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喜良缘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反应
    “什么”太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父皇真的大发雷霆,还罚三皇弟禁足了”

    “千真万确”前来报信的顾熙年淡淡一笑,眼中闪过不为人道的愉悦和自得。为了这一天,他筹谋计划整整几个月。总算是成功了

    现在的三皇子,不知是怎样的懊恼窝火。输了一局不算什么,可恨的是连对手是谁被怎么算计的都不知道。这对一向自视甚高自以为一切都掌握的三皇子来说,才是最无法忍受的羞耻。

    他暗中和沈将军有书信来往一事,除了沈长安之外无人知晓。至于书信里的内容,更是连沈长安都不知情。每次看过之后都是当场就焚毁,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至于战场上的事情,就更无迹可寻了。三皇子此刻正憋屈又窝囊的待在皇子府里自省,大概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到底是哪儿出了差错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太子激动的起身,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就差没仰天长笑长舒心中一口闷气了。

    身为太子,却不如皇弟受宠,甚至常被压的透不过气来。太子心里的憋屈就不用细细描述了。这样的消息对太子来说,无异于久旱逢甘露也难怪他兴奋的近乎失态了。

    顾熙年心里畅快的难以形容,面上却表露的并不明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子激动兴奋过后,终于想起追根问底了“父皇一向最偏心三皇弟,近来又因为边关战事顺利接连嘉奖于他。怎么忽然这样的发作他”

    宫里发生的事情,当然瞒不过任何人。下午发生的事情。到了晚上就传开了。只是太子在府里“修身养性”,所以才没及时的收到消息。

    顾熙年迅速的将御书房里发生的一幕娓娓道来。

    太子的面色瞬间数变。在听到众人上书奏请废太子时,面色阴沉如乌云笼罩。之后,又因为皇上怒斥众大臣痛快不已。最后,当听到三皇子垂头丧气的走出御书房的时候,更是朗声得意的笑了起来“好一个三皇弟,往日里都是我看他的笑话,今天总算风水轮流转了。”

    太子亢奋了一会儿,若有所思的说道“父皇发了这么大的火,该不是只是因为众人的奏折吧肯定是三皇弟暗中做了什么让父皇不高兴的事情。”

    顾熙年点头表示赞同“殿下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苦思良久,也没能想出三皇子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触怒了皇上。不知殿下想到了什么”

    太子殿下咳嗽一声,故作深沉“此事连你我都不知情,可见三皇弟做的十分隐蔽。日后自然慢慢见分晓。”

    三皇子做了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触怒了父皇,眼下被软禁在府中。看这架势,就算是今后解了禁足令,也无人敢再提改立太子的事情了。

    一想到这些,太子浑身都舒畅的不得了。

    顾熙年按捺着性子。听太子滔滔不绝的抒发心中感慨,又陪太子喝了几杯酒,终于才得以脱身回府。

    刚一到门房处,守门的小厮便陪笑着说道“公子爷总算是回来了。国公爷吩咐了,只要公子爷回来就请到顺宜堂去。”

    顾熙年嗯了一声,抬脚去了顺宜堂。顾修和顾弘都在。甚至连顾永年顾盛年兄弟两个也都在场。他们不知在说些什么,顾熙年一来。立刻都停了,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熙年。下午宫里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顾弘的眼中闪着激动的光芒“三皇子一派这次可是被皇上骂懵了,真是大快人心。”

    储位之争已经愈发激烈,派系之别泾渭分明。身为太子外家的定国公府众人,自然是铁打的太子党。看到三皇子一派灰头土脸,简直比喝一碗十全大补汤还滋润。

    没等顾熙年出声,顾永年便抢着张口说道“听说三皇子被皇上怒斥了一顿,从今天起卸了所有的职务,在皇子府里自省。”

    就连沉默少言的顾盛年也忍不住插嘴说道“这可实在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皇上虽然平日里对太子十分严苛,可心里还是很重视太子的。不然,也不会因为众人上书奏请改立太子就大发雷霆,还这样给三皇子难堪。”

    顾熙年笑了笑,却并未多言。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其中的内情,皇上雷霆万钧的发作三皇子,并不是有多看重太子,而是自以为窥破了三皇子的“阴谋”。身为天子,绝不会容忍任何人拿江山社稷的安危作为争权夺利的工具。所以,三皇子彻底的悲剧了

    如果三皇子更谨慎更小心一些,将野心收敛一些低调一些,也就不会有这一天了。

    相比起众人的喜形于色,定国公顾修和表现的要淡定一些。不过,从他眼中的笑意来看,心情显然极好“熙年,太子知道此事了吧”

    顾熙年笑着点头“已经知道了,我就是刚从太子府回来。”

    顾修和嗯了一声,又叮嘱道“你经常出入太子府,见到太子的机会多一些。记着私下提醒太子一声,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要表现的低调从容。千万不要表现的轻狂得意,以免惹来皇上不快。”

    最怕是太子得意忘形,再做出什么不妥的举动来。

    “祖父只管放心。”顾熙年笑道“这点道理,就算没人提醒殿下也是心知肚明。临回来之前,殿下还对我说,皇上还没下旨让他出府,他索性在府里安心。至于三皇子那一边,他就不过去探视了。免得有落井下石的嫌疑。”

    从这一点来说,太子的心胸要比三皇子宽厚多了。

    当日太子被罚禁足的时候,三皇子可没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特地登门拜访,美其名曰探视。其实谁都知道是看笑话来了。太子当时忍气吞声的挤出笑容应酬了一番,等三皇子走了之后,把三皇子带来的东西都扔了出去。这一次轮到三皇子头上,太子也动过心思是不是要“投桃报李”一番。可在冷静下来仔细权衡利弊之后,终于还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顾修和听到这些,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殿下心地宽厚有仁者风范,实在是我朝之福。”

    顾熙年淡淡一笑。

    前世,太子窝窝囊囊的被废,皇上一场重病去世之后,三皇子登基成了新皇。姑且不论三皇子治理朝政的手段如何,那份阴险狠辣却令人心惊。显赫的定国公府,就在新皇罗织的莫须有罪名下,落了个家破人亡的凄惨下场。这一世,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太子将会坐上那张龙椅。不管治国的手段怎么样,至少,定国公府一世的安稳荣耀是少不了的。

    众人也没什么特别要商议的事情,各自抒发了一通感慨之后,便各自散去。

    叶清兰一直在等着顾熙年回来。刚一见到他的身影,便欢喜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拥着她温暖娇软的身子,顾熙年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的神经绷的有多紧。也许是因为计谋成功太过亢奋,也许是担心流露出来会惹来众人怀疑,这一天里,他每说一句话之前都要在心里酝酿许久,唯恐说错一个字惹来众人的疑心。直到踏进出云轩里,这份亢奋和紧绷才缓缓散去,显出了几分疲倦。

    叶清兰在他的怀中抬起头,双眸熠熠闪光“太好了你的计划终于成功了”

    顾熙年笑了,和白天矜持掩饰的笑容不同,他此刻的笑容显得那样的明快轻松。似从心底焕发出来,瞬间迸发出耀目的光芒。

    叶清兰早已看惯了这张俊脸,可此时也有了心跳加速呼吸紊乱的感觉。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唾弃鄙夷自己,都成亲这么久了,竟然被自家相公的笑容迷住了心神

    不过,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笑的如此轻松愉悦。看来,他是真的恨极了三皇子,所以在复仇第一步成功的时候,才会如此的激动欣喜。

    “兰儿,我真的很高兴。”顾熙年掩饰了一整天的真实情绪,在叶清兰面前毫无遮掩的流露出来“我上辈子被他算计的那么惨,现在终于让他也尝到了痛苦的滋味。不过,这还远远不够。我要他眼睁睁的看着太子继位,而他只能被软禁在皇子府里,慢慢的品尝失败的痛苦。”

    说到后来,顾熙年的情绪激动的无法抑制,不自觉的用力搂紧了叶清兰。

    叶清兰柔顺的躺在他的胸前,听着他低沉冷冽的誓言,不知怎么的,心里忽的泛起一丝莫名的不安。

    仇恨很容易让一个人冲昏头脑丧失理智,铤而走险做出危险的举动来。一味的沉溺在复仇中,心性也会变的扭曲

    不,她不要顾熙年变成那样的人

    叶清兰抬头和顾熙年对视,缓缓的说道“熙年,你答应我一件事。”。