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惩罚 一
    “其实也没什么。你看我们两个,性格都比较固执,经常会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也常有争执。我要的承诺就是,以后再有意见不合发生争执的时候,你得让着我一回。”叶清兰笑眯眯的说出了要求。

    这番话听着很平常,可顾熙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深深的看了叶清兰一眼“你要的承诺就是这个”

    叶清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点了点头。她有种预感,将来为了顾惜玉和沈长安的事情,两人肯定会有意见分歧的时候。先预备一下,有备无患嘛

    顾熙年再敏锐精明,也不可能猜到叶清兰的心思,略一犹豫,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叶清兰暗暗松口气,甜甜的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现在答应了,以后可不准说话不算数。”

    看着她狡黠又甜蜜的笑容,顾熙年强行压抑的火苗又蹭蹭的冒了出来。叶清兰这次可警觉多了,在他眸色变暗之前,迅速的说道“天色不早了,顾表哥也该回去歇着了,我就不送你了。”说着,便脚底抹油闪到了门边。

    顾熙年看着她麻溜的动作,唇角微微勾起。

    这个小丫头倒是鲜嫩可口,只可惜还是太小了再忍上一两年,等把人娶回来,再慢慢“禽兽”好了

    顾惜玉已经洗完了澡,坐在床边怔怔的发呆。

    叶清兰进了屋子,见了顾惜玉的一刹那,忽然有些微妙的尴尬。犹豫不已的想着。是不是该把她和顾熙年之间的事情稍微透露一些给顾惜玉知道不然,总这么瞒着顾惜玉好像有些不仗义。

    更重要的是。顾惜玉是最亲近她和顾熙年的人,她和顾熙年之间的来往根本瞒不过顾惜玉。今天晚上的事情便是证明。顾惜玉就算再单纯。也该看出不对劲了吧

    可要是真的张口说了,会不会适得其反,徒增顾惜玉的烦恼

    到底说还是不说叶清兰难得的纠结犹豫了,脚步也不自觉的放慢了。

    顾惜玉倒还是老样子,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看了过来“你和大哥没吵架吧”自从那一次激烈的争吵过后,只要叶清兰和顾熙年在一起说话,顾惜玉就有这样的担忧。

    叶清兰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你放心好了,我和顾表哥就是说说话。没有吵架。”

    顾惜玉立刻就放心了,然后什么也没问,只小声的嘟哝道“等了好久,我都困了。你也快些去洗一洗,早些睡吧”

    叶清兰再一次哑然,好吧,她果然还是高估顾惜玉了。事实上,顾惜玉根本什么也没多想,反而是她想的太多庸人自扰了。

    隔日清晨。顾弘顾熙年父子早早就去上朝了。郑夫人领着顾惜玉和叶清兰去顺宜堂给孙氏请安。孙氏对叶清兰这个客人既不热情也谈不上厌恶,就是冷冷淡淡的。

    叶清兰也很识趣,并不凑过去套近乎,只和顾惜玉站在一旁小声说话。

    郑夫人正和孙氏商量起顾永年的婚事“听雨轩正在粉刷收拾。一应家具物什也初步拟好了单子,下午拿过来给婆婆过目。”

    孙氏嗯了一声,笑着说道“博儿也送了信回来。说是得等到八月底才有空回来。”说着,又叹了口气“他总不肯续弦。连个管教永年的人也没有。就连亲事也得你帮着操持。这次他回来,我可得好好说说他。让他正经的娶个填房。”

    郑夫人笑了笑,却并不吭声。孙氏的脾气她可是一清二楚,最是护短。她怎么数落儿子无所谓,可要是别人多嘴附和了,她非生气不可。

    顾博常年在任上,虽然没有正经的填房太太,可小妾却是一个接着一个,身边从没缺过解语花。也难怪不急着娶填房了。

    孙氏话锋一转,又说道“盛年一家子也有两年没回来了吧这次趁着永年成亲,让他们也都赶回来热闹热闹。”

    提起顾盛年,郑夫人的笑容淡了些,口中却恭敬的应了一声。

    叶清兰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定国公府庶长孙也有些好奇,忍不住竖长了耳朵。顾盛年是长房长子,又早早的成亲有了一子两女。不过,顾盛年才能平庸,通过恩荫一途谋了个六品的官职,两年前举家去赴任了。因为路途遥远,这两年都没回过府里。

    不过,很显然郑夫人对这位庶长子没什么感情,提起顾盛年的时候,语气十分冷淡。

    商议完了这些琐事之后,郑夫人本想提起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再一想到顾熙年说过的话,便又将这个冲动按捺了下来。

    这种事情,在孙氏面前说了也是白搭。还是让顾熙年去处理好了

    从顺宜堂出来之后,叶清兰低声问顾惜玉“惜玉表姐,我和你认识这么久,还从没听你提起过顾大表哥呢”

    顾盛年排行居长,不过却是庶出。顾熙年和顾惜玉才是同胞的亲兄妹。顾熙年虽然排行第四,可顾惜玉却喊大哥,根本就没提起过顾盛年。显然没什么感情。

    果然,就听顾惜玉淡漠的应道“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所以没想起要提他。”语气异常的冷淡。

    叶清兰按捺不住好奇,低低的追问了一句“你不喜欢他吗”

    顾惜玉诚实的点点头“因为他,母亲和父亲还吵过架。不过,这都是我幼时的事情了,我也记得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事情一点也不难猜。郑夫人是顾弘的正妻,按着勋贵世家的惯例,在正妻生下嫡长子之前,通房小妾之流是没资格生孩子的。就算是侍寝也得喝避子汤,要是怀了孩子,得喝汤药打掉。可顾盛年却比顾熙年还大了两岁,他的存在简直就是郑夫人的耻辱。郑夫人没趁着他年纪小的时候来一出“意外”,让他平安长大娶妻生子,已经算是很宽容大度了。

    要是换成了薛氏,顾盛年这样的庶长子下场可想而知。

    说起来,郑夫人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贵族女子。脾气温柔,性情和善,出手又大方。要是有这样一个婆婆,应该也不难相处吧呃,现在想这些太早了,赶快打住

    叶清兰忙将发散的思绪都收拢回来,定定神笑道“等他们一家子都回来,可就有的热闹了。”

    顾盛年别的本事没有,孩子倒是一个接着一个。成亲七年有三个孩子,最大的一个六岁,最小的也有三岁了。

    顾惜玉对这样的热闹显然不感兴趣,小声说道“我不喜欢小孩子,吵吵闹闹的很烦人。”

    那是因为她不喜欢顾盛年夫妇,所以对他们的孩子也没好感。叶清兰见顾惜玉不愿多说,便随意的扯开了话题。

    昨天的画还没画完,所以到了下午的时候,叶清兰又陪着顾惜玉去了池塘边。好在这个下午没人来打扰,顾惜玉很顺利的把画作完成了。

    这是顾惜玉所有画作中最特别的一幅。对顾惜玉来说,这幅画作的意义,远远胜过了本身。

    画完了之后,顾惜玉久久的凝视着画作上的池塘,许久才微微笑了起来。那笑容干净澄澈,如雨后的天空一般明朗。

    叶清兰悄然握住顾惜玉的手,两个少女对视而笑。

    对顾永年来说,今天也是十分愉快的一天。上午装模作样的读了会儿书,到了中午的时候便偷偷溜了出去。和一帮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到京城最出名最气派的酒楼去吃饭,喝的醺然之后,又聚在一起斗蛐蛐儿,狠狠的赢了一把。到了晚上,去画舫上喝点花酒,这日子过的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爽

    谢鹏也是这群狐朋狗友中的一个,他和顾永年本就交好,今天又刻意的处处让着顾永年,就愈发热乎了。从画舫下来之后,两人搂着肩膀晃晃悠悠的向前走,显然就是一对京城纨绔公子哥儿。眼睛稍微亮堂一点的,都不肯招惹这样的人。老远的就让开了。

    谢鹏冲身后的小厮使个眼色,那个小厮立刻笑着凑了过来,殷勤的将手中的两个笼子送了过来。

    顾永年立刻眉开眼笑的接了过来,看看左手笼子里的黄莺,再逗逗右手笼子里的画眉,别提多舒坦了。

    谢鹏谄媚的笑道“顾兄,我说到做到,这黄莺和画眉可都送给你了。”

    顾永年咧嘴笑道“好兄弟,够意思。”

    谢鹏又陪笑道“就怕你不会养这两只鸟,不如明天我去府上找你,教教你怎么养鸟如何”

    话说的倒是好听,其实根本是想借机去见顾惜玉才是真的吧

    顾永年也不傻,只是懒得揭穿他而已,胡乱点点头应了。顾惜玉天天都在冷月阁里待着,就算去了定国公府,想见她也不容易。

    和谢鹏告别之后,顾永年志得意满的拎着两只鸟笼回了定国公府。

    因为即将成亲的缘故,顾永年不便再住在顺宜堂,便住在了听雨轩。可一进听雨轩,顾永年就傻眼了。

    大家猜猜,顾熙年会怎么对付顾永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