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交锋 二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顾熙年和孟子骏看彼此都不顺眼。面上虽然都客客气气的,心里却都暗暗打定主意将对方灌醉顺便让对方出丑。

    郑君彦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开始行酒令。原本担心孟子骏会挡不住,没想到孟子骏竟然也是行酒令的高手。和顾熙年胜负在四六之间。

    顾熙年心里颇有些意外。他擅长酒令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前世在朝堂中混迹八年之久,基本上每天都有应酬。时间久了,酒量自然练出来了,对各种酒令更是深谙于心。可这个孟子骏,小小年纪,竟也精通行酒令,真是令人意想不到。他之前倒是有点轻敌了

    他这么想,殊不知孟子骏心里更是懊恼。男人都是逞强好胜的动物,这话半点都不假。之前看沈长安输了酒令喝酒也就罢了,可轮到自己身上,这滋味就不怎么好受了。虽然胜负相差不大,也足够他懊恼的了。

    不过,就算行酒令稍逊一筹,今天也绝不让顾熙年好过。他记得很清楚,顾熙年之前已经喝了不下半斤酒。而他却没怎么喝,总不至于酒量也输给顾熙年吧

    酒喝完了一壶又是一壶,郑君彦终于按捺不住了,笑着劝道“顾表哥,孟表弟,你们两个今天喝的太多了,再喝下去,可就伤身体了。不如今天就到此为止如何”

    两人正在较劲,哪里能听得进去。

    “不用担心。”顾熙年淡淡的笑道“我就算再喝两壶也没问题。不过,若是孟表弟吃不消了。那就改日再喝好了。”

    请将不如激将更何况,孟子骏本也没打算就此停住。不甘示弱的笑道“我也完全没问题。”

    顾熙年欣然笑道“孟表弟虽然年轻,可这份豪气真是令人欣赏。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我们不醉无归。”

    被彻底忽略无视的郑君彦,无奈的笑了笑。心里开始暗暗琢磨着,是不是现在就该吩咐厨房去煮些醒酒汤

    沈长安本就有了酒意,现在见两人喝的这么热闹,也跟着激动起来,咧嘴笑道“我也陪你们两个一起喝。”也不管谁输谁赢,只要有人端杯就跟着一起端杯。这样的结果就是,很快在酒桌上就找不到沈长安的身影了

    郑君彦看他再不顺眼,也不好眼睁睁的看着他往桌底钻。拽了他几次无果,只得无奈的命小厮扶了沈长安先去客房休息。

    至于顾熙年和孟子骏一个悠然自得的浅笑,一个胸有成竹的挑眉,看来,不拼个高低是绝不会罢休了。

    郑君彦一开始还有劝说的念头,后来一看两人这架势,索性什么也不说了。又低声吩咐丫鬟去收拾客房。

    事实证明,郑君彦这个举动非常明智。

    半个时辰的较量之后,几乎从没醉过的顾熙年。终于酒意上涌。不过,从面上来看,只是俊脸微红而已,就连眼神看起来都很冷静。

    孟子骏头脑昏昏沉沉的。可见顾熙年这副样子,心里也发了狠劲。无论如何也要死撑到底。

    也不知到底喝了多少喝了多久,最后。两人几乎同时趴到了桌子上。

    郑君彦长长的松了口气,扬声喊道“来人。把他们两个扶到客房里休息。”准备好的客房总算派上用场了

    一直在偏厅里等着的三人,也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叶清宁不耐的发起了牢骚“这都过去一个时辰了。他们怎么还没吃完。”要来兴师问罪也快点好吧一直在这儿等着,心里不上不下的,真是太折磨人了。

    “我猜,他们肯定是都喝多了。”叶清兰很肯定的说道。以顾熙年的性子,今天不把沈长安灌醉了出口恶气才是怪事。

    顾惜玉担忧的说道“大哥该不会喝醉了吧”

    叶清兰随意的耸耸肩“你放心好了,谁喝醉他也不会醉。你还是担心担心沈长安吧”认识顾熙年这么久了,只见他整别人,还从没见过他在酒桌上吃过亏。所以,叶清兰一点都不替他担心。

    只可惜,这一次叶清兰却料错了。

    郑君彦一脸苦笑的走了进来,还没等三人问出口,便抢先说道“别猜了,他们三个今天都喝醉了”

    什么叶清兰一怔“顾表哥也喝醉了么”不是吧顾熙年竟然也喝醉了

    郑君彦点点头,叹道“我怎么劝他们都不听,孟表弟也醉的厉害。三个人都被扶到客房休息去了。到晚上能醒酒就算不错了。”

    顾惜玉不假思索的站起身来“我要去看看大哥。”

    郑君彦看着顾惜玉,眼神一点点的温柔起来,声音也比平时更温和“你别担心,我已经派了人去伺候表哥了。他喝醉了,正躺在床上休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顾惜玉却异常坚持“不行,我要亲眼看过才能放心。”

    叶清兰忽的笑道“惜玉表姐,我也陪你一起去吧”顾惜玉嗯了一声。

    郑君彦一怔,下意识的觉得有些不妥。可到底是哪里不妥,一时也说不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相携去了。

    叶清宁见他一直盯着顾惜玉的身影,心里酸溜溜的“你要是不放心,就陪着一起去看看好了。”

    郑君彦却没留意叶清宁话语中的酸意,喃喃自语道“奇怪,真的奇怪。”

    叶清宁没什么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有什么好奇怪的。表哥醉酒,惜玉表妹放心不下,去看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那十妹跟着去做什么”郑君彦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兄妹之间无需顾忌,可她和表哥却该避嫌吧就算表哥喝醉了,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也不宜去探望吧”

    叶清宁被噎了一下,急中生智,随意的扯了个理由“她是担心惜玉表妹才会跟着一起去。惜玉表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没人跟在身边怎么行。”

    郑君彦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以后还是要提醒十妹一声。女孩子的言行举止总该谨慎小心,免得惹来闲话。”

    叶清宁敷衍的应了。心里却在暗暗想着,等再过个一两年,你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过,现在还是继续保密吧顾熙年和叶清兰之间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郑君彦今天显然有许多感触,可有些话却绝不能当着叶清宁的面说出口,也只能怅然的叹口气,将所有的思绪都压进心底了。

    叶清宁整整憋了大半天,却有些忍不住了,皮笑肉不笑的来了一句“好好的,你叹什么气。是因为惜玉表妹和沈长安的事情吗”

    郑君彦没吭声。

    “今天你也亲眼看见了。惜玉表妹确实对沈长安有好感,不然,也不会刻意的支开身边的丫鬟,更不可能和他去池塘边说话。”叶清宁语气平平,可那一丝酸意却隐隐的流露出来“你心里再不服气,也得接受这个事实。”

    郑君彦抿紧了唇角,不怎么情愿的承认“我确实有些不服气。惜玉表妹喜欢什么样的人不好,为什么偏偏看中那个粗鄙的武夫”如果顾惜玉喜欢的人比他优秀,他也就认了。可这个沈长安,从头到脚都让人看着不顺眼。她到底看中他哪一点了

    叶清宁淡淡的说道“武夫又怎么了,谁说武夫就粗鄙了。我倒是觉得沈长安挺好的,性情耿直,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全心全意的喜欢惜玉表妹。要是换了我,我也会喜欢这样的男子。”

    最后一句话,摆明了是给郑君彦添堵了。

    郑君彦脾气再好,也禁不住这样的言语刺激,脸孔都涨红了“叶清宁,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成亲几个月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她的全名

    叶清宁心里又气又恼,冷笑一声“亏你好意思问我,我倒想问问你,你又是什么意思惜玉表妹喜欢谁和谁在一起,是她的事情。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你又凭什么看沈长安不顺眼难道,你还惦记着她不成”

    郑君彦的脸又红又白,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架势“你胡说什么”

    叶清宁从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成亲之后一直努力的按捺着性子,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到了气头上,就什么也顾不上了,尖酸刻薄的话一串串的往外冒“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清楚的很只可惜,你就算再惦记也没用了,你已经娶了我,这辈子都没机会娶惜玉表妹。再说了,就算你想娶,也得人家乐意嫁给你才行”

    一句句刻薄的话,就像一把把刀子戳进郑君彦的心口。

    郑君彦面色变了又变,终于挤出了一句“你爱怎么想都随你好了。”扔下这句话,便拂袖而去。

    叶清宁占了上风,却毫无胜利的喜悦,心里像堵着什么似的,难受极了。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却迟迟没有掉落,被她倔强的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