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三百九十章 打算
    巧姐儿听了这话,立刻不哭了,高兴的说道“好,那我们拉钩,不去的就是小狗。”那张白嫩嫩的小脸上,还挂着几颗泪珠,让人看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就懂一哭二闹的手段了

    叶清兰哭笑不得,只得和巧姐儿拉钩。真没想到,一向圆滑伶俐的自己,今天竟然被巧姐儿收拾了一通。

    崔婉见巧姐儿不哭不闹了,顿时松口气,歉然的对叶清兰笑了笑“巧姐儿还不懂事,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现在答应也无妨,到时候不去就是了。

    叶清兰听出崔婉的言外之意,笑了笑说道“我总不能失信于孩子。到时候我就厚颜跟着一起去凑凑热闹好了。”反正那天去喝喜酒的人肯定多的很,只要她不往前凑合,崔煜总不可能抛下客人来找她吧

    崔婉见她这么说了,也不再多说什么。

    崔煜成亲,当然是崔府的头等喜事。崔婉夫妇自然是一定要回去的,郑氏也亲自去崔府贺喜。李氏静极思动,也带着叶清柔凑热闹,这么一来,薛氏也不好不跟着去,带上了叶清芙。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分着坐了两辆马车,很快就到了崔府。

    昌远伯府来了这么多人,其实大部分都是冲着崔婉的颜面。谁让崔婉肚皮争气一下生了两个儿子,如今在府里的地位扶摇直上。尤其是郑氏,现在对崔婉的态度要多亲切就有多亲切,比起以前的诸多挑剔简直判若两人。

    叶清兰今天刻意穿的十分素雅,在精心装扮的叶清柔和花枝招展的叶清芙的映衬下一点都没显得黯淡无光,反而更有种清水出芙蓉的淡雅美丽。所以说,人长的美。想低调都是种奢望啊

    叶清兰一点都不脸红的在心里唏嘘几句,然后继续保持谦逊又低调的微笑。

    正如她所料,崔府今天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只要不刻意出风头,是不会惹起太多人注意的。

    新郎官崔煜已经随着迎亲队伍吹吹打打的去了罗府,叶清兰不用担心会和崔煜碰面,半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中午的喜宴菜肴精美,众人吃饱了之后,便聚到了正厅里说话。

    一堆女眷在一起,百说不厌的话题自然是儿女亲事。尤其是家里还有儿子没定亲的。更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趁着闲聊的时候不着痕迹的打量适龄的少女。

    叶清兰虽然一直没吭声,又刻意的和叶清柔叶清芙待在一起,力求不要引入瞩目。可那张清丽秀美盈盈含笑的俏脸,却实在让人无法忽视。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叶清兰几眼。然后笑着对薛氏说道“薛夫人可真是有福气,两个女儿一个赛一个的标致。”

    殊不知。薛氏生平最恨听到的就是这句话。什么叫一个赛一个。很显然叶清芙就是被塞下去的那一个

    不过,薛氏自然不会轻易的将情绪流露出来,客气的笑着应了几句。眼前这个妇人是礼部陆尚书的夫人马氏,这样的贵妇结交还来不及,当然不能轻易开罪。

    说来也奇怪了,她和这个马氏只见过两回。连话都没说过几句。马氏怎么会纡尊降贵的主动来和她攀谈

    薛氏心里不停的闪着各种念头,脸上却堆出了笑容和马氏热情的寒暄。

    马氏一向眼高于顶,其实打从心底里瞧不上薛氏。昌远伯府的招牌倒是响亮的很,可薛氏嫁的却是不受宠的庶出老三。在名门贵妇们眼里,薛氏自然没多少分量。

    不过,薛氏虽然不怎么样,可女儿却生的极好。尤其是那个年幼一些的,容貌出众气质极佳,小小年纪却有种从容不迫的优雅,让挑剔的马氏也不由得暗暗欣赏,然后就动起了心思来

    当然,有些话是不需要明说的,只要点到即止含蓄的暗示一下就行了。只要薛氏不是太笨,自然能领会她的心意。

    马氏话锋一转,忽的提起了自己的小儿子陆逸“今年也有十六了,还是没定下亲事,我这心里可真是急的很。”

    薛氏果然听懂了她的暗示,心里悄然一动。

    这个陆逸,也是京城里出了名气的一位公子哥儿了。自小就体弱多病,一年有十个月都躺在床上。下床走动几步就气喘吁吁,长到十六岁了,几乎连自家的大门都没出过。京城所有的名医都被请到陆府去看过诊,都说他活不过二十岁。就算是门第高又是嫡出,也没人愿意将女儿嫁给这样的病秧子。

    马氏生了四个儿子,最心疼的就是这个小儿子。一心想为他寻一个漂亮又健康的媳妇,可京城里但凡有些名头的人家,都不肯结亲。马氏只得退而求其次,嫡女不肯嫁,庶女总不至于也娶不到吧

    还别说,降低了要求之后,倒是有两家松了口。反正小妾通房生的女儿不值钱,牺牲一个庶女,就能和堂堂六部之一的礼部尚书结儿女亲家,还是挺合算的事。

    不过,马氏却嫌那两个少女一个懦弱一个蠢笨,实在看不上,因此犹豫着一直没定下亲事。今天一见叶清兰,却一眼就相中了

    薛氏心念电转,很快就有了主意,笑着应道“儿女亲事不必着急,缘分到了,说不定很快就有好消息了。”

    她本意是希望将叶清兰远嫁,以后再也不会在京城出现。不过,要按着这个目标去找,实在有些为难。恐怕也过不了叶承礼那一关。现在忽然冒了这么一个陆逸出来,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嫁过去整天伺候一个药罐子,这样的生活一定会让叶清兰很“满意”。要是那个药罐子真的命不长久一命呜呼,叶清兰就成了寡妇。这年头,寡妇是不允许改嫁的,要在夫家一直守寡

    马氏听这话音,十分满意,又试探着说道“等过些日子天气凉快了,请薛夫人带着女儿到府里来赏花,薛夫人可别推辞。”

    薛氏答应的很爽快“那我可就厚颜叨扰了。”

    两人心照不宣的对了个眼神,然后俱露出会心的笑容。既然都有了这个意向,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各自回府商议此事。只要都没意见,就可以进一步商讨亲事的问题了

    薛氏和马氏言谈甚欢的样子,落入郑氏眼中。

    郑氏何等精明,略一思忖便猜出了两人谈的如此投机的原因,不由得皱了皱眉。薛氏该不是打算把叶清兰许配给陆府那个出了名的药罐子吧

    叶清兰一直垂着头装淑女,可眼角余光也在留意薛氏的一举一动。那个衣着华丽一脸倨傲的妇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薛氏和她聊的这么高兴

    算了,估计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叶清兰对薛氏的社交生活并不怎么关心,很快就将注意力又转移了开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迎亲的队伍回来了

    众人都围拢过去看热闹。叶清兰本想躲到角落里,叶清芙却硬是扯着她一起过去,边兴奋不已的低语道“快看,新娘子下轿了。”

    新郎新娘当然是今天当然不让的主角。一身大红喜服的崔煜,出乎意料的清秀好看。脸上挂着笑容,眼底却有一丝恍惚和惘然。

    新娘下轿,自有喜娘凑过去搀扶,崔煜的任务是在之前虚虚的踢一下轿帘。然后就站在一边没什么事了。

    周围一片喧闹和恭喜声,崔煜心不在焉的笑着看了众人一眼。却在最猝不及防的时候看到了一张意想不到的俏脸。

    崔煜呼吸一顿,怔怔的看着抿唇浅笑的叶清兰。

    她居然来了她果然没那么狠心,今天终于还是来了

    叶清兰见崔煜盯着自己看,心里暗道一声不妙。这个傻小子,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怎么可以这么失态。要是被人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可就真的糟了别说崔煜,就连她以后也没脸出来见人了

    好在崔煜身边有经验老道的喜娘,见崔煜在发愣,不着痕迹的扯了扯崔煜的衣襟。总算把崔煜扯的清醒了不少。

    此刻,新娘也被搀扶着下了轿子。众人的注意力都被新娘吸引了过去,一时倒也无人留意崔煜刹那间的小小失常。

    叶清兰见崔煜总算不再盯着自己,也稍稍松了口气。开始有兴致打量这位新娘了。

    她曾在英国公府见过这位罗二小姐一面。容貌清秀,气质矜贵,又多才多艺,是标准的名门贵女。此时她穿着大红嫁衣,顶着厚厚的红盖头,众人看不到她的脸。不过,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总是错不了的。

    于是乎,一连串诸如“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之类的话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

    再接下来,就该拜堂了。崔煜收拾纷乱的心情,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和身边的女子拜了堂。然后新人一起入洞房。

    众人都对这位才名在外的罗二小姐感到好奇,自然要抢着去洞房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