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演技
    薛氏心里万般不情愿,无奈刚才已经一口应过了,现在想找理由推脱都没脸改口。再说了,郑氏就坐在一旁看着呢,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而且,她也不怎么乐见叶清兰成天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晃悠

    薛氏迅速的做出了决定,笑着说道“原来是这点小事,那就让兰姐儿去叨扰些日子好了。”

    叶清宁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笑眯眯的道了谢,然后得意的冲叶清兰眨眨眼。

    叶清兰抿唇一笑,心情十分愉快。

    薛氏却成心要给叶清兰添堵,当着众人的面淡淡的吩咐道“兰姐儿,你到了郑国公府之后行事说话要有分寸,不要给你六堂姐招惹麻烦。听到了吗”

    这话暗示的,就好像她经常招惹麻烦似的。

    叶清兰只当没听出薛氏的言外之意,恭恭敬敬的应了,看着十分温驯乖巧。倒显得薛氏这个嫡母心胸狭窄气量不够了。

    在场的女眷眼睛都亮堂的很,各自瞄了薛氏一眼。虽然什么也没说,可眼光中似有似无的嘲弄也够薛氏懊恼的了。只图着一时口快,却落了下乘,让人看了笑话

    好在这个插曲很快就过去了,众人的话题又开始围绕着麒哥儿麟哥儿打转。薛氏松了口气之余,又将这笔账记到了叶清兰的头上。

    叶清兰根本就没留意薛氏的反应。事实上,就算留意到了也不在乎。她和薛氏能维持面子上的客套已经算不错了。她表现的再好,薛氏也不会喜欢她。同理。不管薛氏做什么,也改变不了她对薛氏的恶感。能维持相安无事。就已经是最好了。

    等一众宾客散了之后,叶清兰随着薛氏回了荷风院。

    薛氏沉着脸。斥退了下人,然后直直的盯着叶清兰。虽然什么也没说,可那阴沉沉的目光却让人心里发毛。

    叶清兰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今天又免不了要有一场口舌之争,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薛氏摆出这么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为了叶清宁今天邀请她去郑国公府做客,还是因为

    “我问你,芙儿那天下午为什么会在玉树的屋子里”薛氏冷不防的问出了口,锐利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叶清兰的脸。连一丝一毫的变化也不放过。

    这么突如其来的问话,若是心虚的,不免要露出些痕迹。可叶清兰却早有防备,一脸惊讶无措的表情“这事母亲该问二姐才对吧女儿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薛氏冷笑一声,眼神十分阴沉“你倒是推的一干二净。芙儿什么性子我清楚的很,就凭着她,根本想不出这样的主意来,就算想到了,也没那么大的胆子。肯定是有人在背地里唆使她。所以她才会做出那等不知羞耻的事情来。你敢说,你和此事半点关系都没有吗”

    叶清兰一脸委屈的应道“母亲这么说,女儿真是冤枉。此事从头至尾女儿都不知情。只是后来随着一起去表哥的屋子里,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母亲不信。大可以叫二姐来对质。”

    她说的斩钉截铁,薛氏却冷笑连连“你倒是使得好手段。芙儿一口咬住了是自己的主意,根本不肯把你供出来。”也不知道叶清兰到底给叶清芙灌了什么迷汤。无论怎么逼问也不肯承认是叶清兰的主意。

    “连二姐都这么说了,母亲又为什么以为此事一定和我有关”叶清兰表现的委屈又无奈。眼眶都隐隐红了“我知道母亲一直不喜欢我,可是。我对母亲却是一片敬爱之心,从未违背过母亲的心意。母亲无凭无据的给我定罪,我实在冤枉。”

    那副委屈的样子,让人看了动容不已。就连薛氏也忍不住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难道,这事真的和叶清兰没关系

    叶清兰又哽咽着说道“说句厚颜不知耻的话,我一直以为表哥喜欢的是我,今后说不定会登门来提亲。没想到二姐竟和表哥情投意合我心里虽然难受,也还是得笑着恭喜二姐。二姐如愿以偿,看我自然比平日顺眼了一些。没想到竟惹来母亲的怀疑”说着,用袖子掩住了脸,然后小声的啜泣起来。

    这番高明的演技,终于把薛氏也弄的有些迷糊了,不怎么确定的问道“芙儿和你亲近,真的是因为心情高兴的缘故”

    当然不止于此。更重要的是,她帮着叶清芙完成了心愿,叶清芙现在看她当然越来越顺眼了。

    叶清兰心里暗笑,口中却继续抽泣“母亲若是不信,就叫二姐来问问好了。总之,我问心无愧。”

    薛氏哑然。生平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或许,这次她是真的想多了。这件事是叶清芙一时冲动,真的和叶清兰无关。可即使如此,她也绝不可能说出道歉之类的话来

    听着叶清兰低低的啜泣声,薛氏心里说不出的烦躁,随意的挥了挥手“好了,我不过是随意问几句罢了。有什么可哭的,回屋去吧”

    叶清兰红着眼眶走出屋子的时候,守在外面的瑞雪和若梅都被吓了一跳,急急的迎了上来,俱是一脸焦急。可薛氏就在屋子里,她们两个谁也不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只能用焦灼的眼神看着叶清兰。

    叶清兰没说话,直直的向前走。

    瑞雪和若梅心里都是一沉,忙跟了上去。刚一回到屋子里,桂圆也笑着迎了过来,待看到叶清兰红红的眼睛时,桂圆脸色一变,紧张的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太太又骂你了”

    叶清兰慢条斯理的用帕子擦了擦脸,然后在众丫鬟担忧的眼神中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丫鬟们都懵了。面面相视,然后一起看向叶清兰,不约而同的说道“小姐,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叶清兰心情颇佳,悠闲自得的说道“母亲刚才问了我一件事,我不想说实话,所以就装模作样的掉了几滴眼泪。然后就成功蒙混过关了”事实证明,她的演技果然出神入化,连薛氏也被她唬了过去。当年没去演艺界混实在是太可惜了

    三个丫鬟齐齐松了口气。

    桂圆嘟哝道“刚才奴婢可真是被吓到了。”

    “我和若梅才真的被吓了一跳。”瑞雪哭笑不得的接道“刚才守在门外,小姐一出来就是这副哭过的样子,我们又不敢多问。一路上都提心吊胆的,唯恐小姐受了委屈。”

    若梅向来沉默少言,今天也难得的叹了一句“下次小姐可别再这么吓我们了。”不过,小姐有这等演技,足以自保了。

    叶清兰只觉得一阵窝心的温暖,笑着保证“好好好,我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下次再有类似的情况,我会提前告诉你们,免得你们担心。”

    瑞雪和桂圆忙碌着去张罗热水的时候,叶清兰又低声叮嘱若梅一句“今天的事情你就别告诉顾表哥了。”免得顾熙年知道了心里不痛快。

    若梅唯唯诺诺的应了,心里却想。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告诉公子爷得让公子爷知道小姐现在的处境,早日想出法子来解救小姐才行

    叶清兰在瑞雪的伺候下,脱了衣服踏进热气腾腾的木桶里。热水中还飘着许多的花瓣,在热气蒸腾中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将全身都泡进热水中之后,叶清兰满足的轻叹口气,然后微闭上眼睛。

    瑞雪为她轻轻揉搓长发,桂圆则用木勺子舀起热水,慢慢的浇在叶清兰的肩膀和胳膊上。热水滑过修长的脖子,滑过白皙圆润的肩膀,然后滑入雪白柔软的少女胸脯

    虽然同为女子,桂圆也被眼前这幅旖旎的美人出浴图迷住了,小声叹了句“小姐真美”

    叶清兰轻笑一声,睁开了眼,眼中满是笑意“桂圆也很美。”

    桂圆臊红了脸,讷讷的说道“小姐别取笑奴婢了。奴婢长的什么样子,天天照镜子都能看见。”全身上下也没一处能和美这个字沾上边的。

    “一个人相貌生的再美,若是心肠不好,那也不算美。”朦胧的热气中,叶清兰的眼眸异常的明亮,就像闪烁的繁星般美丽“只有心地好,才是真正的美。在我的眼里,桂圆就是不折不扣的美人。”

    桂圆又是欢喜又是羞涩,真挚的说道“小姐长的美,心地又好,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了。”

    叶清兰抿唇轻笑,不知怎么的,忽然又想起了沈秋瑜。

    在她所见过的女子中,沈秋瑜的才情美貌都是顶尖的,还有那份我见犹怜的风情,更是举世无双。顾熙年前世会爱上这样的女子,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顾熙年恨她恨的如此彻底决绝,正说明了他以前曾是多么的爱她。

    自己真的能取代沈秋瑜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吗

    叶清兰怔怔了片刻,才暗笑自己矫情。这种无聊的问题还是少想为妙,免得自己心里不痛快和前女友比较什么的,简直是世上最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