这门亲事满意的很,特地写了信回来,让我好好操办此事,不能委屈了敏姐儿。”

    郑氏这才放了心“这样就好。这等大事,还是先禀报公公婆婆知道才好。”

    薛氏不假思索的应了。当天晚上,便趁着去畅和堂请安的时候提及了这件喜事。叶晟有些讶然。更多的却是高兴“好好好,这可是喜上加喜的好事了。”

    叶清宁即将嫁到郑国公府做长孙媳,再有郑敏嫁给三房的叶元洲,以后郑国公府和昌远伯府的关系就会愈发紧密。自然是件好事

    蒋氏心里却不怎么舒坦,有意无意的瞄了郑氏一眼,才说道“之前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忽然就要登门提亲了”

    郑氏在府里已经够威风了,若是再来个娘家侄女,岂不是将三房也彻底的拉拢过去了倒真是打的好主意。

    郑氏淡淡一笑,并不说话。薛氏早已抢着陪笑了“儿媳早就相中了敏姐儿。特地去求了大嫂帮着从中说合。因为不知能否定下这门亲事,所以一直没好意思吭声。现在总算是有了确切的回音,儿媳这才放心了。特地来禀报公公婆婆这个好消息。还望婆婆不要见怪。”

    李氏在一旁笑吟吟的插嘴“三弟妹,不是我这个做二嫂的说你。这样的大事,怎么着也该事先透个风,就算没说成亲事,我们都是一家人。谁还会取笑你不成你这么在私下里和大嫂定下了此事,把公公婆婆又置于何地”

    这话看似玩笑的话,其实十分犀利,根本就是冲着郑氏来的。言外之意,分明是在暗示郑氏没把公婆放在眼底。

    薛氏的笑容有些僵硬,一时不知该怎么辩解。

    郑氏焉能听不出李氏的话中之意。眼里迅速的掠过一丝冷笑,慢条斯理的应道“二弟妹这么说,倒是让我汗颜了。不过。三弟妹求到了我面前来,我这个做大嫂的总不能不答应。想着等事情有了眉目,再来禀报公公婆婆。免得亲事不成,倒惹得二老烦心。”

    薛氏此时也反应过来了,笑着说道“说起来。这事都怪我考虑不周全,没早些向公公婆婆禀报此事。大嫂一片好意帮忙,倒跟着受了委屈。我这个处事不周的,实在该打。”竟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若放在平时,薛氏绝不肯主动站出来认错。不过,郑氏在叶元洲的亲事上出了这么多力,她总得投桃报李才是。

    果然,她这么一说,李氏也不好再针对郑氏不放,笑道“是我多嘴了。这本就是桩喜事,这些细枝末节确实不该计较。”

    当着叶晟的面,蒋氏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淡淡的笑道“既然已经定下了敏姐儿,就好好操办此事,别失了礼数。”

    叶晟也笑道“需要置办才买的东西,一律从府里的公中来出。”

    薛氏恭恭敬敬的应了下来。

    叶清兰很快便得知了这个喜讯,心里的愉快就别提了。压在心里的大石头,陡然去了一半。

    接下来一连数日,薛氏便忙碌了起来。请官媒登门提亲,交换庚帖,下定零零总总的事情着实不少。因为叶承礼不在府里,有些事情女眷不便出面,便只好请叶承仁出面。

    叶承礼远在郑州,不能亲自操办此事,心里未免有些遗憾。命人送了厚厚一摞的银票过来。薛氏有了这些银票之后,愈发的有底气了。聘礼置办的十分丰厚,就算是郑蕴夫妇再挑剔,也实在挑不出毛病来。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薛氏心情好了,又兼之忙碌,对叶清兰总算放松了不少。任由叶清兰去环翠阁或是沁芳园一待就是半天。事实上,她现在巴不得叶清兰和长房的人再走的近一些才好。

    叶清兰终于又过上了悠闲自在的小日子。除了每天晨昏定省的时候到薛氏面前露个面,其余的时间又恢复了往日的习惯。每天陪着叶清宁练琴做针线,再陪陪巧姐儿和崔婉。

    崔婧的肚子越来越大,身子笨拙,本就懒得出来走动。又因为脸上生了些许雀斑,连出屋子也不大肯了。

    崔婉如今也显了怀,穿着宽松的衣物,肚皮微微隆起,满脸温柔的笑意,有种闲适淡然的美丽。

    “堂嫂,你怀了身孕之后,越来越美了。”叶清兰由衷的赞道。

    崔婉哑然失笑“我人整整胖了一圈,脸上又长了些斑点,哪里美了。你就别哄我高兴了。”

    叶清兰俏皮的笑道“要做母亲的女子,本就是最美的。”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温婉沉静慈爱,比精致的皮相要美的多了。

    崔婉抿唇轻笑。自从怀了身孕之后,她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变的更淡定更悠然,连往日偶尔会有的阴暗情绪都消失不见了。

    不管肚子里孩子是男是女,都是老天的恩赐。她再也无所求了

    “对了,好多天没见崔姨娘了。”叶清兰有些好奇的问道“我常来沁芳园,怎么总是见不到她”

    崔婉略有些无奈的笑道“婧娘身子笨拙,不肯出来走动。”其实,还有一层原因,是崔婧嫌自己大着肚子的样子太过难看,脸上又生了雀斑,愈发不肯见人了。

    叶清兰略一思忖,便也明白过来,忍不住说道“越是这个时候,越该多出来走动才对。怀孕生产对女人来说是道难关,平日里得注意多锻炼身体。”

    崔婉叹道“我也劝过她了,她就是不肯出来,我也没法子。”

    崔婧不肯出屋子走动,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层更重要的原因。崔婉如今也怀着身孕,叶元纬几乎要将崔婉捧在手心里呵疼,崔婧看着只会难受,倒不如来个眼不见为净了。

    这个话题对孕妇来说,略嫌糟心。叶清兰立刻将话题扯开了“天天在府里待着,真是闷死了。”

    叶清宁略有些不满的插嘴“喂,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天天陪着我很闷么”

    叶清兰立刻告饶,嘴上像抹了蜜似的“没有的事,我巴不得天天这样陪着六姐。只不过,自从六姐定了亲之后,就再也没出过府了。我这是心疼你才这么说的嘛”

    一提到定亲成亲这类话题,叶清宁就没什么招架的力气了,微红着脸瞪了叶清兰一眼。

    崔婉笑着打圆场“若是你们两个嫌闷了,邀请顾表妹来住些日子就是了。”

    说起顾惜玉,叶清兰的心里陡然一软。顾惜玉离开昌远伯府也有三四个月了,期间倒是让人送过两三回信来。她也曾意动过,可一想到顾熙年就立刻打消了去定国公府小住的念头。

    叶清兰默然不语,叶清宁在一旁说道“上次顾表哥来接惜玉表妹的时候就说过,至少也得等过了年才让她再出府做客。索性等过了年再说好了。”反正很快就要过年了,用不了等太久。

    崔婉又笑着提起了府里的喜事“婧娘年后就要生了,清宁的婚期已经定下了,明年五月你就要出嫁。还有元洲的亲事也定下了。我们府里可真是喜事连连。”

    叶清兰眸光微闪,笑的十分愉快“是啊,府里这么多喜事,真是让人高兴。”

    崔婉隐隐觉得叶清兰的笑容有些微妙,却也没多想,只笑道“元洲这些日子一直都没回来,只怕还不知道呢”

    这桩喜事在昌远伯府里早已传的人尽皆知,可在国子监里苦读的叶元洲却丝毫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