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四百零六章 算账 一
    林氏生的儿子被养在了莫氏名下。莫氏又大度的替林氏求了封侧妃的恩典,林氏成了侧妃之后,自然和莫氏站到了统一阵线,合力对付沈秋瑜。时时刻刻不忘给沈秋瑜上眼药。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太子听了这样的话,果然不怎么痛快,瞄了沈秋瑜一眼。

    沈秋瑜心里一紧,面上却一派事不关己的淡然笑容,心里却恨的咬牙切齿。现在她总算明白过来了,怪不得今天能这么轻易的说动林氏和莫氏一起进宫了。原来这根本就是她们两个有意为之,设了个圈套在这儿等着她呢

    要是放在平日,她绝不会犯这样浅显的错误。可这一回,她实在是方寸大乱,竟然被莫氏和林氏窥准了弱点,借此在太子面前挑唆

    莫氏见太子面色不愉,心里一阵快意。又含笑看向顾皇后“不知母后打算什么时候为表弟和叶十小姐指婚”

    顾皇后微微皱眉,旋即若无其事的笑道“指婚可不是小事,得从长计议,日后再说也不迟。”她对莫氏等人勾心斗角的把戏没什么兴趣,也无意搀和或是拉偏架。

    莫氏一听这话音,自然不好再多问。心里却在暗暗盘算着,怎么利用此事对付沈秋瑜

    出了凤仪殿,顾熙年便放慢了脚步,刻意和叶清兰维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之前在顾皇后太子等人面前故意表现的亲昵,自然是别有用意。现在离开了凤仪殿,反而要注意些分寸。免得被人看到他和叶清兰太过亲近。

    其实,过了今天过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再也遮掩不住了。正因为如此,反而更要避嫌。免得惹来闲言碎语。他一个大男人倒是无所谓。可没出阁的少女闺誉却不能不在意

    叶清兰显然猜到了顾熙年的用意,回眸浅浅一笑。四目交汇中,情意脉脉流淌,彼此心意相通。

    经过此事之后,两人的感情无形中又进了一大步。

    一路安静的走到了宫门外。

    岳女官很识趣的退开两步,方便两人道别。不过,岳女官想象中缠绵悱恻柔情蜜意依依不舍的道别场面并未出现。

    就见顾熙年淡淡的说道“兰表妹,多多保重。”

    叶清兰浅浅一笑“顾表哥也多保重。”然后,叶清兰便转身上了马车。顾熙年只安静的站在原地。

    岳女官对顾熙年福了一福。也上了马车。

    随着一声清脆的鞭响,马车缓缓的启动。叶清兰忍住掀起车帘回头看的冲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要如何应付回府之后会遇到的责难。

    一路无话。岳女官不愧是顾皇后身边的亲信女官,自制力一流。哪怕心中好奇,也绝不轻易问出口。过了一个时辰之后,马车渐渐放慢了速度。昌远伯府近在眼前。

    岳女官含笑打破沉默“叶十小姐,昌远伯府就快到了。”

    叶清兰彬彬有礼的笑着道谢“多谢岳女官一路送我回来。”

    “这是奴婢分内之事。”几句客套话之后,马车停了下来。岳女官陪着叶清兰下了马车,门房的小厮早已飞奔着去畅和堂禀报。

    蒋氏得了消息之后。立刻亲自迎了出来。这样的殷勤,自然是因为岳女官。叶清兰时常出府做客,哪一次回来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岳女官客客气气的和蒋氏寒暄了一番,终于告辞走了。

    蒋氏亲自送了一程。待送走了岳女官之后,终于有闲情“拷问”叶清兰了“兰姐儿,皇后娘娘亲自召你入宫。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叶清兰恭敬的应道“皇后娘娘只问了我的姓名年龄,其他的并未多问。”

    这样明显的敷衍之词。自然应付不了精明的蒋氏。

    蒋氏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皇后娘娘执掌六宫忙碌的很,既然特地召见你。总不可能什么原因也没有吧”她倒是不相信了,叶清兰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情

    叶清兰一脸的无辜“我心里也觉得奇怪呢,不过,我也没胆子问皇后娘娘。到现在还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索性都推到了顾皇后的头上,反正蒋氏也没机会和顾皇后对质。她想怎么扯都行。

    这也是叶清兰想了一路才想好的对策。

    有些事情,遮遮掩掩远比坦然相告来的效果好。以蒋氏等人的精明,自然能猜出顾皇后的用意。她承不承认其实都没什么影响。既然如此,倒不如揣着明白装糊涂。

    蒋氏定定的看着叶清兰,眼神中充满了审视的意味。

    叶清兰面不改色的回视,一脸的坦然,眼神清澈,怎么看都不像撒谎的样子。倒让蒋氏有些不确定了。难道叶清兰真的什么都不知情

    这一看,不免又看到了叶清兰的耳环和发钗。这样用料考究做工精致的首饰,显然是出自宫廷

    “这对耳环和发钗,都是皇后娘娘赏赐给我的。”叶清兰主动交代“皇后娘娘召见我问了我几句话之后,便让宫女捧了两匣子首饰出来,我就挑了这两样。”

    蒋氏对她的老实还算满意“既然是皇后娘娘赏赐的东西,你就好好戴着吧”又反复的追问了几句,叶清兰一口咬定什么也不知道。蒋氏无可奈何的放弃了盘问,终于放叶清兰走人了。

    出了畅和堂,叶清兰却丝毫不敢大意。因为她很清楚,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

    刚走到荷风院的门口,守门的小丫鬟便飞奔着去禀报薛氏。叶清兰无声的扯了扯唇角,丝毫没有迟疑的走了进去。

    刚走到游廊下,薛氏便阴沉着脸“迎”了出来。叶元洲和叶清芙也随着薛氏一起出来了。叶元洲脸色黯然颓丧,叶清芙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骂,心情也没好到哪儿去。一眼看去,齐整整的三张面色难看的脸。

    叶清兰心情却好的很,微笑着给薛氏行礼“女儿见过母亲。”

    在薛氏的眼中,那抹微笑无疑是胜利者才有的得意。

    薛氏心里翻腾不已,压抑了半天的怒火嗖的涌上了心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皇后娘娘会突然召你入宫”之前竟连半点征兆都没有,让她猝不及防之余,狠狠的丢了颜面不说,还得低声下气的给马氏赔礼。她这心里的憋屈就别提了

    叶清兰一脸无辜的将应付蒋氏的说辞又搬了出来“女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皇后娘娘见了我之后,只问了我的姓名年龄,又赏了我两件首饰。留我吃了午饭之后,便让岳女官送我回来了。”

    她要是相信这番话就有鬼了薛氏冷笑一声,眼中闪过寒意,声音也冷了下来“你别在我面前打马虎眼,好端端的,皇后娘娘怎么会想起召见你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肯定是你在背后捣了鬼。”

    “母亲可真是太高看我了。”叶清兰早有准备,不慌不忙的应道“正如同母亲所说,我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庶女,哪有本事和皇后娘娘搭上关系。更没能力影响皇后娘娘的决定。从头至尾我都不清楚,皇后娘娘为什么要召见我。”

    薛氏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冷哼一声说道“你是没这个本事,别人就不一定了。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说清楚,是不是你私下求了顾惜玉替你出面”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可能了。能影响到顾皇后的人,必然是顾皇后亲近的人。而和顾皇后亲近又和叶清兰交好的,就只有顾惜玉了。

    当然,薛氏也曾怀疑过顾熙年。不过,刚生出这个念头,就果断的否定了。以顾熙年那样优秀出众的男子,怎么可能相得中叶清兰两人之间的身份差距就不用说了,叶清兰还只是个青涩稚嫩的黄毛丫头,顾熙年却是个成熟的男子,家世显赫,又是炙手可热的户部侍郎,这样的男子,和叶清兰根本就不般配。

    所以,这个暗中帮助叶清兰的人,一定是顾惜玉。

    叶清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淡淡的笑道“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毫不知情。如果母亲实在不信,我也没法子了。”

    “你”薛氏气的咬牙切齿,要是眼神能杀人,叶清兰早已死了十回都不止了。

    叶元洲失神的看着叶清兰,心里满是苦涩。不,不是顾惜玉在背后出力的人,是顾熙年

    在薛氏盛怒的时候,谁也不敢张口为叶清兰求情。叶清芙是有这个心没这个胆,叶元洲却满心的酸楚和难过,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根本说不出半个字来。

    薛氏深呼吸几口气,硬邦邦的挤出几个字“跟我进去再说”总算还有几分理智。要是站在游廊里就和叶清兰闹腾起来,那她可就彻底成了笑话了。

    叶清兰心里冷笑一声,心知一场恶战再所难免,懒得再装谦卑恭敬,索性坦然的点头应了。

    薛氏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才转身进了屋里。

    叶清兰不疾不徐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