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反对
    叶清兰松口气之余,又不由得有一丝丝羞愧。

    虽然她也不止一次的忽悠过顾惜玉。可对着这么一个天真纯净的女孩子撒谎,真的是件高难度的事情。更不用说,顾惜玉是出于自己的立场和想法在“保护”她了

    叶清兰出了亭子,很自然的改了方向,走到了叶清宁的身边。

    叶清宁坐在树下抚琴,离凉亭大约有十米。顾熙年则在凉亭的另一边,这么一相隔,反而更远了。

    见叶清兰过来,叶清宁手中的动作并未停,只是压低了声音取笑“你不去找顾表哥,怎么到我这儿来了。”

    “你别取笑我了。”叶清兰苦笑一声“惜玉表姐态度很坚决,我不想让她生气。”

    叶清宁给她支招“这还不简单,你直接和她表明心意不就行了。”顾惜玉现在态度坚决,是因为叶清兰没有明说。如果叶清兰告诉顾惜玉她和顾熙年是真的互生情愫情投意合,顾惜玉绝不可能从中阻拦

    这个法子确实简单有效,不过,她还想多看看顾熙年吃瘪的样子,哪里舍得这么早就揭破这一层。

    叶清兰立刻左顾言他“六姐,我也来弹一曲如何”

    叶清宁笑着应了,起身让了开来。叶清兰笑盈盈的坐了下来,双手轻按琴弦,轻轻拨弄,叮叮咚咚的琴声便响了起来。

    比起叶清宁高超纯熟的琴艺,叶清兰的琴艺只能算是平平。不过,弹奏一些简单的琴曲是没问题的。她手指轻快的拨动。琴音立刻从舒缓转变为活泼欢快,让人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

    叶清宁眼尖的瞄到一个身影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正要扬声招呼,对方却冲她迅速的摇了摇头。叶清宁抿唇一笑。果然没再吭声。待那个身影靠近之后,索性轻手轻脚的走了开去。

    一直低头专注弹琴的叶清兰,浑然不知身后已经换了个人。

    身着月白锦袍的青年男子静静的站在她身后。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她乌黑柔顺的长发,小巧白皙的耳朵,还有修长优美的脖子。

    他从来没有这样安静的仔细的看过她。

    每一次见面,他们不是在争吵,就是在互相较劲,大多时候又得保持距离假装疏远。像此刻这般安详静谧的。真是绝无仅有。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心情竟前所未有的愉悦和平静。

    叶清兰弹的久了,手指有些疲软无力,一不小心弹错了音。不由得自嘲的笑道“我今天在六姐面前班门弄斧了。”边说边笑着抬起头,在迎上那双意料之外的黑眸时,不由得一愣。

    他什么时候走过来了

    那双向来深不可测的眼眸,此时却蕴满了温柔的笑意,简直让人快要溺毙其中无力挣脱“谁说你是班门弄斧了,我听着很好。”明明是揶揄的语气。可又有种异常的亲昵。少了往日针锋相对的冷冽,却多了温柔宠溺。

    太无耻了竟然对她使用美男计

    叶清兰对他这种行为表示十分唾弃,可却又无法否认自己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说到底,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再坚强再独立的女人。也拒绝不了这样的温柔。

    顾熙年见她没吭声,笑容又深了一些“你累了,不如换我弹一首给你听如何”

    叶清兰心里一动。笑着应道“早就听闻顾表哥琴艺无双,今天倒要好好领教一番。”顾熙年琴艺高妙。可自从沈秋瑜背叛他嫁给太子的那一天起,他就再也没碰过琴了。真没想到。他今天竟然有这样的兴致。

    顾熙年其实对自己的脱口而出也有些讶然。不过,话既然已经说出口了,他就绝不会再收回来。当年曾在心中暗暗立下誓言,血海深仇一日没报就再也不碰琴之类的,当然也就抛到了脑后。

    叶清兰起身,顾熙年优雅自若的坐到了古琴前。随意的拨弄了几下琴弦试音,那种久违的熟悉感又涌上了心头。他很自然的弹出了曾经最喜欢的琴曲。

    高手一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悠扬美妙的琴声如同淙淙的溪水流过山涧,又似欢快的黄鹂在枝头唱响,更似娇羞的少女在情人耳边倾诉爱意。令听者如痴如醉。

    丫鬟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不自觉的渐渐靠近。在亭中作画的顾惜玉也停了笔,怔怔的听着这首琴曲。

    站在她身边的叶清宁,听的十分陶醉,忍不住叹道“好多年没听表哥弹琴了,果然远胜于我。”真正的操琴高手,不仅能流利的弹奏出琴曲,而且能让听的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从这一点来说,顾熙年是当之无愧的高手。

    顾惜玉也轻叹口气“大哥已经很久很久没弹过琴了。自从那个沈秋瑜出嫁之后,大哥就再也没碰过琴。”

    当年在海棠树下琴音相合的恋人,已经成了太子侧妃。而顾熙年,却依旧孑然一人。顾惜玉每每想及此,心情总是十分阴郁。所以,顾熙年玩笑似的说要娶叶清兰,她根本不相信,也不曾放在心上。

    可这一刻,她忽然不敢确定了

    树下弹琴的青年男子,眉宇柔和,唇角扬起,眼神含笑。那种由内而外焕发出来的光彩,耀目的让人无法忽视。那种光彩,顾惜玉曾在沈长安的眼中见过。她知道那是一个男子对着喜欢的女子才会有的神情。

    大哥也是真的喜欢兰表妹吗

    顾惜玉怔怔的看着容光焕发的兄长,再看看微笑着站在一旁的叶清兰,开始认真的思索起来。

    “惜玉表妹,”叶清宁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你还没看出来么表哥和十妹是真的彼此喜欢。他们两个若能在一起,一定是最相配的一对”

    “可是,大哥要是还没忘了沈秋瑜怎么办”顾惜玉出乎意料的反驳“那对兰表妹也太不公平了。”

    叶清宁笑道“这怎么会表哥要是没忘了沈秋瑜,也不会接受兰表妹了。”

    “这可说不准。”顾惜玉依然坚持“反正,在没确定大哥是不是真的喜欢兰表妹之前,我不同意兰表妹和他来往。不然,到最后吃亏的总是兰表妹。”大哥的幸福当然重要,可兰表妹的幸福也同样重要。

    叶清宁生平第一次领教到顾惜玉的固执,劝了好久也毫无效果,无奈的败下阵来“好吧,你既然这么坚持,我也没法子了。”她倒是有心想帮顾熙年一把,只可惜有心无力。

    顾惜玉不说话了,却站起身来,拎着裙摆小跑了过去。

    顾熙年的眼角余光早已瞄到了顾惜玉的举动,再一看顾惜玉不怎么愉快的俏脸,低声叹道“玉儿来了。”他和叶清兰难得相处的美好时光,看来要很快结束了。

    叶清兰正沉浸在美妙的琴音里,闻言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不无揶揄的取笑道“以后沈长安再来找惜玉表姐的时候,你不妨多想想你此刻的心情。或许就不会这么激烈的反对了。”

    顾熙年难得的没有出言反驳。最主要的原因是顾惜玉已经到了眼前,想说什么也来不及了

    顾惜玉先是冲顾熙年笑了笑“大哥,好久没听你弹琴了,弹的真好听。”

    顾熙年笑了笑,正要说什么,就见顾惜玉已经笑眯眯的拉起叶清兰的手“兰表妹,我已经画了草图,你快些替我去看看还有哪里需要修改的。”

    叶清兰笑着应了,随着顾惜玉回了凉亭里。

    顾熙年看着两个少女的身影,忍不住摇头苦笑。心里更是暗暗叹息不已。他本以为和叶清兰之间最大的阻力会是来自长辈,而顾惜玉一定会乐见其成。真没想到,顾惜玉竟然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

    叶清兰刚才说的那句话又浮上了心头。他坚决反对顾惜玉和沈长安来往的时候,顾惜玉的心情也会是这样无奈难受吗

    顾熙年生平第一次开始反省了

    当然,这绝对不是说他会就此改变自己对沈长安的态度和看法。他依然坚定的认为,沈长安那样的粗鄙武夫根本配不上娇弱又善良的妹妹。

    正想着,就见一个丫鬟匆匆的跑来禀报“少奶奶,忠勇侯府的沈公子来了,递了名帖,正在门房那边等着。”

    顾熙年的笑容顿时没了。相反,顾惜玉却抿唇笑了,眼中闪着欢喜的光芒。

    叶清宁很自然的吩咐“快去请沈公子到丹枫园,我们这就回去”

    “等等”顾熙年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

    顾惜玉心里一紧,下意识的看了叶清兰一眼。叶清兰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这是在郑国公府,顾熙年就算再不痛快,也不能阻止客人进门吧

    不知道顾惜玉有没有看懂她眼神中的暗示。不过,顾惜玉的神情倒是镇静了不少。

    顾熙年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淡淡的说道“表弟不在府里,到丹枫园只怕不合适。还是到请他到松涛院吧由我出面招呼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