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五百章 妯娌
    等范氏把昀哥儿哄好了抱进来,已经是两盏茶以后的事情了。范氏一进饭厅,便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慧姐儿和娴姐儿竟然都坐在饭桌前乖巧又老实的吃饭,素来冷淡的婆婆竟然面带微笑,就连顾惜玉的面色看来也不错。

    嫁到定国公府这些年,这个婆婆对她素来冷淡。在吃穿用度上虽然没亏待过她,可也从不多看她一眼。包括这几个孩子,也不为婆婆所喜。回来也有几个月了,婆婆却从没主动召过孩子到景馨园来。还是她厚着脸皮带着孩子来过几回,可每次婆婆都冷冷淡淡的。更别说让孩子上饭桌一起吃饭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新过门的叶氏吗

    范氏瞄了笑盈盈的叶清兰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嫉意。

    顾盛年虽然是庶长子却丝毫不受宠,在光芒四射的顾熙年的映衬下更是暗淡无光。连带着她这个长孙媳在定国公府里也没地位可言,在婆婆面前更是没什么体面。这个刚过了门几天的弟媳,却深得婆婆欢心。两厢一对比,她心里自然不舒坦。

    若是叶清兰是出身名门望族的贵女也就罢了,偏偏她只是昌远伯府三房一个不受宠爱的庶女。论起身份,比起自己这个国子监祭酒的女儿尚有不如呢

    范氏心里不满的想着,面上却挤出笑容来“慧姐儿娴姐儿有劳弟妹照应了。”

    范氏掩饰心绪的本事不算高明,至少,叶清兰就清楚的看到了她眼中的嫉火。对这样心思肤浅的妇人。叶清兰也生不出多少亲近的心思来,淡淡的笑道“大嫂说这话太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何须挂齿。”顿了顿,又笑着问道“昀哥儿好些了吗”

    范氏爱怜的看了怀中依旧抽抽噎噎的昀哥儿一眼。说道“他刚才摔了一跤,手腕都被磨破了。好不容易哄着才好了些。”

    叶清兰顺着范氏的目光看过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昀哥儿的手腕哪儿被蹭破了皮。范氏抱着昀哥儿凑了过来,将那一点点比米粒也大不了多少的印记指给叶清兰看“你来看看,就在这儿。这个奶娘伺候的真是太不精心了,我正打算回去就换了她。”

    叶清兰很厚道的没有说什么。

    郑夫人瞄了一眼,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男孩子淘气些也是在所难免,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还有昀哥儿的奶娘,我记得没错的话。这半年里已经换了五六个。现在这个奶娘也有半个多月了,做事还算仔细。怎么又要换”

    范氏被噎了一下,半晌才说道“儿媳也不是成心吹毛求疵,只是昀哥儿还小,就怕身边伺候的人不尽心尽力,所以平日要求才严厉了一些。也是存着杀鸡儆猴的心思,敲打敲打那些个懈怠懒惰的下人”说来说去,竟还是隐隐的流露出了坚持己见的意思。

    郑夫人焉能听不出范氏话中的那点言外之意,心里略有些不快。淡淡的说道“昀哥儿的事,你这个做母亲的多上心也是难免的。不过,府里的奶娘已经被换的差不多了。你若是想再换,不妨让人出府找一个合意的。”

    叶清兰忍不住插了嘴“昀哥儿都三岁了。还用的着奶娘吗”早该断奶了吧

    范氏理所当然的说道“说是三岁,其实才两周岁。至少也得再吃上一年才能断奶吧”

    和范氏聊天果然是一个高难度的挑战

    叶清兰索性不吭声了。范氏却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絮絮叨叨的说起了养育儿女的苦楚来“弟妹。你还年轻,不知道这养育孩子的苦处。我整日里忙着照顾这三个孩子。连静下心来喝口茶的闲工夫也没有。慧姐儿大一些还比较省心,娴姐儿却体弱经常生病。还有昀哥儿,自打生下来那一天起就没少操过心”

    看似抱怨,可细细一听,话语里分明又充满了炫耀的意味。

    生儿育女大概是衡量儿媳最重要的“指标”了。范氏嫁到定国公府之后,一个接着一个的生,足足生了三个。范氏显然深以为傲,在眼角眉梢就流露了出来。

    叶清兰很有涵养,不动声色的笑道“大嫂生了三个孩子,确实劳苦功高。”

    范氏听了这话,眉眼立刻舒展开来,故作不在意的笑道“既已嫁为人妇,生儿育女延续香火就是我们做儿媳应尽的责任。哪里谈得上辛苦。”说这番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郑夫人一眼。

    这么明显的邀功,郑夫人也不好置之不理,只得淡淡的笑道“你确实育儿有功,不必自谦推辞。”

    范氏心里美滋滋的,面上特意挤出了谦逊的笑容“婆婆这么夸赞,儿媳实在不敢当。”顿了顿又笑道“弟妹才刚过门,我想很快也会有好消息的。”

    叶清兰倒没多少新妇的娇羞,抿唇笑了笑,落落大方的应道“承大嫂吉言,我也盼着早日怀上身孕,为相公延续香火呢”这些漂亮的场面话是说给郑夫人听的。其实,她心里很不以为然。

    她的心里年龄是足够成熟了,不过,这副身子还没真正发育完全。谈什么生儿育女,简直就是摧残青春少女。至少也得再等上两三年,到了十八岁左右再怀孕还差不多。

    不过,范氏这番话倒是给她提了个醒。以顾熙年和她亲密的频繁次数,又没有做什么有效的避孕措施,说不定真的很快就会有孕。她得好好想想,挑个合适的时机和顾熙年就这个问题友好的协商一下

    正想着,就见郑夫人满眼期待的看了过来。

    叶清兰看着郑夫人的眼神,心里忽的有些愧疚。不怎么确定的想着,她刚才那么想会不会有一点点自私了

    别人在顾熙年这个年龄,早就娇妻美妾儿女绕膝了。顾熙年却到了二十二岁才成亲,在这个时候,绝对算得上是大龄男青年了。郑夫人盼着抱孙子的心情绝对是热切又渴盼的

    吃罢了早饭之后,郑夫人便领着儿媳女儿一众人等去了顺宜堂。

    二房的张悦已经到了,正陪着孙氏说话。孙氏对着叶清兰的时候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对着张悦倒是和颜悦色的。

    刚一瞄到叶清兰的身影,孙氏反射性的就板起了脸。

    叶清兰只当没看见孙氏那张臭脸,笑眯眯的跟在郑夫人的身后,和范氏一起向孙氏请安“孙媳叶氏范氏给祖母请安。”

    孙氏从鼻子里嗯出了一声,淡淡的瞄了叶清兰一眼,不冷不热的说了句“好了,不用多礼了。”

    叶清兰对孙氏的冷脸视若无睹,笑盈盈的站到了一旁。

    孙氏看她这副淡定的样子,却又不顺眼了“叶氏,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是不是不想搭理我这个老婆子”

    叶清兰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祖母这么说,真是羞煞孙媳了。孙媳一直想和祖母说话,只是担心嘴笨,会惹的祖母不高兴。”

    要是她嘴笨,全天下也找不到口齿伶俐的女子了。

    孙氏轻哼一声,不客气的说道“好了,别在我面前耍嘴皮子了。想说什么只管说,我可不是那种小鸡肚肠容不下小辈说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脸都不红一下,脸皮雄厚令人佩服

    叶清兰露出略带腼腆羞涩的笑容“祖母这么说,孙媳可就放心了。其实,孙媳刚才是想问祖母,不知道中午的时候能不能留在顺宜堂,伺候祖母用饭”

    孙氏表情微微一僵。那天中午吃饭的情景又浮上了脑海立刻不假思索的回绝“还是不用了。中午有张氏留下陪我,你还是伺候你婆婆就行了”

    叶清兰很诚恳的又问了一次“祖母真的不用孙媳伺候么孙媳真的是一片诚心想好好伺候祖母呢”

    孙氏按捺下心里的不耐,敷衍的应道“好了,你的心意我领了就是了。不过,真的不需要你伺候。张氏进门比你久,我也习惯了有她陪着。”

    张悦适时的笑着插嘴“祖母如此厚爱孙媳,可真是让孙媳感动又感激呢”

    她一张口,孙氏顿时换了副表情,笑容别提多和蔼亲切了“你这孩子,总这么多礼客气做什么。既嫁到了定国公府,就是一家人了。平日里说话不用如此拘泥。”

    张悦恭敬的应了一声,又笑道“祖母这么平和近人,孙媳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才有幸叫您一声祖母。”

    叶清兰终于对张悦彻底刮目相看了。家世好出身好那是人家的幸运,能放下名门贵女的架子细心的哄着捧着孙氏,这才是人家真正的看家本事。怪不得只进门半年,就能得孙氏另眼相看呢

    平心而论,她哄起人来,绝不会比张悦差。只不过,她一开始就没入孙氏的眼,现在就算再软言软语的讨好,也是无济于事。只能另辟蹊径,用另一种方式在府里站稳脚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