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心虚
    叶清兰此时哪里还有闲心顾及他的心情。

    男女独处一室,放在现代啥事也没有。可在此时却是了不得的大事。要是被人发现可就糟了。但愿来敲门的是顾惜玉。

    “是惜玉表姐吗”叶清兰的声音里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紧张。

    门外默然片刻,才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

    叶清兰脸色一变。这个声音清脆动听,十分熟悉,可却不是顾惜玉。

    竟然是叶清宁她怎么会到这儿来了要是被她发现自己和顾熙年独处一室,就算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楚了。

    现在要怎么办门是肯定不能开了,要找什么理由把叶清宁忽悠走

    叶清兰心念电转,一时竟想不到什么好主意。门外的叶清宁却又张口了“十妹,你在里面做什么呢,怎么不开门”

    叶清兰咳嗽一声,硬着头皮胡扯“六姐,我刚才在午睡,正在穿衣服,你待会儿再来好不好”说着,故意整理衣裳,弄出点悉悉索索的动静来。心里暗暗祈祷着叶清宁快点走人。

    顾熙年唇角勾起,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这个丫头,一肚子鬼主意,扯起谎来连眼都不眨一下。

    门外的叶清宁默然片刻,这短短的一瞬,却让叶清兰莫名的紧张起来。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那你快些穿好衣服,待会儿我再来找你。”门外的叶清宁终于有了反应,语气却有些怪怪的。

    叶清兰此时哪还有心情计较叶清宁在想什么,只求着她赶快走人就哦米拖佛谢天谢地了。待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之后,才长长的松口气。然后急急的催促顾熙年“你快点走,待会儿六姐又要来了。”

    顾熙年对她的态度有些不满,淡淡的瞄了她一眼“来了又能怎么样”和他单独在一起很丢脸吗

    叶清兰只想早点哄他走人。耐着性子解释“私相授受总是不好,若是早早就被六姐发现了,我在府里还怎么做人你若是真的有这份心,先征得家人同意了,日后正大光明的登门来提亲。到时候名正言顺了,谁也不敢说半个字。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

    说句不好听的,万一定国公府上下和那位尊贵的顾皇后都不同意,他们两个肯定一拍两散。他倒是无所谓,她可不能坏了名声,以后还得嫁人的

    当然。这些话绝不能说出口。别看眼前的男人一脸从容淡然,其实心眼比针尖还小。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在盘算这些,不气的头顶冒烟才是怪事。

    顾熙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串复杂的情绪,可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好,那我走了。”

    叶清兰感动的几乎要热泪盈眶了,忙悄悄的开了门栓。然后将头探出去迅速的瞄了一眼。空无一人,太好了

    叶清兰冲顾熙年使了个眼色。还不趁这时候悄悄的溜出去

    顾熙年看懂了她眼神中的暗示,忍住轻哼的冲动,不疾不徐的就这么走了出去。等走出门外了,竟又停了脚步,回头看了叶清兰一眼。

    叶清兰立刻奉上笑脸。水盈盈的大眼里明明白白的写着“走吧走吧求你快走吧”连半分不舍也没有。

    顾熙年抿紧了唇角,有些不满的走了。

    等顾熙年的身影终于消失在眼前,叶清兰才算彻彻底底的松口气。重新关上门,怔怔的坐在椅子上发呆。

    椅子是顾熙年之前坐过的那张,尚有些余温。

    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幕幕,简直像做梦一样,没有半点真实感。

    叶清兰不自觉的捏紧了手中的荷包。里面硬硬的圆形玉佩有些硌手。唇上还有些火辣辣的,这一切。都在告诉她,一切都是真实的。

    她本来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和顾熙年摊牌,逼着他点头答应以后再也不来见自己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结果难道,他真的打算以后登门来提亲一想到有可能会和顾熙年厮守终身,为什么心里的第一感觉不是喜悦而是别扭

    真是一团混乱

    都怪自己,竟想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如果没挑破这层窗户纸,继续装傻充愣见了他就躲,说不定那抹不该有的情愫很快就消散不见了。现在倒好,亲口承认了对他有好感,简直就是把自己的弱点送到了敌人面前

    叶清兰长长的叹口气,一脸愁容。接下来,要怎么办才好下次见面了说后悔了可不可以

    陡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叶清兰的思绪。

    叶清兰定定神,上前开了门。顾惜玉笑盈盈的俏脸出现在眼前“兰表妹,大哥”

    叶清兰咳嗽一声,接过了话茬“刚才你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都没找到。”边冲顾惜玉使了个眼色。有话进来再说

    顾惜玉总算机灵了一回,乖乖的闭上嘴进了屋子。等关好了门,才又好奇的问道“大哥走了么你和他到底谈了什么,今天没吵起来吧”

    叶清兰难得的有丝心虚“他已经走了,你放心,我和他没吵架。”不过,她真的宁愿两人大吵一架,也好过现在这样暧昧不清的尴尬局面

    顾惜玉虽然好奇,却也记得叶清兰之前曾叮嘱过的,并未多问。

    叶清兰想了想,低声叮嘱道“惜玉表姐,待会儿六姐来了,若是问起你去了哪儿,你可没说漏了嘴。千万别让她知道顾表哥曾经来过。”

    顾惜玉一怔,反射性的问道“为什么不能让她知道”

    叶清兰面不改色的胡扯“你也知道,男女私下见面总是不好的,虽然我和顾表哥坦坦荡荡,可也得顾忌别人会多心。所以,这事绝不能让别人知道。”

    顾惜玉用力的点点头“放心,我绝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果然是个乖孩子。叶清兰笑眯眯的拍了拍顾惜玉的手,心里很是欣慰。

    说来也奇怪,叶清宁之后却一直没有过来。到了临近傍晚该去落梅院吃晚饭的时候,才姗姗出现。绝口不提之前的事情,若无其事的和叶清兰说笑。

    叶清兰本就心虚,巴不得叶清宁别问,很配合的闲扯了几句。

    刚一进落梅院,崔婉便含笑看了过来“十妹,怎么一个下午都不见你人影”

    叶清兰随口应道“大概是昨晚没睡好,我吃了午饭便回去睡了会儿。”

    崔婉不疑有他,并未追问,却一直看着叶清兰,显然有话要说,却碍着众人都在不方便说出口。

    叶清兰心里暗暗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趁着众人移步饭厅的空档,迅速的凑到了崔婉身边低声问道“堂嫂,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崔婉嗯了一声,低低的应道“此时说话不便,你明天到沁芳园来,我细细和你说。”

    叶清兰低声应了,心里又添了层心事。

    到了晚上,沐浴之后,叶清兰和顾惜玉并肩坐在床上闲聊。顾惜玉似乎也有些心事,漫不经心的说了几句便怔怔的发呆。

    叶清兰其实也是满肚子纷乱的心思,可看顾惜玉这副样子,却放心不下,忙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在想什么”

    顾惜玉默然片刻,闷闷的说道“我有点想他了。”

    叶清兰一愣,旋即反应过来,顾惜玉口中的他是离开了许久的沈长安。

    顾惜玉果然长大了,开始有了少女的心思,实在令人欣慰。可一想到顾熙年曾说过有关沈长安的那些事,叶清兰又有些犹豫了。到底是顺着她的话音开解几句,还是趁机劝说她忘了沈长安

    顾惜玉双手环膝,小巧的下巴枕在膝盖上,长长的黑发垂在胸前,让人看不清脸色如何。可声音里却透着几许惆怅“他走了这么久,一直没有音讯,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叶清兰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安慰她几句“他远在山东,又是去剿匪,肯定忙的很,哪里有时间送信回来。”

    再说了,就算是送信到定国公府,大概也到不了顾惜玉的手上。不管是郑夫人还是顾熙年,都对沈长安没什么好感。不中途截留信件才是怪事。

    顾惜玉嗯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叶清兰随意的扯开话题“对了,过年的时候,沈侧妃有没有到定国公府去”等问完了,才懊恼的发现自己问了什么。

    怎么会忽然问起沈秋瑜的事情来了她去不去定国公府,跟自己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顾惜玉倒是没起疑心,不怎么高兴的应道“去了,和太子表哥一起去的。”

    竟然真的去了

    叶清兰一时也说不清此时心头涌上的复杂滋味到底是什么。总之,和以前闲闲看热闹的心情完全不同了。

    以前身在局外,顾熙年和沈秋瑜的爱恨纠葛,和她压根没半点关系。她乐的看热闹,闲来无事还以揣测顾熙年和沈秋瑜这对老情人复杂的心情为乐事。可现在

    一听到两人又见了面的事情,心里总有些微妙的不舒坦。

    谢谢sonia220亲打赏的和氏璧,太破费啦onno还有很多书友热情的打赏,小情都很感激。明天起上重磅,小情努力三更来回报大家的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