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书肆
    薛玉树时不时的看了过来。

    若是换在以前,叶清芙肯定以为薛玉树是在偷看叶清兰,然后一肚子酸水。可现在心态变了,再看薛玉树这番举动,只觉得薛玉树是在偷偷看自己,心里甜丝丝的。

    叶清兰将叶清芙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忍不住偷偷乐了。

    叶元洲打着什么算盘,她已经猜了个不离十。并且迅速的想出了应对的计策。只要能把薛玉树和叶清芙撮合成一对,一切难题自然迎刃而解。

    少年人的感情都是热烈又善变的。别看薛玉树现在惦记着她,可只要叶清芙“攻势”猛烈一些,保准很快就能“拿下”他了。

    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这句至理名言到什么时候都合用。

    薛玉树脾气好,重感情,和叶清芙又有自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就算这情分里没什么男女之情,可至少他对叶清芙是有几分感情的。所以根本狠不下心来说什么难听话,也不可能拒人于千里。只要善加利用,这些可都是优势

    叶清兰心里不停的转着各种念头,故意凑到叶清芙的耳边偶偶私语“二姐,表哥一片心意,你可别辜负了。待会儿到了书肆,你可得多陪陪他。”

    那是当然叶清芙娇羞的看了薛玉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两个少女的窃窃私语,薛玉树并未听清楚。只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表哥两个字,心里暗暗一喜。叶元洲出的主意果然好。出府可要比买礼物更能哄的女孩子高兴

    叶元洲的心情很复杂。

    出府一事确实是他的主意。本来是想制造机会让薛玉树和叶清兰独处,可之前想的再大方,等到了真正要付诸行动了,才发现是多么的痛苦

    薛玉树对他的阴暗心里丝毫不知情,兴致勃勃的凑了过来问道“表哥,你说的那家书肆还有多远”

    叶元洲定定神。撩起车帘往外看了一眼“再过两条街就该到了。”

    马车外的声音渐渐喧闹起来,速度也越来越慢。

    叶清芙悄悄的撩起帘子往外看,叶清兰也趁机看了几眼。只可惜缝隙小又离的远了些,基本什么也看不清。好在书肆很快就到了

    马车稳稳的停了下来,叶元洲和薛玉树先下了马车。叶清兰和叶清芙戴好了帷帽,在丫鬟们的搀扶下也下了马车。

    刚一站定,叶清芙便惊叹了一声“好热闹”

    叶元洲笑道“那是当然,这里可是京城最热闹的街道之一。不仅有最出名的书肆,还有几家出名的酒楼和茶楼。我答应过父亲,午饭前一定得回去。今天是没办法带你们见识酒楼了。不过,倒是可以带你们去茶楼坐会儿。”

    叶清芙兴奋的连连点头。

    叶清兰也是第一次目睹古代繁华的街道,眼睛都快不够用了。

    宽敞的街道被打扫的十分干净。路上男女老少行人不断,精致的轿子和豪华的马车也不稀奇。偶尔还有骑着骏马的贵族公子翩然经过。街道两旁是各式各样的商铺。酒楼茶楼果然都有,还有布铺铁铺脂粉铺子点心铺子等等。站在铺子前吆喝的伙计声音响亮又热情。

    想象中的画面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是那样的鲜活那样的生动,就连空气中都流淌着令人愉快的味道。

    隔着帷帽。依然能看到叶清兰闪闪发亮的眼睛。

    她果然很喜欢叶元洲心情陡然好了起来,温柔的笑道“我们先进书肆去看看,待会儿再去茶楼。”

    叶清兰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随着叶元洲等人进了书肆。

    此时的书肆,和后世的书店大不相同。卖的大多是旧书,新书反而不多。被放在高高的架子上。不允许人随便翻看。

    叶元洲口中的“京城最出名的书肆”,规模其实不算太大。最多相当于后世的一个普通书店规模。几排书架上摆满了各类书籍,最坑爹的是居然没有分门别类。想找书。只能一本一本的慢慢看了。

    不过,能一睹古代书肆风采,也很值回票价了。

    书肆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个头不高。头发半白,眯着眼睛坐在门口。专心致志的翻看着手中的书籍。对进了书肆的四个少年男女不闻不问。别说热情的招呼了,连看都没看一眼。头也不抬的说了句“请勿随意翻看,要是看中了,可以买回去慢慢看。”

    叶清芙忍不住咕哝了一句“这书肆老板的架子可真是不小。”

    叶元洲倒是不以为意,笑着说道“这里的书最多最齐全,我以前和同窗来过几次。不过,要想找本书,可得有些耐心才是。二妹,你喜欢什么样的书,我带你去看看。”边说边冲薛玉树使了个眼色。

    薛玉树立刻领会了精神,殷勤的看向叶清兰。只可惜,还没等他张口说话,叶清兰便笑盈盈的挽起了叶清芙的手“二姐,我们两个到那边看看去。”

    说来也奇怪,素来和叶清兰不和睦的叶清芙,今天却出奇的脾气好,竟欣然点头应了。

    叶元洲和薛玉树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少女有说有笑的走到了一个书架前。

    薛玉树忍不住挠挠头,低声问道“表哥,芙表妹不是和兰表妹一直不和吗”今儿个怎么一反常态,变的这么亲近了

    叶元洲一时也没想通其中的道理,低声应道“难得来一次,我们也先挑书好了。待会儿买完了书,我们再去茶楼。到时候说话也方便多了。”

    薛玉树点点头。

    叶清芙对书并不怎么感兴趣,和叶清兰随意的看了会儿,就有些厌了。叶清兰却看的津津有味。

    有很多古书,封面古旧泛黄,碰碰大概就要散了。怪不得书肆老板不允许随便翻看。

    “看中了哪本,让大哥一起付账好了。”叶清芙略有些不耐的说道“总站在这儿,我的腿都酸了。”去逛逛脂粉铺子珠宝铺子布铺之类的还差不多。这书肆实在没什么意思。

    叶清兰笑道“也不知道大哥和表哥都挑了什么书,二姐不如到他们那边看看好了。”

    叶清芙果然立刻就应了。她走了之后,叶清兰的耳根清净多了,专注的挑起书来。难得来一回,又有人当冤大头,不买白不买。

    挑了四本,叶清兰依然意犹未尽,又换了个书架,挑了两本杂学游记之类的书。正专注的挑书,叶元洲的声音忽的在耳边响起“三妹。你的书挑好了吗”

    不知什么时候,叶元洲竟到了她身后,微微俯身和她说话。这个距离有些亲近。可就算是若梅,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亲兄妹亲昵一些也是正常的。

    叶清兰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退开两步,拉开了距离“已经挑好了,劳烦大哥付账了。”

    叶元洲的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难得出来一回。不再多挑一些吗”

    叶清兰淡淡笑道“已经挑了六本,足够了。”随手将手里的书都给了若梅,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到了叶清芙和薛玉树的身边。

    叶元洲的眼神暗了一暗,旋即若无其事的笑着去付了帐。

    众人一共挑了十几本书,一共付了三十多两银子,价格果然不菲。叶元洲显然是有备而来。身上带足了银两。

    付完帐之后,自有小厮将书本都搬到了马车上放好。

    天色还早,下一站当然是要去茶楼。

    “附近有一家十分有名气的茶楼。茶点做的好,茶也烹的特别香醇。”叶元洲笑道“只是要走上几步。如果你们嫌走的久太累,我们就坐马车过去”

    “不用了,我们还是走过去吧顺便还能逛逛胭脂铺子或是布铺。”然后,羞答答的看了薛玉树一眼“表哥。你不是想买礼物送我么”

    薛玉树“”

    叶元洲“”

    还是叶清兰反应最快,立刻抿唇笑道“正好我也想随意的逛逛。我们一起走过去好了。”边说边拉着叶清芙往外走。

    薛玉树僵硬的表情总算松懈了一些,哀怨的看了叶元洲一眼。早知道这样,今天真不该带着叶清芙一起出来。

    叶元洲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不带上二妹,父亲那边只怕说不过去。”又安慰的拍了拍薛玉树的肩膀“去逛逛也好,买两份礼物,二妹既然收了,三妹自然也会收下了。”

    薛玉树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硬着头皮和叶元洲跟了上去。

    叶清芙和叶清兰走在前面,低声的说着悄悄话“三妹,刚才我说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表哥的表情那么奇怪”

    叶清兰忍住笑,一本正经的忽悠“他是太过惊喜了,一时没反应过来罢了。其实,他心里一定高兴的很。不信的话,你待会儿试试就知道了。”

    “怎么试”叶清芙虚心求教。

    叶清兰弯了弯唇角,低声说道“简单的很,你看中了什么东西,就让表哥替你买下。他若是乐意,自然说明他一心喜欢你。”

    四更啊看的是不是很爽我码字码的泪流满面,求各种票票爱抚

    顺便chayechaye推荐朋友15端木景晨的一本新书春闺记事,顾瑾之出生于中医世家,嫁入豪门,风光无限又疲惫不堪地走完了她的一生。等她发现自己没有死,而是变成了古代贵族仕女时,厌烦就浮上心头。再等她再看到和自己前世丈夫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时,她撇撇嘴。人生这潭平静的湖水,这才起了点滴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