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巧舌
    顾皇后面色淡然,可眼底分明又透出了一丝喜意。

    叶清兰看在眼底,不由得暗暗失笑。

    就算是在孙氏面前,顾皇后也没说出当日和皇上吵架的事。她一直以为自己把这个秘密隐藏的极好,却不知道,叶清兰早已对她的秘密知道的一清二楚。更没想到,叶清兰故意触怒郑贵妃,闹出这么大动静来,就是为了给她制造这么一个机会。

    顾皇后是个聪明人,肯定会利用好这个机会

    隔日,皇上果然到凤仪殿来了。

    叶清兰还是第一次得窥天颜,老老实实的磕头行了大礼之后,便站到了一旁,悄悄抬眼打量这位天子。

    皇上今年也有四十多岁了,眼角不大却极有神采,蓄了短短的胡须。单论相貌,远不如顾弘,就算是比起叶承礼也差了不少。可举手投足间却自有一股别人难及的威严和气度。太子赵琌的相貌,又大半承自顾皇后,和皇上反而不太相似。倒是三皇子,眼角眉梢的神韵都像足了皇上。

    怪不得皇上对三皇子一直偏爱有加。做父亲的,又有谁会不喜欢更肖似自己的儿子

    顾皇后的病已经好了七八成,气色也远比往日好的多了。可到底大病了一场,脸颊的清减是显而易见的,又刻意的做出了小心翼翼的姿态来,倒让皇上心中生出了几分怜惜。再一想到自己连着两个月没来探望,语气不由得温和了起来“皇后身子可好些了吗”

    顾皇后一脸的感激感动“多谢皇上关怀,妾身近来身子已经大好了。”顿了顿。又叹道“这些日子静心休养,臣妾也时常自省。往日里说话行事失之有度,德行有亏。致使忧虑成疾。如今身子总算有了好转,臣妾想着,从今日起就吃斋念佛,静心度日。至于宫里的这些繁琐事务,郑贵妃打理的极好,也不用臣妾多费心了。”

    这番话说的含蓄隐晦,翻译的直白点,其实就是我已经知道错了,今后我会老老实实的待在凤仪殿。不和郑贵妃一争高下了。

    叶清兰在心里暗暗叹服,不愧在宫里浸淫多年,顾皇后这一手以退为进着实精彩。先是低声下气的认错,又将自己的姿态放的低低的。这么一来,皇上心里的气自然也就消了。

    以前是顾皇后生病,不能主持宫务,所以才让郑贵妃代理。现在顾皇后身体已经快康复了,还让郑贵妃协理六宫显然就是很不合适的事情了。就算皇上再宠爱郑贵妃,也不至于将原配嫡妻的尊严都扔到一旁。所以。顾皇后说这些话,就是在装可怜博同情。

    皇上的脸色又和缓了一些,淡淡的笑道“皇后是六宫之后,掌管六宫是理所当然的事。前些日子你生着病。需要安心休养,所以才让贵妃帮着打理宫务。等你身子彻底好了,还是尽早把这一样琐事都接过来才好。”

    顾皇后一愣。然后眼中闪过羞愧感动欢喜等等复杂的情绪,颤颤巍巍的张口“臣妾还以为皇上如此怜爱厚待臣妾。臣妾真是喜不自胜”说着,眼中已经泛起了水光。

    皇上见顾皇后这般。也有些动容了,心里残存的不快,也就此烟消云散了。又温和亲切的安抚了几句。

    叶清兰看着顾皇后唱念俱佳的表演,心里着实佩服不已。迄今为止,她见过的女子中,演技最高的就要属顾皇后了。沈秋瑜当然也是演技派高手,不过,到底还少了几分火候。有时候在细节处还是会流露出真实的情绪来。顾皇后却更纯熟老练,这一番作态,简直浑然天成毫无破绽

    随着皇上和顾皇后心结的消融,凤仪殿里的气氛也随之轻松和谐了不少。

    皇上看似随意的瞄了叶清兰一眼,笑着问道“这就是顾侍郎新娶过门的媳妇叶氏了吧听闻叶氏机敏善辩,性情伶俐,今日一见,倒是觉得有些言过其实了。”

    所谓的机敏善辩性情伶俐,显然都是若有所指。看来,果然有人在皇上耳边告过状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告状的人是郑贵妃,还是曹婕妤黄美人了

    顾皇后早有心理准备,忙笑道“这些日子臣妾一直心情郁结,多亏了叶氏日日陪伴开解,病情才有所好转。”

    皇上似乎来了兴趣,挑了挑眉“哦是真的吗”

    不用顾皇后使眼色,叶清兰也走上前两步,恭敬的应道“皇后娘娘赞誉了,叶氏所做有限。是因为皇后娘娘心里念着皇上念着太子殿下,不愿以病体让大家担心,所以才会这么快就好起来。叶氏不敢居功”

    果然是个能言善道的

    皇上眸光一闪,打量了叶清兰一眼。虽说男女有别,不过,他是天子又是长辈,倒是无需避嫌,就这么正大光明的看了过去。那张宜喜宜嗔巧笑嫣然的俏脸引入眼帘,唇边的那一抹笑容更是令人心情愉悦。

    皇上也是男人,对着这么一个娇美动人的年轻女子自然是生不起气来。想起昨天曹婕妤又是抹眼泪又是诉苦的情景,也让他对这个叶清兰生出了几分好奇。

    宫里人人都知道曹婕妤是新近得宠的嫔妃,郑贵妃更是荣宠六宫,众人逢迎讨好还来不及。这个叶清兰倒是胆子不小,竟敢明目张胆的让郑贵妃曹婕妤等人难堪

    叶清兰忽的跪了下来“斗胆有话要说,还望皇上恩准。”

    这突然的一出,让顾皇后也是一怔。更不用说是皇上了,不由得扬起了眉“你有什么话要说,不妨说来听听。”却没张口让叶清兰起身。

    叶清兰老老实实的跪着说道“启禀皇上,昨日在御花园里遇到了贵妃娘娘,还有曹娘娘黄娘娘等人。叶氏一时口快,不知怎么就惹恼了几位娘娘。昨日回来之后,就一直惶惑不安。还望皇上恕罪”

    皇上神色淡然,看不出喜怒,深沉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叶清兰的身上“照你这么说来,你昨日是无意冲撞,不是有意为之了”

    叶清兰大着胆子抬眸看了一眼,目光清澈坦坦荡荡“叶氏年少识浅不懂事,也不知道是哪句话触怒了娘娘。”

    顾皇后是演技高手没错,叶清兰也是丝毫不逊色。这一番理直气壮的辩白,不露半点心虚,就连皇上看着,也开始动摇起来。

    皇上眸光一闪,淡淡的说道“妻妾争斗,家宅不宁这两句话,总是你说的吧”

    顾皇后呼吸一顿。怪不得就连城府颇深的郑贵妃也被气的当场变了脸,这样的话落在郑贵妃的耳朵里,简直就是诛心

    叶清兰却坦然承认了“是,确实说了。”在皇上眼神变暗之前,又不无委屈的辩解道“可是,当时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叶氏绝没有想过用此话来暗指什么。是曹娘娘和黄娘娘先提起了叶氏有幸嫁入定国公府的事,叶氏才顺口说起了成亲当日夫君曾当众许过的诺言。”

    像是回忆起了昨天在御花园中羞辱的一幕,叶清兰也红了眼眶,声音也有几分哽咽了“叶氏自知身份低微,配不上定国公府的门第。只是,叶氏如今既已嫁到了夫家,自然要为夫家维持体面。所以一时情急,才会说了不得体的话。没想到惹怒了贵妃娘娘和曹娘娘黄娘娘,千错万错都是叶氏的错。这一切皇后娘娘都不知情,还望皇上明鉴”

    说完,再也控制不住,泪珠儿从眼角缓缓的滑落。

    这一次,轮到顾皇后在心中连连道好了。这个叶清兰,实在是太聪明了指桑骂槐羞辱宫妃,这顶大帽子要是压下来,就算是顾皇后力保,叶清兰也别想侥幸过关。可现在,叶清兰却巧妙的将这场口舌之争定位成了一时意气失言。更妙的是,还有意无意的强调了自己先被羞辱,所以才会在一时气急之下反击,性质可就完全不同了。

    更何况,叶清兰虽然年轻,毕竟是顾皇后的亲侄媳,又是定国公府嫡孙媳。任人羞辱也就是给顾皇后给定国公府丢人,回击又有什么错

    巧舌如簧,不外如是

    皇上果然也哑然了,看着跪在那儿哭的梨花带雨委屈可怜的叶清兰一眼,口气温和了不少“朕只是随口问问,没有质问的意思。好了,你先起身吧”

    叶清兰谢了恩,起身之后,就用帕子擦了眼泪。可红红的眼眶委屈的神情,却让人心生怜意。

    顾皇后一直没吭声,此时忽的叹了口气,竟自责了起来“臣妾这些日子一直浑浑噩噩的,外间的事情竟是分毫不知。叶氏在御花园里冲撞了郑贵妃和曹婕妤黄美人,都是臣妾教导不严。若是皇上怪罪,就请治罪臣妾”

    说着,一脸愧色的就要起身。

    皇上却按住了顾皇后的手“你身子还没痊愈,安心的坐着好了。朕也不是偏听偏信的糊涂虫,孰是孰非心里清楚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